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说马景涛给自己咆哮出一个如坑的未来

2018年01月25日 11:12  娱乐专栏  作者:黄啸的橙子林   我有话说

  文/新浪专栏 水煮娱 黄啸

  上周《吐槽大会》,热搜不是吐槽梁朝伟在家不说话的主嘉宾刘嘉玲,是尴尬帝马景涛。

  马景涛呼扇着白色大喇叭裤一上台,就冲着10多年没见,20多年没合作的刘嘉玲咆哮而去,抱起来转圈,外加强吻刘嘉玲的脸,随后再也没平静下来,在前面几位嘉宾高级脱口秀珠玉面前,涣散成一盘散沙,逻辑混乱,不知所云,被誉为教科书级别车祸现场,完全收拾不起来了。

  马景涛随后发致歉文,称自己不擅长脱口秀,努力争取圆满却不小心过了火,并否认了网友关于他录制时喝酒的猜想。

  还好,微博写的比说的好。

  吐槽大会上无论是张绍刚还是几位嘉宾吐槽马景涛,都在他的咆哮上做文章。

  郭晓冬说马景涛是一个容易失控的演员。

  宁静和马景涛合作后,差点获得了永远的宁静。

  林雪说,马景涛拍戏不停地咆哮着摇女演员的肩。

  女演员说,琼瑶的戏可以穷,不可以摇啊。

  吴昕说,马景涛演戏最投入,投入到常常忘了自己是演员,忘了控制。作为芒果台CP后,我跟咆哮帝马景涛老师绝对不能组CP,因为马老师爱摇,我爱拿泡面,他一摇,我的泡面就洒了。

  池子说,据说有马老师参演的剧组,都有正骨医生入驻。跟马老师对戏的演员请的都是武打替身,不然胳膊容易被摇掉。

  张绍刚现场叫卖着2000块一副的耳塞,谨防被马景涛咆哮聋。

  其实马景涛并没有误以为,有咆哮和失控的人设傍身,就可以游刃有余,再战江湖。

  从他现场的表情上可以看出来,他是几个人中最不放松的一个,被吐槽时候常常先眉眼狷介,后浮夸尬笑补救,从他坐在那里的第一分钟就不自然,他没脱口秀天分,没喜剧细胞,不等于他没有判断力。

  前面几位嘉宾的脱口秀表演水准,对他是个震慑,他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了,演技陈旧,就剩个咆哮和不能自制,于是他大喊着说,都让我克制,我克制不了了!直接冲向刘嘉玲进行骚扰级别的熊抱和强吻,跟他后面前言不搭后语的吐槽一样,都是强弩之末,想用失去控制来控制气氛。

  结果大家都看到了,林雪掩面不忍看,张绍刚直头摇,按说都是老江湖,不管怎么样,在台上不会这么情绪外泄,实在是没眼看没耳听啊。

  有人被时代淘汰,有人淘汰了时代。

  淘汰了时代的刘嘉玲稳准狠对马景涛说,你说你当年因为跟我拍吻戏太投入跟女朋友分手,这个锅我不背。我们快20年没合作了,你也没少分手啊。

  的确,去年三月份,马景涛跟第二任太太吴佳妮离婚,他在微博发了篇名为《十年一觉愚公梦》亲笔信,透露受刑人弟弟马景珊重获自由,他夸马景珊“在铁窗苦行19载,用生命去燃烧遥远诺贝尔之梦的斗士”,表示要倾力和弟一起东山再起,他接着感谢老婆吴佳尼及女儿马世嫒,感谢她们用10年青春和他一起创业,但为了自己独力完成助弟再起的未圆之梦,“我的爱、我的幸福、我的婚姻,都将在今天画上最美好的句号”。

  听起来也是逻辑很绕,爱弟重获自由,为什么就要深情款款地让爱妻也重获自由呢,婚姻画上句号呢。

  马景涛和吴佳妮2年前曾传婚变,当时媒体报道,马酒后曾家暴,老婆心寒提出离婚,酒醒跪地求饶。当事人否认,随后高调示爱不办婚礼,还是离婚收场。那条微博回应寥寥,任尔咆哮称帝的,换做当红小生,如此容量丰沃有可扒性的声明,一准热搜高挂。马景涛的确没在这个时代的点儿上。

  有人为马景涛开解说,作为琼瑶剧时代有话重复六遍文艺前辈,他不太适应大陆当今综艺的路数。其实这跟大陆还是台湾没关系,要说台湾还是大陆综艺的师傅呢。

  2008年我到台湾旅行,打开电视机,除了议员们大打出手看着新鲜,几乎每个频道都是综艺节目的天下:一水儿的无厘头、哗众取宠、耳目松弛、语无尺度,令人叹为观止,欢乐到受不了。这是台湾综艺的生命力,也是他们的局限。恶搞有什么技术含量啊,只要禁锢解除,脑洞大开,“大尺度”的内容谁都能学会。

  果然,多年后,一俟台湾主持人与大陆雄厚资金,通过剪不断的血缘关系,嫁接出新生命力和混搭气质,节目效果大都有杂交“优生学”上的先进体征,迅速完胜台湾综艺。现在上芒果台节目的明星,心理素质和体能都要强,其节目内容不止“恶搞加强版”那么简单。包括腾讯的吐槽大会,也是看起来没遮没挡,槽专找死穴吐,其实练的是技术含量极高的脱口秀,黑是为了白,不然哪个明星还敢来啊。

  马景涛现在这个演技和状态,要上台湾综艺,也是没有活路。

  想起来有年小哥齐秦去“我是歌手”当导师,有场全场颗粒未收。

  相比游刃有余的那英、法大庄严的汪峰、神神叨叨的杨坤,小哥的动作幅度很小,不苟言笑,孤单单像个外人,始终显得“隔”。

  他随口提到姐姐齐豫、朋友罗大佑这些亮瞎眼的人物,他喜欢说“你们开始唱歌的时候我都唱了很多年了”,在比惨环节也用这个梗,他说自己比杨坤多受15年情伤,表达和表情都过于认真,鲜少娱乐性。显得战术单调,煽动牵强,形单影只。一匹来自北方的孤狼,闷坐在繁华选秀场之中,气场凋零。

  其实,从《我是歌手》退赛事件开始,小哥完全没有宝岛盛产的综艺气质这事儿就不用再测试了。这样的小哥,去做选秀导师,一定是稳定有余咋呼不足,他是歌者中的行吟诗人,说的不如唱的好,是因为他唱得太好。

  和小哥同样没有综艺咖潜质的马景涛,并没有小哥的唱歌本钱,除了节奏大乱的咆哮,再无法宝,这下负面名声大振,动辄乱亲乱抱的黑历史被盘点出来。

  诸如还有台湾导演说到马景涛拍吻戏的激情提到他经常把女演员吻得嘴唇、耳朵都破了,每次拍完女演员都要去洗脸,听起来真是要警惕。从此他无落脚之地的不仅仅是综艺舞台,再拍电影也是阴影重重,大家和他自己的心态都坏了。

  所以有时候,不适合走流量的人走了流量,就是给自己挖坑。

  马景涛的尴尬事不说了,他自己一定也很不舒服,并谨慎再涉足这类不符合自己气质的场合,警惕对待咆哮帝这样看起来很是卖点的人设,所有夸张的表达方式,技术含量更高,要举轻若重,不然搞不好就把自己弄成小丑。

  要说的是吐槽大会挺好看的。很满足我对有趣语言的收纳,尤其在纽村窝着没有中文可说的时期,每周一次作为深夜独乐乐零食,非常享受,可以媲美奇葩说,事实上这两档节目嘉宾也是很多交叉,好玩的人就那么几个,同类的节目会找到同类的人。

  相对见字如面那种书面话的文字节目,我尤其喜欢把能把口语玩出花来的吐槽匠和奇葩们。我算是对所有正式的东西,比如发言,比如开会,比如虚头巴脑的章程,都反感的很极端的一个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马景涛 吐槽大会 刘嘉玲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