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潮论坛:薛之谦有望成国民歌手

2016年09月19日 21:52 新浪娱乐 微博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高颜值、拥泵者众、靠粉丝热度行走江湖的粉丝歌手,头顶却有着作品不过硬的魔咒,因而引发争议。

  新浪娱乐讯 近日,新浪娱乐曾发起一项针对00后的样本为200人的抽样调查,年龄范围在9——15周岁左右(初中生150名,小学生50名),其中得出一项结论:00后最喜爱的流行歌手No1居然是走红于2000年的周杰伦。这结果虽意外却也在情理之中,虽然内地音乐圈因为渠道的多样化变得更加个性,不时有几张新面孔、几首新的脍炙人口的歌曲出现,但除了少数几个国民歌手如周杰伦、王菲等人以外,再难以诞生类似被大众广为接受和认识的天王天后级别艺人。

  9月19日,新浪娱乐主办的题为《我们还需要更年轻的国民歌手吗?》新浪潮论坛在中国矿业大学举行,乐评人曾克担任主持人,台湾词曲创作人王雅君、唱作人崔恕[微博]、资深唱片制作人陈俊廷,以及乐评人邓柯、创作歌手徐良、微博音乐运营总监杨薇等嘉宾齐聚一堂,欢聊在音乐圈的分众时代,是否需要更年轻的国民歌手等问题。其中杨薇谈及微博对于音乐人和歌手传播音乐的重要性,还以微博主办的音乐项目,即将在9月27日在北京会议中心举办的亚洲新歌榜为例,谈及音乐传播渠道的拓展。而论坛上以理工科男性大学生为主的观众们对论坛话题的积极参与,也让我们欣喜看到年轻一代对华语音乐未来的关心。

  陈俊廷:媒介分众时代出国民歌手更难了

  徐良:我想成为国民歌手却等成“民国歌手”

  近年来,相对于香港和台湾音乐圈日渐低沉,内地音乐的传播渠道日益多样化,如影视节目选秀让更多作品、更多歌手能上星落地;微博、自媒体这样的开放平台,给更多歌手以接触大众的窗口,比如微博推出的产品亚洲新歌榜,就通过榜单的形式让更多歌手进入到大众视野。

  渠道的多样化使得内地音乐圈不时有几张新面孔,有几首新的脍炙人口的歌曲出现,但音乐圈似乎也进入了群雄逐鹿的分众时代。不过,除了少数几个如周杰伦和王菲外,再难以诞生类似被大众广为接受和认识的天王天后级别艺人。多年后即将再开唱的王菲的演唱会仍一票难求,也是从侧面映证了如今年轻国民歌手的青黄不接。

  曾经创作《隐形的翅膀》等优秀作品的王雅君就“心痛”自己偶像的“失落”,“我们一定需要国民歌手,我从小到大的偶像是王力宏,但自从他结婚之后就不是了。”引得台下观众们会心一笑。

  然而,陈俊廷却认为现如今出现国民歌手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以前的传播渠道是电视收音机,十几亿人都知道王菲发片了,但现在是网络传播,传播媒介分众了,有太多资讯可以跟国际同步,出国民歌手更难了。”不过,在陈俊廷看来,国民歌手的消失并不是一件不好的事,“我们做流行音乐,是在分众的年代怎么样更大地满足不同的需求跟不同的要求,我觉得国民歌手这个名称只能活在过去,但是它是一个进化。”

  在嘉宾当中,唯一的歌手徐良则调侃起自己的音乐之路,来阐述成为国民歌手的困难,“我从小听着国民歌手的歌长大的,以前每个星期都会出现一个国民歌手,我也想成为国民歌手,于是就转到音乐来了,但传播媒介分众了,我一直在等成为国民歌手,差点等成‘民国歌手’。”主持人曾克则逗趣接话,“分众时代确实来了,徐良就是某Q音乐三杰之一呀!”

  王雅君:Tfboys鹿晗[微博]有颜值也有实力

  崔恕:薛之谦[微博]正在往国民歌手路上发展

  虽说王力宏并非是粉丝歌手,但王雅君逗趣称王力宏结婚了便不再是自己的偶像,也让我们联想到现如今音乐市场上粉丝歌手的广泛存在。

  高颜值、拥泵者众、靠粉丝热度行走江湖的粉丝歌手,头顶却有着作品不过硬的魔咒,因而引发争议,但王雅君却坦言粉丝歌手是刺激音乐圈的很大的推动力。上个月,王雅君所在公司刚做完Tfboys两场三周年演唱会,也见证了这个偶像组合巨大的粉丝浪潮。近距离和他们工作后,王雅君也发现他们不仅有颜值,也有实力,“像鹿晗的舞蹈跳得好,三小只舞艺高强,也花了很多时间在学业上。”

  虽说这些粉丝歌手都年纪尚轻,但粉丝歌手也并不是新事物,而是一直存在于华语乐坛,“以前的林志颖[微博]、小虎队就有很多粉丝”,崔恕笑称。而在现如今的流行歌手中,他点赞了薛之谦,“现在一首歌要走红,包括宋冬野的《董小姐》被翻唱才走红,都是需要一个点,是可遇不可求的。而薛之谦现在在往国民歌手的路上发展,他既有广泛的知名度,又有红的歌曲,这两点加起来才可能造就国民歌手。”

  粉丝歌手自带争议,但在资深DJ曾克看来,即便如此我们也不能否认粉丝歌手的存在,以及歌手的粉丝们的价值,“无论你的音乐多么高端,多么的另类,你的音乐多么的通俗、多么的大众,你都需要和自己气质相吻合的粉丝的匹配和支持。”

  杨薇:在微博上音乐人和歌手沉淀他的粉丝

  陈俊廷:台湾音乐市场不与互联网接轨致落后

  歌手需要粉丝的匹配和支持,而在歌手找到匹配的粉丝的过程当中,各种各样的媒体平台的传播显得尤为重要。近几年《我是歌手》、《中国好歌曲》、《中国好声音》等音乐类节目形成影响力, “就是让人挑到一首自己喜欢的作品”,曾克肯定这些节目称,“这个时代对人最大的伤害是我们什么可以选择,一些音乐平台上面居然有一千到三千万首歌,我怎么样从这个里面把一些不具名的好歌挑出来?这些节目所起的作用我个人是比较肯定的。”

  在分众时代纷繁复杂的族群部落里,让浩瀚的音乐海洋里一些不具名的好歌曲凸显出来,微博在其中的作用也不可或缺。杨薇就以微博主办的音乐项目,即将在9月27日在北京会议中心举办的亚洲新歌榜为例,谈及音乐传播渠道的拓展,“我们去年在做亚洲新歌榜,一个完全由粉丝打榜的榜单。我们未来希望在亚洲新歌榜做一些改版,把视频也作为打榜手段,通过听和看的传播,能使歌曲的传播效果达到更好,能使音乐人的知名度更高。”

  相对于如今内地音乐与微博,与互联网的紧密联系,陈俊廷不禁慨叹台湾音乐市场落后的教训,毕竟台湾音乐也曾出了邓丽君、周杰伦这样的国民歌手,但在互联网时代,”我们台湾并没有好好观察一下,没有跟上自媒体营销的快速应变过程,导致我认为现在流行音乐现在停滞。”

  王雅君:要当制作人要买便当还要有颗热血的心

  徐良:我想80岁时出专辑《八十大寿》

  当天的论坛上众位嘉宾吐露专业见地,在场以男生为主的中国矿业大学学生们也报以热烈的回应,尽显对华语音乐未来的关心。

  有学生从自己的职业规划出发提问如何成为优秀的制作人,王雅君则以自己的从业经历相授。14年前,初入唱片公司的王雅君的工作是帮自己的老师陈俊廷买便当,“14年后我还在买便当,在买便当之外还要有一颗热血的心,从心里喜欢音乐,不然很难坚持。”

  还有学生提问歌手徐良:如何让一个歌手走得更远?徐良忍不住又耍起了段子,“我想有一天我80岁的时候发表一张专辑叫《八十大寿》,台下坐满了老太太,我唱着rap,老太太假牙都飞出去了。我们就是把歌一首一首写下去,其它不用想太多。”

  当然,也有调皮的学生来“捣乱”!一位男生搞笑提问徐良:“你的CP对象汪苏泷怎么没来?”而徐良淡定答曰:“他在家洗衣服呢!”。(叶子/文 夏祺/摄影 陈植/摄像)

标签: 薛之谦徐良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
水煮娱专栏+ 更多
热门搜索
热点微博
高清美图+ 更多
精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