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正文内容

《激情唱响》陈羽凡评歌手伸“毒舌”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5月25日16:30  北国网-辽沈晚报微博
备受关注的 备受关注的"3+X"评委组合
陈羽凡点评歌手 陈羽凡点评歌手

  5月11日至5月24日,辽宁卫视(微博)《激情唱响》第二季全国才艺秀录制正式拉开帷幕,备受关注的"3+X"的评委组合终于解开谜底。三大主评委陈羽凡(微博)、林依轮、叶蓓(微博)以及X评委黄舒骏(微博)亮相昨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与大家分享节目录制中的点滴故事。

  黄舒骏加盟、羽凡表“同情”

  首次加盟的黄舒骏可以说是选秀节目的老评委了,对于此次加盟的内幕,黄舒骏把它比作男女朋友之间的相处,“我只能说在盛情邀约的情况下,两情相悦,所以我来了”。对于这几天的录制相处,黄舒骏也给了其余几位评委较高的评价,“通过这几天的录制,我们几位评委配合得非常好,我觉得很有成就感,也希望这个合作还是会持续下去的”。对于此次加盟的酬劳问题,黄舒骏没有直接回应,“我只能说他们给了我所能够接受的范围之内的酬劳”,当记者问到与其他选秀节目相比是多还是少时,黄舒骏想了一下回答道“算是一个优质的酬劳”。

  作为唯一一位担任过两届比赛的评委,羽凡在节目现场也对于黄舒骏的加盟表示了欢迎和“同情”,之所以说“同情”是因为大家已经连续10多天每天录制到凌晨3、4点钟了。对此黄舒骏也大吐苦水,“这是我参加的录制时间最长的一个节目,每天录12小时节目一直到凌晨,真的不容易”。对此,林依轮表现得很轻松,“我可能是最享受其中的评委了,看到有那么多热爱音乐的好声音出现,每天都是又惊喜,又期待”。

  羽凡成“最毒舌”评委

  当记者问到在节目现场谁是“最毒舌”评委时,大家一致看着羽凡,对于大家的“认可”羽凡也解释道,“其实有人说我说话有些毒舌,我其实觉得这样的话对选手才是最有帮助的,他们站在舞台上也是想真心得到评委们的点评。虽然我们这个节目是有一定的娱乐性的,但是我希望通过我专业的点评,让选手能够从中学到东西”。

  对于自己在这一季与上一季的区别,羽凡说道,“这一季我在点评时会更加冷静,上一季是第一次面对选手,可能会有一些情绪表达上的不足,这次我尽量让自己把握好对待选手的态度。我始终认为没有哪一个评委能够决定一个爱唱歌的人的未来,但是我们作为前辈有教育和指导他们的义务,因为大家对于音乐的热爱都是一样的”。

  林依轮回应与选手对骂事件

  前一阵子网上有人上传了一段在录制现场,羽凡与选手吵架、被选手说成“不专业”的视频,引起了网友的热议。对此羽凡也进行了回应,“首先我不认为那是我和选手吵架,是我在尽自己最大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的情况下,让他也安静下来,好让节目继续录制。这也是我当时面对这个情况时唯一能做的。舞台上的选手每个人都是为了追求梦想而来的,我们应该尊重每位选手追求梦想的权利,但是那位选手我不想多说,完全不是一个正常人应该有的言谈举止,连最基本的礼貌都不懂,当然我也希望大家原谅他,我在后台也安慰他了,我觉得他可能就是一种真实情感的流露吧”。

  说到这里,林依轮解释道,“这件事其实都是因我而起。事情是这样的,当时那位选手唱完之后,因为唱得非常不好看,全场观众就嘘声一片,我首先站起来给他鼓掌,我就是想鼓励他,他唱歌这么不专业还敢站在这个舞台上,我就想给他掌声,给他勇气,我感谢他的这种激情,但是他马上就把矛头指向我了,说‘你在侮辱我,台下的观众也在侮辱我’,我就解释说我没有任何侮辱你的意思,之后羽凡老师把话接过去了,也希望安慰他,结果他又开始辱骂羽凡说‘你唱歌跑调,你唱歌很烂’,我就说我们全场的朋友都爱听羽凡唱歌,你又算什么东西,这就是当时现场发生的事情,后来有一些断章取义,这个事还是怪我,没有收住情绪”。

  几大评委现场口不留情。

  沈阳姑娘被全票通过。

  发布会结束之后,评委们马上来到现场录制节目。其中,来自沈阳的17岁女孩祁天慈一出场就让四位评委眼前一亮。穿着古代的白色纱裙出场的祁天慈让评委黄舒骏说成是“仙女下凡”,之后的自弹古筝,自唱原创歌曲,更是让评委羽凡表示“我觉得自己是在看武侠电影,你的歌曲让我感觉眼前有无数的飞镖飞过”,林依轮却有不同意见,“我觉得听你唱歌、演奏,不是在看武侠电影,倒像是在看聊斋,但是你演唱真的很不错,你把我们完全带到了你的音乐当中”。一向注重原创的羽凡在看完祁天慈的表演之后第一个给了"YES",之后在所有评委的一致通过中,祁天慈顺利晋级。 记者 李娜

  相关新闻

  无法陪家人 羽凡微博谢罪

  由于节目每天都要录制到凌晨3、4点钟,评委们在新闻发布会现场还是多少表现出一些疲惫,羽凡更是戴上了大大的墨镜,遮住自己的黑眼圈。

  当记者问道,每天录制节目到很晚,家里老婆白百合和孩子会不会不高兴的问题时,羽凡回答道,“对于我们的工作状态来说,我睁眼能看到她,她睁眼能看到我,已经是很奢望的事了,所以说不是因为节目改变了我们的生物钟,而是我们的工作性质就是这个样子,需要我们去适应,加强身体锻炼。这个时期如果我们不去努力工作的话,怎么过50岁以后的日子啊!大家都是正常人,无非是工作性质不同形成了现在的状态,家里人还是很理解我的,宝宝也很理解”。

  活动现场,羽凡还向记者讲述了昨天凌晨3点多录完节目回家的状态,“像昨天4点多到家,洗洗涮涮之后,又随手写了一篇微博,写了点心情。一看时间已经到了儿子起床上幼儿园的时间了,我已经有几天没见到他了,虽然一直在北京工作,我也只能送他到地库的车上跟他说再见,因为我也很疲惫,不能开车送他去幼儿园,就在短短的路上,我还跟他说,我说爸爸这两天没有出差,就在大学里听叔叔阿姨们唱歌比赛,给他们评谁唱的好,我说要500个人里选出100个,他当时就激动地说道,‘啊!还剩那么多呢! ’,我这么跟他沟通是想让他知道爸爸在做什么,他也很理解,还说‘爸爸,你不用送我,你还是去看叔叔阿姨唱歌吧’,我也真的觉得很幸运,有这样的家人支持我”。

  记者 李娜

分享到:

相关博文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