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逐金》演绎黑色幽默“以嬉现悲”

2018年05月07日 12:35  娱乐专栏  作者:小城小七   我有话说

  喜剧电影作为电影类别的一种,凭借其轻松幽默的叙事氛围受到很多观众的喜爱,而从喜剧电影类型中衍伸出来的黑色幽默类型,堪算是此类型的一种另类,黑色幽默电影集结了荒诞主义、后现代主义等多种特色,将荒诞的现实与人性异化交织碰撞,呈现出理性原则下的破例,自我挣扎中的解压,进而以嬉笑怒骂凸显悲从中来。

  民国荒诞黑色幽默电影《烽火逐金》,讲述了黑白两道、各路豪杰不约而同的齐聚于大三元客栈,对三箱黄金展开一场明争暗夺的故事。既有各路豪杰江湖人士的观念碰撞,又有深谙世故的老板娘与风情万种的四大歌姬为情节的起承转合华丽现身。不可言说的企图心与各怀心事的人物标签让表面歌舞升平的大三元客栈实则暗流涌动、危情四伏。

  值得关注的是,《烽火逐金》一个多小时的叙事故事完全发生在封闭的大三元饭店这个空间里,各路人马轮番出场,围绕找内鬼、找黄金等展开一系列针尖麦芒的对抗。黑色幽默的情节架构、多视角的碎片化叙事,都让这部网络电影绽放了异样的神采。

  封闭空间加多视点叙事:让观众在封闭故事中获得新的信息量

  在近年来网络电影、院线电影在吸纳观众眼光的趋势下,走出的大多是IP路线或者对基于传统经典人物的故事再造。而网络电影《烽火逐金》完全再造的是一个全新的故事,它没有刻意依托的IP经典,编剧兼导演石桀锐在提到题材构思时候说“每个经典人物在每个观众脑海里有他自己的解读,我也不想跟别人去碰撞我对一些经典人物的理解,所以我愿意完全再造一个故事与大家分享”。

  再造故事之后如何徐徐道来吸引观众,《烽火逐金》则有两点很吸引人的地方:一种是在低成本的制作压力下,《烽火逐金》完全在一个大三元酒店的封闭空间里完成了复杂故事的起承转合。这是极具镜头功力和叙事功力的。我们近年来比较熟悉的“封闭空间”式的叙事如不久前在卫视热播的电视剧《和平饭店》,如在封闭空间里抓内鬼的《风声》,但是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们多种场景的变换还是极具绚烂色彩的,并不是严格的“封闭空间”。而《烽火逐金》镜头聚焦“大三元”,它做到了“螺丝壳里做道场”,各色人等在这里轮番登场,形象群体各异,但是也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封闭到极致的片子,可能在观感上会挑战观众的观影耐心,但《烽火逐金》封闭空间之内夹杂了爱恨情仇、间谍推理,把推理元素再放到一个封闭空间,它显得更极致,更考验导演的叙事功底和编剧的逻辑性,需要创作者的缜密性,对于导演的功力和视听语言上要求会更加高,从这一点上来说,封闭空间对于《烽火逐金》的叙事考验是一次精彩的洗礼!

  除了封闭式空间叙事,剧中用四大篇章来讲故事。这样多视点的叙事手段在很多经典影片中再现过:如墨西哥鬼才导演亚历山德罗•冈萨雷斯的《爱情是狗娘》,三个小单元分开叙事再整合起来,在娴熟的蒙太奇技巧和现实主义纪实风格之下,展示出了最广阔的墨西哥城的生活图景;还有电影《雏菊》,用画家、警察、杀手,用三人不同视觉构筑的故事悲剧。电影《烽火逐金》就完美运用了多视点叙事的优点,在各色人等出场之后,从警察、歌女、日本人等各个角度展现不同角色对同一场景的理解。导演石桀锐也特别强调了这一叙事手法在这部电影中运用的可能性“叙事最终还是服务于内容,我要讲的几群人,我要深挖他们的内心,但是我又不想让观众有一种代入感和断裂感,所以多视角叙事会更加的服务于内容,让观众能意外的获得一些观影效果。我选择多视角叙事再加上封闭空间,能让观众在四个章节里看到新的信息量,这就是这种叙事体的好处”。

  小人物也显大情怀:“逐金”下人性价值的深度探讨

  电影《烽火逐金》展现的其实是动荡年代里在社会底层不同群体的生存方式。有乞讨为生的乞丐,有民族大义奔忙的信念者,有浑浑噩噩义气用事的江湖人士,有歌舞升平中求生存的歌女……因为一场“黄金”的谣言,他们的命运被连接到了一起。看似“逐金”,但是逐金之后暴露的是贪财背后更多人性的东西。

  比如造成这场故事的根本人物——大三元的老板娘夏央梨,她就是带着歌女们卖唱求生的普通人,但是因为接下了一个单子,她们在守护“单子”的同时逐渐卷入了战争漩涡。它有一个矛盾心理:接单子的时候说过“你别给我扣爱国的大帽子”,但是在守护的过程中她们又做好了殊死搏斗为其牺牲的准备。其实她们没有那么多的信念、理想,可能就是基于自保的形式,但是在大背景下,她们拼命又在守护。这是值得观众思考的东西。还有眼里只有黄金的警察,最后依然知道在是非面前如何站队,说出“我贪生,但是不怕死”的台词。从这些角色的解读上,导演石桀锐也说“我觉得他们能够从底层的这种求温饱,求人身安全的情况下会真的会升华到做一些对民族有意义的事情”。这是让观众叹为观止的。

  此外,在爱情元素的点缀上同样耐人寻味。一个是卖唱为生、辗转灯红酒绿的老板娘,一个是不爱江山爱美人的军官,他们之间我们或许可以窥探到曾经他们的山盟海誓,但是在现实面前,夏央梨只能选择质疑爱情,最后在生死面前,她终于认清自我,认清爱情。这是油然而生的悲凉。“逐金”后的人性价值探讨,才凸显出了每个人不曾面对的内心本真的东西。

  自我解压式黑色幽默运用:后现代主义架构完成“以嬉现悲”全过程

  《烽火逐金》出了在叙事方式、制作空间、主题渲染方面有亮点,其“黑色幽默”元素的运用也恰到好处。有评论是这样介绍“黑色幽默”的:黑色幽默是一种哭笑不得的幽默,悲剧内容和喜剧形式的交织混杂,表现世界的荒诞,社会对人的异化,理性原则破灭后的惶恐,自我挣扎的徒劳。而在黑色幽默电影中,我个人觉得他需要具备三个要素的特征:一种是社会底层任人物的定位,一种是危机时刻的调侃,一种是笑过之后体验到的悲凉。就是说在搭配上,需要有小人物、一个他与之抗衡的大环境、到最后小人物用自己的一些手段方式带给观众主观的喜剧效果之后,最终你客观的跳出来发现,他其实很悲凉,便完成了这个黑色幽默流程。

  《烽火逐金》则完美做到了这三点。

  整个故事设置完毕了封闭空间,以及小人物群像。群像人物故事交织中,它呈现出了很多后现代元素,有漫画式的追缉令,有比较潮流的语言台词,导演石桀锐探讨“黑色幽默”三要素时候说“故事的解构有联系到后现代文学,还联系到无中心、碎片化、人物群像,我有加入后现代元素的东西。小人物不断的出丑也好,拼搏也好,你会感受到幽默。最终看完以后你会发现人定也难胜天。在这种情况下他才形成最后的一个黑色幽默的内在的一个结构。悲凉也是必须在的”。

  由此可见,导演在叙事手法的斟酌、对黑色幽默元素的把握运用有其深刻的内涵,影片中自我解压式的幽默碎片运用,“覆灭”式的结局形式,后现代主义的架构手法,完成了“逐金”之梦,完成“以嬉现悲”全过程。甚至让观影者在结尾关上大三元的大门之后,依旧有歌女余音绕梁、人马在弹雨中苦苦挣扎的场景,欢笑之后的凛凛悲凉油然而生,这是这部网络电影令人印象深刻的价值所在。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烽火逐金 电影 黑色幽默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