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唱片评审:苏阳&万晓利 这一切没想像的那么好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2月08日15:03 新浪娱乐
唱片评审:苏阳&万晓利这一切没想像的那么好

万晓利《这一切没有想像的那么糟》

唱片评审:苏阳&万晓利这一切没想像的那么好

苏阳与乐队《贤良》

  艺人:万晓利 & 苏阳与乐队

  专辑:这一切没有想像的那么糟 & 贤良

  厂牌:十三月

  时间:2006年12月15日

  总评:★★★☆

  简介:

  万晓利最早从栗正酒吧走出来,与钟立风(blog)都是同一时期的酒吧歌手出身的民谣唱将。2002年与小河等民谣歌手在“河”酒吧驻唱期间被摩登天空公司签下,随后发行了广受好评的现场专辑《走过来 走过去》。凭借这张专辑万晓利得到了国内中国独立音乐爱好者的支持与赞赏。在经过两年的沉淀和低潮后,万晓利转向了诗话的、抒情的文艺式民谣。2006年被新成立的十三月厂牌签下,于年末发行了这张包装精美而充满平静的、孤独的、诗话的知识分子倾向的清新民谣专辑。

  苏阳与乐队成立于2003年,曾经的重金属音乐经历并没有让他得到自己想要的音乐,而是最终在扎根于本土的,以宁夏花儿为基调、以摇滚元素为结构的音乐之路里找到了归宿。2004年,苏阳与乐队参与了银川的“中国摇滚光辉道路20年纪念演出” ,引起了广泛的注意。随后苏阳与乐队前往北京发展,于2006年被十三月厂牌签下,与万晓利一起发行了自己的首张专辑《贤良》。

  总评:

  万晓利曾经让很多人期待,尤其是那些从他的《走过来 走过去》专辑开始就喜爱他的乐迷。因为其中充满了丰富而立体的市井气息和小市民的诙谐与智慧,在点与面的细节描写和演唱中,映射了不仅是万晓利自己的思考,更包含了整个社会和时代的气息,令人击节赞赏。但万晓利似乎并不满足于此,他需要追寻自己内心的呼喊,于是曾经受到的文艺影响开始发芽。海子也好,顾城也好,垮掉的一代也好,诗歌也好,它们与万晓利在现场专辑发行后并没有太大改变的生活以及近两年的低潮结合成了一个人的抒情呓语。不能说它们不好,只能说,它们回到了万晓利的小我世界,在一成不变的生活里凝结了简单的孤独、平静和家庭的小幸福。于是我们听到的这张新专辑没有了锋利外露的社会描写,也没有猛烈的扫弦弹唱与龇牙咧嘴的嘲讽或者自嘲。而能引起的共鸣,或许更多地是来自于那些生活上的失意者,否则,许巍会是更好的选择。

  苏阳从最早的重金属出身到后来抛弃了西化的选择而扎根于宁夏本土的融合了地方特色的民谣摇滚音乐,使得他终于脱颖于众多国内乐队与音乐人。广袤的西北大地给了苏阳足够的音乐营养,在《贤良》中也再次有了自“子曰”《第一册》与“二手玫瑰(blog)”的首张同名专辑后的充满中国特色的摇滚音乐。说苏阳有复兴宁夏民歌的企图未免夸大,但他对宁夏花儿的融合却带来了令人耳目一新的粗犷与细腻、民风与真情,这在无病呻吟或者只知道爱来爱去的口水歌与流行垃圾甚至是独立音乐的小资潜流中实在有如黄金般珍贵。

  分评:

  赤潮(乐评/评审团召集人):

  正评:在万晓利和苏阳与乐队的这两张专辑的包装上,十三月可谓是下了相当大的功夫,环保包装里不禁印刷精美而且厚厚的一大本,还是CD和DVD各一张总共4张碟,卖60块一张虽然不便宜但也算不上很贵,总比去买同等价格的原盘和打口值,因为那是别人的洋垃圾,这是自己人做的好音乐。不说包装,音乐上万晓利的转变令人意外,《墓床》和《时光灯》里能听出他曾经受到的文艺影响和如今生活的结合,《一切没有想像的那么糟》里的态度也让人欣慰。

  苏阳的《贤良》里有一半是他对宁夏花儿的改编,虽然不及当年王洛宾前辈的功力,但这种尝试非常珍贵,其中不仅保留了地域和民族特色的精髓,还让更多居于城市的乐迷听到了他们更容易接受的现代摇滚的表现方式。这种结合正是一种桥梁,这种桥梁让更多的青年一代受到来自自身民族的自信。与众多纯粹城市化的独立音乐小潮流相比,不仅有着旋律上的本土特色长处,还有浸润了黄土地淳朴风情的感动,《凤凰》的旋律足以催人泪下,而《贤良》、《土青春》与《长在银川》这些对生养土体的描写与赞美来自于生活而高于那些牵强的绉绉文人笔墨粉饰。整张专辑的色彩就像它的包装,橙黄炽烈。

  反评:很不幸从万晓利的首张现场专辑听过来,《这一切没有想像的那么糟》除了说的这种平和的态度让人还能赞赏外,整张专辑流露的那种文艺气息让人厌恶。与其相信万晓利自己有意将他年轻时进城后所受到的文艺影响融合现在的生活而有所新的表达,不如说他将自己摆在了一个错误的位置,或者说选错了音乐和文字的表达方式。这种文绉绉的,貌似诗化的表达更多地像是诗歌爱好者的习作,既不具有深度也不具有感动更不具有技巧和生活的细节,所有的表达空洞无力,没有形象也没有想像。很难想像万晓利居然放弃了他在《走过来 走过去》里那么精彩出众的文字描写和音乐表达方式,以及那些铿锵的节奏和出人意料的旋律和演唱处理,而有意选择这么一个显示不出他自己气质的路子。随便找一个唱功好点的文艺青年都可以完成得比他更好,专辑文案中的文字都比那些歌词更真实,相比起来,那些他自己写的歌词除了个别之外其他都像是一个生活上的失意者的逃避。

  苏阳和万晓利专辑的制作虽然是唱片公司吹嘘的“非著名制作团队”打造,故意要走市场反向的路子,实际上是“歪打正着”,结果就是还真是“非著名制作”,万晓利和苏阳音乐里蕴含的更大空间和力度都被压缩打薄,可惜了。

  尹亮(新浪音乐)

  正评:从音乐上,我没有资格对万晓利和苏阳进行点评和分析,因为他们的音乐早就把我给收拾了,在无名高地、13CLUB、大山子……我甘心做他们的音乐的俘虏。正因此,我坚定的认为,他们是把音乐还原本色、回归生活、带回现场的标兵;他们是内地流行音乐的另类风景,他们与市场规律逆道而行,却始终与心灵为伍。这些都不仅仅局限于民谣一种音乐形式。

  《这一切没有想像的那么糟》与《贤良》两张专辑的诞生过程也是另类的,另类程度甚于摩登天空。两张专辑传达的是万晓利、苏阳两个中年男人对音乐的赤诚,传达的是“十三月”厂牌的一股革命精神,或许有些牵强或急功,但无论如何,它们的诞生无论对当事人及关注者都是一种莫大的慰藉。所以,致敬是由衷的,喜爱也是由衷的。

  反评:这两张专辑对于万晓利和苏阳来说太重了,重得没法用语言形容。以至于要批评的居然是他们对自己要求的过于苛刻和完美,因为追求完美不一定是完美,技术完美不等于感觉完美。唱片效果相对于他们的现场,虽然足够华丽,要无力许多,特别是晓利。不过话说回来,唱片跟现场毕竟是两码事,不能混搅视听。只是当我知道陈建年是用私人笔记本来录制《东清村三号》的时候,你不得不去感叹音乐制作包装手段选择的博大精深,从而为因低估或忽略了音乐本能感染力的人叹息。

  苏阳,他治好了“野孩子”离去带来的悲伤,他从来不坐着唱歌,歌声高亢、挺拔,而我却很多次在“贺兰山下”偷偷流泪。或许是因为“野孩子”在先,个人一直觉得他的作品并不是所有都需要这么庞大的电声乐队去辅助修饰,某些时候这些电声失真音会把最歌里最原始的力量冲淡。

  郭志凯(中国互动传媒集团市场经理/乐评):

  万晓利正评:《这一切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和上一张唱片《走过来走过去》相比而言,在演唱的风格上延续了以往朴实的平民色彩。“平民色彩浓厚”是他虏获众多小资芳心的一柄利剑。《这一切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歌词及旋律写得都很好,在现实生活中我们难免也会遇到许多挫折,拿它来安慰自己真的是再好不过,在这张唱片中,万晓利的歌词最值得一提的是,那种平和让你感动,而你也感觉这种声音似乎曾在梦中浮现过一样,万晓利做的,只是让你重温了一遍而已!

  反评:在唱片中,歌声和伴奏声过大,有种四分五裂的感觉,众多乐器伴奏并没有给万晓利增色,反而给人一种拖后腿的感觉,后期缩混的处理也显得有些粗糙,表现得不是很完美,这是内地录音工作室急需解决的问题,如果,不是硬件的问题,那就是人的问题了!其实万晓利已经做得很好了,但唱惯“现场”的他,反而在录制唱片时手脚有所束缚,并没有将他流畅的音色发挥至极致。

  苏阳正评:将西北民歌放大,把似于“秦腔”时的腔调嫁接至摇滚乐中,虽非正宗,但别有一番风情,将西北汉子的豪迈、纯朴的让人心酸的歌谣一股脑地向歌迷袭来,令人为之击节叫好,这可能使大家喜欢她的重要原因吧!

  反评:过于追求旋律的美感,有些适得其反,让人联想到“二手玫瑰”,其实两者的音乐风格有很大区别,但歌迷可不这样看。

  王硕(乐评):

  正评:按理说科技的进步有助于流行音乐的写作,让那些处心积虑的词曲作者写出更广为传颂的歌曲,然而事实正好相反,这种在工业化批量生产中诞生的音乐,没有几首能让人觉得感动,也许每首歌听着都不错,但结果也仅仅是不错而已,并不能为这个时代所留下。

  然而万晓利和苏阳的这两张专辑却可以称得上是工业化批量生产下的幸免者,他们绝对不属于传统观念中的流行音乐,但十三月由此出发挑起的民谣大旗却有可能成为下一个流行指标。他们两个人的声音拿到主流市场上,都能让听众觉得有意思。

  苏阳的作品融入了许多甘肃花儿民歌的元素,并用歌词恰如其分的展现了当地人民的生活状态,其中还用到了许多幽默的成分,让人听着轻松,能充分体会到情歌之外的内容其实是这么有趣。万晓利则改变了他上一张《走过来,走过去》的音乐风格,吉他没有了随意的滑弦演奏,唱腔也少了市井的诙谐,但严谨之后却显得更加贴近市场的普遍审美。

  反评:定价太高,脱离群众。

  爱天人(乐评人):

  正评:刨去部分地下或半地下发行的音乐,我们的乐坛好像已经疲软到如果不去听港台“知性女生”就无所可听的时代。这个时候苏阳和万小利以相对主流的姿态发片让人振奋。

  反评:没有叛逆的音乐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民谣。因此,《贤良》更像宁夏民歌和摇滚乐的fusion,而《这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则是一个小众诗人的音乐化表达。两张唱片的音乐技巧都算不上高超,如果有下一张我仍希望听到更“好听”的歌曲。

  郭小寒(北京青年周刊记者/乐评人):

  万晓利正评:对于喜欢《走过来走过去》这张专辑的听众来说,万晓利在新专辑《这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里的改变有点让人难以接受,但对于每隔三两星期就去酒吧听一次万晓利的现场观众来说,万晓利给他们带来了应该带来的惊喜。万晓利在2006年的无数场现场演出中,都刻意地回避了第一张专辑里的作品,而是更多地唱《陀螺》、《鸟人》和《这一切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而这些歌在现场是百听不厌的,这就是万晓利要带来的新的东西,虽然新专辑的歌也都创作于多年前,但这批作品,有很好的统一性,它们的节拍、气氛、意境、情绪大致是一致的,就如同歌中所唱的:平静孤独、快乐幸福。这种平静孤独是远离喧嚣,一个人探路的结果,这种快乐幸福是建立在平静和孤独之上的,是曾作为小市民代言人的万晓利的内心世界与现实世界的不断选择、交锋中逐渐净化与升华。万晓利越来越诗化了,万晓利的民谣也被更多知识分子称道和赞赏,这是个人修行的结果,并不是某种操作或炒作的结果,因为台上台下的万晓利依然朴实无华,所以新专辑是一张被自然过滤过的唱片,隐忍、低沉而温暖。

  反评:随为录音室作品,但没有该有的精致,也少了现场那让人沉醉的味道。

  苏阳正评:作为宁夏最老一代的摇滚乐手,苏阳经过20 多年的努力终于摸索到了这条西北花儿加摇滚元素的创作路线。事实证明,这是非常对路的,同作为对生命的自然感叹和歌唱,二者之间早已血脉相通,苏阳的音乐大开大合,非常激越有力,而在每次演出现场,他和乐队那股不唱死在上面就不罢休的架势也让人感动非常。而他的音乐不是简单的嫁接,乐队的演奏水平和歌词改编后的带着泥土色彩的人文情怀,都是值得称道的地方。苏阳作为一个西北的汉子,在音乐里表现了那种西北人的血性,但作为一个40 岁有老婆孩子的中年男人,他的温柔与隐忍也尽显其中。据说在北京蛰居的苏阳每个月都要回一次宁夏,那种对故乡复杂的情感,让人体会到了人与土地的真正关系,更体会到了铁汉背后的柔软与脆弱。

  反评:他强烈的地域色彩既能让泛西北的人血脉喷张,也会让泛西南的人觉得无味且聒噪,还好我是泛西北的。

  郭志凯:媚俗生活是检验“万晓利”的唯一标准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