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建京40岁出个人首专:爱是种感觉 人生需要对抗

吴建京40岁出个人首专:爱是种感觉 人生需要对抗
2018年03月08日 09:40 南方都市报

他说《爱是种感觉》里许多情歌都是中年人回望爱情的视觉,而他的儿子已经9岁了!吴建京说自己的生活与音乐是一种“对抗”状态。

封面 封面

  “空荡的夜 走一圈 红黄绿灯 还没睡 远方的钟 在等待

  想起我们 又一天 你在干嘛 还好吗 这种表达 你会懂么

  每道灯光 相互依偎 投影落幕的聚会……”

  这是音乐人吴建京营造的都市凄冷氛围,一首《你在干嘛》作为其专辑《爱是种感觉》的开篇,将听者拉回1980年代港台流行乐简单而真挚的音乐情境里。

  爱,究竟是种什么感觉?吴建京又是谁?1978年生人的吴建京,在今年1月通过摩登天空发行了首张个人专辑。40岁才出了第一张个人专辑,背后有着怎样的动机驱使?

  翻看其履历,哇,原来这是乐坛里的一位闪光人物。他是千禧年上海地下音乐的风云人物;后来他与电子音乐人B6成立了Synth-Pop(合成器流行)乐队IGO,专辑《SynthLove》在内地和香港先后上架发行。除了耀眼的履历,吴建京更令人惊奇的是他的多重身份——— 美国留学时继续攻读化学,回国后他在上海一家国际学校做化学老师;随后在IG O电子组的两年里,他离开讲坛当起了艺术家;乐队解散,他又回到了讲台,这次做起了音乐老师。接受南都专访时,他说《爱是种感觉》里,许多情歌都是中年人回望爱情的视觉,而他的儿子已经9岁了!吴建京说自己的生活与音乐是一种“对抗”状态,人生需要对抗。采写:南都记者 麻乐

  乍一播放《爱是种感觉》,不难听出里面的复古调调,节奏轻快整洁,旋律浪漫易洗脑。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港台流行歌,是吴建京的音乐启蒙,这张专辑正呼应了那个年代的作品。

  “那个年代的歌曲相对来说比现代的歌更简单,它的旋律没有现在的复杂,表达的东西比较单纯,感情也比较真挚、动人,配器方面也没有更多花哨的东西。”

  谭咏麟、张国荣、四大天王这些大众喜爱的港台巨星,也伴着吴建京长大,再回头听,他发现那些歌的确富有音乐性。吴建京身上,烙着70后的共同成长记忆。

  而80后钟情的周杰伦,在吴建京眼中,带来了华语音乐的分水岭———“之前的老歌都是蛮简单的,但是我觉得从周杰伦2000年横空出世以后,华语音乐里的旋律、歌词信息量变得很大,会做得比较复杂,它抓你的不是一个点,可能会有很多的点来抓你,我觉得这个风潮从周杰伦开始。”

  《爱是种感觉》便又试图回归过去的简单,用单纯的节奏旋律来打动听众。

  “偏南方”的都市氛围

  吴建京是北京人,而母亲是上海人,襁褓中的他在上海外婆家度过了两年,虽然他的记忆里没有这个片段,但吴建京认为自己与上海有着不解之缘,于是考大学时,也便投奔外婆家,去了上海。

  四十年的光阴里,他有20年都生活在上海,吴建京的音乐历程也大多成型于上海的都市背景中,“创作音乐的整个过程是在上海,所以我生活当中的体验、灵感,都是这座城市给我的。”这也是《爱是种感觉》大都会氛围的来源,里面有上海的基因,上海的气氛,他说自己的音乐“偏南方”。

  正如专辑标题,里面的歌曲大多描绘一种“感觉”。吴建京不喜欢用具象的观点性语言去创作。“大部分时候我写的是这个城市给了你什么样的一种感觉,我不太写评论型或者是批判型的东西,也不是说我不喜欢,只是我这个人写不出来这种词。”

  吴建京的歌里充满浪漫、优美的气息,他更倾向于用“阴郁”、“颓废”来形容,抽象而艺术化的歌曲更有力量。“这些东西我觉得可能更有力量,它用另外一种方式产生一种力量,而不是说你一定要非常具体去诉说一个东西,或者一定要评论、评判周围的事情去传达,这是适合我的一种方式。”

  《爱是种感觉》追求创造一种让人仿佛置身都市的听感,而非评判。“我们听到了很多,可能民谣歌手也好,流行歌手也好,他写的都是城市生活,但他可能更多的写的不是城市的那种感觉,而是说他内心的一些感触。他把自己和城市分开,就是他认为这是我的城市,这是我,歌词的表达是分开来的两个东西。但我想表达的是,你听到了这个音乐或者唱这首歌,你就像在这个城市里面走、在游荡。”

  外冷内热的复古调调

  吴建京说,这是他真正意义上的个人作品。“你可以充分说出你想说的东西,这是最重要的动力。”于是从词曲创作到编曲,以及专辑里的所有乐器演奏,都是吴建京一个人鼓捣出来的。制作一张1980年代的复古专辑,该有怎样的配器和编排手段呢?这正是《爱是种感觉》的“电气化”特质。

  吴建京舍弃了吉他贝斯鼓的三大件编排,也抛弃了纯电子音乐追求刺激、时髦的编曲方式,最终用合成器的音色,去代替三大件的编排。“编曲的想法是大三样的传统想法,但是用合成器的音色去代替的,所以它和真正的电子乐编曲是不一样。”

  相比纯粹电子乐,吴建京的“电气化”编曲更注重音乐性,旋律和声节奏都要抓。大学时期钟情于后朋克,之后却又转向了Synth-Pop,如今推出一张有温度的电气作品示人,表面上风格各异,吴建京觉得这些音乐内在统一:“用合成器做音乐是很冰冷的,这也是我特别追求的一种气质,它外在很冰冷,但你内在表达的东西又很浪漫,很有感情,它的感情不像摇滚乐的直给或者电子乐那样的嗨,它是可以外包很冷的东西,但里面很热乎。”

  吴建京没有野心收服00后,不过他9岁的儿子倒是很喜欢专辑中的《霓虹雨》,说起儿子对自己歌曲的喜爱,吴建京笑了。

  好好读书的霹雳高手

  吴建京的父母生活在北京,他常常奔波上海北京两地。每一个音乐人,都有一个跟音乐有关的童年,吴建京也不例外。小时候,他是北京少年宫合唱团的成员,常常到北京的电视台录制大型晚会。

  吴建京的爸爸拉得一手好二胡,他从小跟爸爸学。不过他的父亲有个更威风的身份———科学家。“我爸爸是一个科学家,是一个教授。”吴建京说,父亲在噪声控制领域是中国的权威,甚至当今使用的许多噪声控制标准,都是他的父亲制定的。

  生长在知识分子家庭,吴建京虽自称不是学霸,倒也是个认认真真读书的好孩子,也从没有过辍学从艺之类的念头。他像北京当时的其他孩子一样,喜欢跳霹雳舞。高中时,他喜欢起了MichaelJackson,每天对着录像反复学习。

  进入大学的新生文艺会上,吴建京以霹雳劲舞拿下了表演第一名,直接被学校舞蹈老师吸纳进了学校舞蹈队,跳芭蕾和民族舞。除了在吉他社担任社长,成为校园乃至上海地下音乐的风云人物外,吴建京还自己操办了一个劲舞社团,教同学们跳Jazz和Michael Jackson的舞蹈。毕业后,他去了美国留学继续学化学,原本可以继续读P hD,但他心怀音乐梦回到了上海。在国际学校教了一段时间化学,便跟B 6组成了电子二人组IG O。

  需要对抗的正常生活

  2006年他与B6组成的电子二人组IGO,可谓中国乐坛的一个音乐先锋,藉着对英国电子组合Depeche Mode的共同喜爱,两人走在一起做出了当时中国时髦国际化的电子乐。IGO的两年时光,吴建京辞掉了化学老师的工作,全职当起了艺术家,“我尝试过一种真正的自由的状态,就是去做音乐,当时在IGO一年多的时间,就基本上过艺术家的生活,每天睡到下午的那种,那个时候是写了很多音乐,但我觉得并不一定比我现在的状态更好。”

  因两人各自的发展需要,IGO二人最后友好解散。他把当时的状态形容成一艘漂浮着的没有靠岸的船,心里有些焦虑,“我不是那么笃定的。”吴建京觉得,做艺术离不开生活,“艺术这个东西,首先它是要有生活,你生活首先是正常的;另一个是你需要对抗,尤其像偏摇滚的,或者是偏自我表达的东西,你需要有这些东西可以对抗。我指的对抗不是说自己跟自己较劲,而是你的生活中可以带来对抗,比如你朝九晚五的生活,过一个非常平凡的生活,每天接触一些不一定很喜欢的人,或者是做不一定喜欢做的事情,这其实给你带来了一种对抗,这种对抗会让你更有这种激发,去表达自己,表达更属于私人的一些东西。”

  推出《爱是种感觉》,吴建京说这正是他与生活对抗下的产物。

  视觉设计旧拍档帮忙,书法家献字

  不止一个人告诉吴建京,这个封面像是李小龙。这是吴建京以前IG O电子二人组的拍档B6设计的。专辑封面以及配套的宣传写真,带着一种邵氏电影大头海报风,上面的文字是吴建京请来老书法家田力春写的。David Bowie对吴建京的音乐有重要影响。拍摄专辑宣传图时,他也参考了偶像过去的作品封面,柏林三部曲(Low/Heroes/Lodger)里,David Bowie别扭的手指动作,像是跟自己较劲。吴建京便在B6的指导下,硬掰出了许多跟自己较劲的动作。

(责编:大发)

吴建京专辑音乐
新浪娱乐公众号
新浪娱乐公众号

更多娱乐八卦、明星独家视频、音频,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entertainment)

娱乐看点

高清美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