CrayonPop陷侮辱前总统等风波疑遭嫉妒

2013年08月21日17:16  韩星网
Crayon Pop Crayon Pop

  到底是好事多磨?还是玉不琢不成器?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打响名号的韩国5人组女团Crayon Pop日前却又因某则网络留言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发行新曲《Bar Bar Bar》后在MBC TV音乐节目《音乐中心》取得不错反响的Crayon Pop通过网络留言表示“今天大家都NOMU NOMU(非常)帅气,我们很喜欢你们的时尚,感谢我们可爱的粉丝”。但“NOMU”一词却是韩国网络论坛“ilbe”中对已故前总统卢武铉(韩语中“卢武”的发音与NOMU相似)的侮辱之称,因此Crayon Pop的发言立刻在坊间炸开锅。

  Crayon Pop当天随即删除了该段文字,并辩解称不知道该词汇的含义;而面对网友质疑她们加入“极左派”ilbe网站,成员们解释只是为想要了解广大粉丝对当下歌坛的看法,该网站仅是加入会员的其中之一而已。Crayon Pop的澄清不仅没有熄灭舆论的热火,也使得自己遍体鳞伤。

  因错误发言,Cryon Pop原本的代言活动全部叫停。大型购物网站AUCTION日前启用Crayon Pop担任代言人,“NOMU”事件后网站难以抵御网民的责备最终只能叫停Crayon Pop拍摄的广告,甚至有网民称“如果继续让‘ilbe跟屁虫’代言就退出网站”,预见事态可能继续扩大的AUCTION立刻决定暂停Crayon Pop的广告。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Crayon Pop再次成为舆论的焦点,而理由则因新曲中穿着运动服、戴着安全帽的造型抄袭了日本女团桃子幸运草Z。

  “抄袭”指偷取他人成果,是我们所不齿的卑劣行为。然而“抄袭”和“模仿”意义截然不同。在我们看来,向尊敬的导演致敬翻拍其执导的影片,以及从其他地方得到灵感,将其消化成自己的东西都是可以宽恕的行为。

  如果说桃子幸运草Z独创了舞台造型,而Crayon Pop又一成不变的照搬,这完全属于“抄袭”。但不能仅凭运动服和头盔就给她们安上“抄袭”的头衔,因为在此之前李孝利、DJ DOC、45rmp也曾以同类装扮亮相。不管是桃子幸运草Z还是Crayon Pop、抑或是其他的歌手、组合都有权利选择此作为舞台服装。

  如果非要认为Crayon Pop抄袭他人,那么1980年-1990年人气火爆的消防车就“剽窃”了日本少年队的模式,而女团少女时代则是日本少女组合的翻版。

  RULA的《天上有爱》照搬日本的《お祭り忍者》才是抄袭行为,这既是不向原作致敬也不是借用创意。如果说Crayon Pop的造型抄袭了日本,那么韩国歌坛的所有嘻哈音乐人都“剽窃”了美国嘻哈艺人。因为他们都戴着棒球棒、穿着比自己身体大出多倍的T恤和裤子。

  当然笔者也并不是维护Crayon Pop,她们也有不如人意的地方,同时也无法做到令所有人满意。但一直抓着她们的小错不放,甚至大肆渲染只能让人以为是在嫉妒Crayon Pop突如其来的人气。

  Crayon Pop并不是大型企划公司精心打造捧出来的团队,自然也没有相对的平坦的走红之路。她们经历过艰苦的生活、无名的时期,以顽强的精神才走到今天的位置,可谓是“传奇式”的团队。

  此外,她们还是主流文化外围的B级文化的传道士。人们常说发展多元化文化才能使得社会更加健全,但某些主流文化眼红非主流团队的爆红是否阻碍了文化的发展?是否是文化退步的表现?

  世上从没有完美的创作,所以指责服装抄袭是时代的错误、是非现实的。我们是否能说穿着西装登台的CNBLUE“剽窃”了披头士?

  如果真想给Crayon Pop“穿小鞋”,大可指责《Bar Bar Bar》曲风轻挑、歌词空乏。但即使这样,该曲仍被众人所热衷,在世界音乐市场引起不小的关注,大有接棒PSY《江南STYLE》的势头,因此我们无法批判在全球引发歌迷的品味。

  在反韩情绪高涨的日本尚未出现任何评论,国内反倒纷纷大肆报道,完全是另亲者恨仇者快的行为。我们有责任维护自己创作出来的新星。

  Crayon Pop的人气是昙花一现,还是蓄势已久的实力爆发才是平息本次争论的关键。如果还想继续“刁难”她们,等到《Bar Bar Bar》后续曲面世也不迟。到那时,如果新曲人气远不及《Bar Bar Bar》不被大众认可,那么可以说Crayon Pop的人气只不过是一时之运。反之,那些跟随她们的舞蹈扭动的人们的判断才是正确的。

  虽然现在能够堂堂正正面对世人,但Tablo也曾因为学历事件而被大众诟病。当时不少人甚至大有将他抽筋拔骨的愤恨,令其身陷质疑声中。

  如果民众始终用批判的眼光对待Crayon Pop,那么她们将不会像美国Billboard排行榜上那样成为“PSY二世”,而只能沦为“第二Tablo”。即使Tablo最终洗刷冤屈重返歌坛,但当年遭到唾弃的伤痛却未得到一丝补偿。

  若有人企图利用误会和质疑让Crayon Pop活动中断,道德受到怀疑,那么我们只能将其看成是恶意阻挠像PSY一样在韩国歌坛刮起新风潮,在世界引发蝴蝶效应的传奇女团发展的恶人。赵贤敏/文 版权所有 韩星网 禁止转载

分享到: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意见反馈 电话:010-82612286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