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戏为奴的段奕宏再拿多少国际影帝我都服

2017年11月10日 11:33  娱乐专栏  作者:肥罗大电影   我有话说

  文/新浪专栏 水煮娱 肥罗君

  段奕宏的演技,本不需要影帝来证明。但人家识货,愿意给,咱也不拒绝。本来,这影帝就该是他的。

  这一次,是东京影帝。

  段奕宏凭借该《暴雨将至》中的大厂保卫科工人一角首夺东京影帝,这也是他继《烈日灼心》在上海收获影帝之后,拿下的第二个国际A类电影节影帝。

  在他之前的国际影帝,还有张艺谋、牛振华、朱旭、王千源、王景春之后的第六位华人东京影帝。

  这个影帝拿得很轻松。在颁发最佳男主角时,赵薇透露,获奖者的出色表现令评委很快就在奖项归属上达成一致。

  段奕宏自己则保持着一贯的谦逊甚至拧巴:“此时我站在这个舞台上,我有一种恍惚,我感觉我还在影片中有一场戏老余站在舞台上,我不希望有雪降下来,我希望这是真实的”。行了吧老段,这个影帝就是你的,没人跟你争。这一刻,当然是真实的。

  段奕宏不需要被影帝“封神”,但如果说这就是演技封神仪式的一个过场的话,那也是迟到的封神。

  在中国当下这个流量依然当道的演艺圈里,让演员找到角色的不多,让角色找到灵魂的更少。

  段奕宏,算一个。

  他像是在自己演过的角色里活了一辈子又一辈子,戏好,有口皆碑,但走红这件事,一直轮不到他。

  这件事,他自己可能不在乎,但总让人,替他不值。

  而演艺圈,毕竟是势利的,拿了影帝,证明段奕宏身价也上来了,接下来的国内院线,他有两部戏要上,《暴雨将至》和另一部备受好评的《引爆者》。

  中国有个成语,叫脱颖而出,又有个成语,叫锋芒毕露。段奕宏的锋芒,终于露出来了,这好演员,终于混出头了。

  这件事,太特么解气了!

  一个保卫科工人,是怎么攻下东京影帝的?

  拍《暴雨将至》的时候,段奕宏脑袋长出一个奇怪的包。

  已经过了雨季,全片都是暴雨戏,99%都是人工降雨,在火车两个车轨中间去追凶手,剧组连续拍了八天。第三四天的时候,段奕宏整个头皮不能动,然后就突然长出一个包,这个包最后诊断是皮囊炎,还是神经性的。

  直到现在段奕宏头上还有一个包,只是比之前的要小一些了。

  段奕宏说,没办法,这就是演员必须承受的风险。

  类似的话,陈道明老师教导小鲜肉的时候,也曾经说过。看来好演员对待戏的态度,大致相同。

  段奕宏在片子里演的,是一个上世纪九十年代,落魄的“神探”。

  天气预报中一场百年不遇的暴雪即将侵袭此地,人心惶惶时,骤然发生了一起残忍的连环杀人案。段奕宏饰演的保卫科干事,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

  一心想进入体制内的的他,很快,上演了生命中暴雨版的《白日焰火》。

  暴雨,厂房和筒子楼,大全景下,是那个时代独有的集体性景观,段奕宏,就在这样的时代里,这样的工厂里,和凶手,展开一场生死相搏的猫鼠游戏。

  比起更强调地域的《白日焰火》,《暴雨将至》更突出的,是时代,与人心。

  几个主要人物全都处在焦灼、压抑的隐秘状态,但又是用一种外放的方式在演。

  段奕宏的挑战是明显的,演这么一个小工厂”神探”,不难,到要在导演的既定动作之下,动心起念,改造角色,演出角色的不同,叫人完全无法移开眼球,难。

  但这个演员是段奕宏,所以,也没什么难的。

  要把一个角色演出光彩,最重要的,是抓住角色身上的,一道弧光。

  段奕宏在这个角色身上找到的弧光,叫欲望。

  那种不安于室的欲望,被段奕宏植入了角色的生命里。

  一个小城市里的小人物,渴望凭借一个机会,一展自己颇为得意的“神探”技能,并破格进入体制内,成为真正的警察及模范。

  没有什么,高大上。就是一个小人物求而不得,在暴雨中无法抽身的焦灼感。对于段奕宏来说,拿手好戏。

  甚至连道具——段奕宏在片中一直穿着的一身雨衣,这雨衣,也成为段奕宏表演的一部分。暴雨中,雨衣最终塑造和强化为一种气质,去帮助段奕宏融入这个环境,成为了时代的一部分,又渐渐沉入那个时代的雨中。

  段奕宏说过自己在片中的表演。就是把一个人放在一个看似很具象的时代背景之下,他的一种可能性,和他的一种不确定性的空间,包括人被一些所谓的故事性的剧情的裹挟当中的一种碰撞,一种被冲得失去方向的那种感觉,“我觉得挺吸引我的,我总想去从中找出一些真相”。

  角色最终找到事件的真相,而段奕宏也找到了角色的真相。在寻找角色的过程中,他不仅捕捉到了人物气质的丰富性、独特性,更演出了一个时代的丰富性、独特性。

  在电影中宣布下岗职工名单的那一刻,段奕宏透过栅栏门望里面望,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却演出了一个时代的表情。

  绝了!

  然后这个保安科工人的角色,为他摘得了东京影帝。谁敢说他不配呢?

  段奕宏的演技有多好?邓超被他秒了,黄轩被他秒了,连张译都被他秒了,和他对戏也太可怕了吧

  段奕宏在兰晓龙的《士兵突击》里才开始被大部分观众熟知接受的。

  其实那是因为观众之前记住了他的角儿,没记住他这个人。《刑警本色》中他的演技,已经很厉害了。

  张建栋说,记住了段龙眼神里的狠劲,与纯真。

  后来是老A袁朗,这被行内认为是一场强者的碰撞。编剧和演员的较劲,在这个流量时代很少见了,因为准点到场拍戏的流量都很少见。

  但在那个演戏的时代里,遇到兰晓龙这样的编剧,再横的演员,也是要绕着走的。行内都知道,兰晓龙有多独。

  但是段奕宏不绕,他硬要按自己的办法来演。最后呢,他把兰晓龙活生生演服了。

  兰晓龙后来说,“段奕宏他既能包容,把角色装到自己里头,又能生出自己的内涵,这很难得。《士兵突击》里的袁朗就是段奕宏的袁朗,不是兰晓龙的袁朗。我觉得他这个版本更好。”

  但《士兵突击》真正红的是王宝强、张国强、陈思成他们,段奕宏演的不错,但没红。

  不过,既然导演和编剧见识过他的厉害了,不可能放他走。继续跟着剧组,拍《我的团长我的团》。

  妈呀,全是好戏之人,凑一个戏里了。

  和段奕宏对戏的,是张译。其实按理说,张译的演技,是不太可能被人压住的,这个角色,也真是被张译演出了神采,一股疯子的劲头,全出来了。

  可惜,他遇到了段奕宏,张译演得够疯了,怎么遇到一个比他还疯的?

  你见过哪个军人走起路来,这么妖娆的?

  但这就是段奕宏演出的龙文章。

  就没见过,这么文艺痞的兵。

  没组织没纪律,没规矩厚脸皮,混身一副流氓样。

  为什么这么颓?跟着国民党这群窝囊废,家国如此,人何以堪?

  但颓里,藏着骨血,藏着战魂。

  还记着,最后一段戏,那句——“走啊,我带你们回家”。

  回什么家?一群炮灰,跟着他去送死而已。

  明知是死,却笑着带着一群残兵,为了家国,跟他赴死,这是怎样的,视死如归?

  这么一场戏,这么一个笑,活生生演死张译,服不服?

  到了《烈日灼心》,当初曹保平本是让他在辛小丰和伊谷春中选一个,结果前者给了邓超,他没得选。

  然后,他居然真的跑去体验生活,先跟了一个特警,后来又跟了一个八年的刑警队长。

  一开始对方完全不屌他,“好啊,太好了。”段奕宏犯贱一样跟在人背后,敬烟,套近乎、故意挑事儿,最后,两人成为了好朋友。

  段奕宏从这些角色身上,学到了什么叫,不正常。刑警的思维,是很常人不一样的。

  然后,他去了厦门,演了生平第一部大银幕悬疑片《烈日灼心》,大段和邓超扮演的协警、奸杀案疑犯辛小丰之间的对手戏。

  一个眼神过来,一个眼神回去,全都是高手的过招,玩味、复杂、纠结,又透着悬疑。

  段奕宏,演出了那种对待疑犯和同事的“游离感”和“不确定”。

  有几场车上的对手戏,邓超已经演出了无招似有招,非常厉害了,也达到了邓超演技的高峰。

  但段奕宏的演技,却已经达到了有招似无招的境地,轻轻松松一个零表情,就演出了角色内心的翻江倒海。

  《烈日灼心》让他和邓超、郭涛在上海电影节上同获影帝。但观众知道,哪个影帝,更厉害。

  就算那些不算特别成功的作品,段奕宏的演技,也不折。

  《非凡任务》里,观众就没见过这么变态的反派,你以为他吸的是白粉,结果他吸的是骨灰。

  这些设计,还全是他自己想出来的,导演都不知道,听他说了,一拍桌子整个人嗨起来。

  一个吸骨灰的动作,既演出了毒贩的狠与变态,也让观众看到的是他爱妻癫狂的恨意。

  平日里,勾腰驼背,看起来,七老八十一样,拿着个手帕,时刻擦着虚汗。

  弱爆了,是不是?

  最后一场戏,面对仇敌的时候,换上洁白的西装,就像赴一场人生宿命的约会一样。

  那个气场,霸道至极。

  其实黄轩在片中,演的一点都不弱,段奕宏身边的,也全是祖峰这样的演技派。但演到最后,观众记住的,还是那个变态又绝望孤独的老鹰。

  段奕宏说过一句话,当演员不应该顺从观众,而是挑战观众。

  这家伙,做到了。

  但对于和他对戏的演员来说,太可怕了。

  这个最爱跟导演吵架的演员说:我这一生,为戏为奴!他说的,我信!

  拍《暴雨将至》,导演董越剪辑的时候,完全变成了段奕宏的迷弟,“简直是不可思议的演技,这或许就是一个演员真正的魅力”。

  但在片场的时候,段奕宏肯定不是一个令导演省心的演员。

  别说刚出道的董越,拍《非凡任务》的时候,黄轩说段奕宏经常在现场跟导演有一些争执,因为自己会有一些想法,经常会改变导演的要求,麦庄组合,可是连陈道明都拍过的。

  段奕宏在火起来之前,也“沉沦”过。那时孙红雷还开导过他,别那么蔫儿吧唧、怀才不遇的。在影视界,你就需要去征服观众。

  但即使火了,把观众都征服了,段奕宏依然不是那种好说话的演员,他也承认自己难搞。

  他说,本身这个创作就是一个难搞的创作,不想复制不想流于套路,我觉得就得掰扯。当你还没有看到或者是你很固执的拒绝看到一些可能性的时候,那不是我的问题,那是你的问题。我们要承认创作者的局限性。

  这么轴、这么不懂得变通、不爱怕马屁的人,居然在演艺圈这个人精混杂的地方,混出来了,除了戏好,想不出什么别的理由。

  没办法,这么多年,为他鸣不平的观众实在是太多了,所以一旦让他逮住一个角色,拿一个影帝,接下来他就像是开了挂似的,一部接一部好戏的给你弄,一刻也不停,直到拿到第二个影帝。

  但这个紧飕飕,生人勿近、不好打发的外壳下,又包裹着他的另一面。

  有一次《鲁豫有约》访谈环节,段奕宏说了个故事:二老来北京住时,有天散步突然“消失”了,段奕宏着急的像个疯子一样喊着“爸、爸!”,段奕宏甚至一度误以为是他们失足掉进湖里,后来才发现是爸妈走错了小区,虚惊一场。当场把鲁豫给说哭了。

  表情是得靠演,但如果一个人心里没有真情意真血性,演不出什么来,演了,也是冷冰冰的。戏里,没温度。

  段奕宏的戏里,却在冰山下藏着火山。

  他曾经饰演的一个角色,说——人有其魂。一般的演员演出角色的形就不错了,好一点的演出神来。

  段奕宏的演出,一直是奔着角儿的魂去的。

  这是他和普通演员不一样的地方。当他特别深入地接近一个角色灵魂的时候,不是在追求一种声嘶力竭的,廉价的表情秀。而是把所有的技巧、把戏,都丢掉,回到角色的本真,那一刻,他,就是角色本身。

  段奕宏坦言在自己未成名时,也曾遇到过不背台词只靠嘴里说“1、2、3”的“数字”演员,他当时就傻了,表示完全不能理解。。

  这个流量时代,其实是段奕宏理解不了的。这么多角色,可能只有流量明星这个角色,是段奕宏演不了的,他没法进入到角色的灵魂里,因为这些人物没有灵魂。

  《非凡任务》拍摄素材里,有他饰演的老鹰跳舞的片段,独舞,独自沉醉,无人欣赏。

  这就是段奕宏。

  2001年的一天,导演张建栋在厦门一所监狱拍摄电视剧《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一个快被释放的“牢头”问了他一句,罗阳来了吗?

  张建栋下意识地回答:“罗阳,没来。”

  张建栋这才想起来,自己3年前根据真实故事拍摄的警匪电视剧《刑警本色》,里,罗阳的名字就是罪犯本名,曾被称为“内江第一杀手”,1994年在行动中被捕。

  出演罗阳的演员时年26岁。彼时他的名字还叫“段龙”。

  后来段龙改了名,然后,一个叫段奕宏的男人,18年后站上了东京电影节的领奖台说,希望把中国演员从国家级提升为国际级。

  上一次拿奖,段奕宏曾经在领奖台上提到,自己愿意为戏为奴。

  别人说,我不信。段奕宏说,我照单全收。

  中国电影,终于没辜负这个44岁的戏奴!为戏为奴的段奕宏,再拿多少国际影帝,我都服!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段奕宏 张译 邓超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