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平安北京人人参与

社会:平安北京人人参与
2017年10月10日 00:33 北京晨报

社会:平安北京人人参与

  朝阳群众  能量大  规模:13万余人  特点:因举报明星吸毒、藏毒、卖淫嫖娼引起关注  战绩:平均每月向警方提供线索2万余条  西城大妈  保平安  规模:7万余名  特点:大多年龄在58岁到65岁之间,女性占70%  战绩:今年以来共提供了各类线索万余条

  “朝阳群众”,一个似乎无所不能的群体,从明星吸毒、藏毒,到卖淫嫖娼、刑事案件等等,他们似乎无处不在但却无名无姓。

  众多明星栽倒在“群众举报”

  李代沫、王学兵、高虎、张耀扬、薛蛮子、黄海波、宁财神……正是2013年以来,这些曾经星光熠熠的明星或涉毒、或涉黄被警方抓获而曝光,隐藏在官方简短的案情通报中的“群众举报”引起了人们的注意。也正是由于落网的明星大多居住在朝阳区,热心的人们给举报者起了一个共同的名字:“朝阳群众。”

  今年2月15日,市民崔先生途经东三环附近,发现三名男子一直尾随在一位女子身后,行为较可疑,崔先生立即拿起手机,暗中拍下三名男子体貌特征,并打开“朝阳群众”APP应用程序上传照片提供线索。收到线索后,朝阳群众APP工作室立即将可疑男子的体貌特征及所在位置通报给周边相关派出所开展工作。根据线索通报,太阳宫派出所民警掌握确凿犯罪证据后,将三名嫌疑人控制,当场起获被盗手机一部。

  随着越来越多的嫌疑人栽倒在“群众举报”上,被简称为“BJCYQZ”(北京朝阳群众)的这一组织越来越被人们认可。事实上,“朝阳群众”关注的不仅仅在毒品案件上,大到杀人抢劫的刑事重案,小到卖淫嫖娼、黑车扰序等治安类警情,以及违法建筑、火灾隐患,都有“朝阳群众”举报的重要线索。

  每人心里都有一个红袖标

  朝阳区的潘家园社区毗邻著名的潘家园旧货市场和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人流量大、环境复杂。73岁的孙宗芬老人与老姐妹一起正在楼下巡逻。“一个没见过的小伙子提着不知道什么东西进了我们单元,我就问他‘你去哪儿啊’,他说到楼上,又说不出来去几层,我就跟着他上楼,后来发现是新来的租户。”孙宗芬说:“他要是有问题,我赶紧就得跟社区民警说。”说起来这些,老人打开了话匣子。“我活了73岁了,经历过苦日子,现在咱们这么好的日子我也过上了,为了这好日子,咱也要睁大眼睛,看住门,不能让坏人添乱子。”孙宗芬说,“儿子闺女担心我‘管闲事’挨打,我说挨打也得管,看到像坏人的我就要盯着他。”

  农展南里社区居民总数近一万人,只有两名社区民警,却保持着连续12年社区零发案的记录。“我们跟派出所所长有个‘热线’,发现问题打电话,10分钟内准到。”朝阳区农展南里社区治安巡逻员于小惠说。已经在这里居住了32年的她告诉记者,自己居住的这栋楼“每家每户我们都了解”。她说,协助民警看护小区是她这么多年来一直做的事情。“只不过现在,网友们给我取了个名字,叫做‘朝阳群众’。”

  社区民警王洋说:“整个社区注册的治保积极分子有100多人,但从我的实际工作情况来看,每一个居民都是我们预防犯罪预防案发的帮手,虽然他们身上没戴红袖标,但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红袖标。”他说,在社区中随便找一个住户,都是朝阳群众。

  朝阳公安分局人口管理大队副大队长韩春喜告诉记者,“朝阳群众”并不是近两年才涌现出来的,目前,朝阳区共有各类群防群治力量19万余人,其中实名注册的“朝阳群众”达13万余人,相当于平均每平方公里的地面上有277人。其中6万余名活跃的“朝阳群众”,平均每月向警方提供线索2万余条,集中反映涉及盗销电动自行车、街头诈骗、反恐、公共安全、涉毒类等线索。

  身穿红马甲、臂挽红袖标、胸前佩戴的志愿者上岗证,在西城50平方公里的辖区中,有这样一支由7万余名平安志愿者组成的群防群治队伍,他们大多年龄在58岁到65岁之间,其中女性人员占到了70%的比例,这就是“西城大妈”。

  一句话引起西城大妈警觉

  今年9月份,家住在新街口的李存梅和家人因为装修,一起到西城区新街口附近的一家酒店休息。本已安静的房间里却传来了隔壁房间打电话的声音。突然间,李存梅听到隔壁说:“我在北京呢,不敢让警察找着我……”她顿时警觉了起来,马上把情况上报了新街口派出所。新街口派出所的民警接到此情况线索后,立即派出附近的两名社区民警赶到现场了解情况。

  然而,当民警拿到隔壁男子章某的身份证核实时,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此时,民警观察了一下章某感觉好像哪里有蹊跷,民警再次举起身份证,将章某本人和身份证照片进行了对照比较。通过仔细辨认,民警终于发现了问题,章某的脖子左侧有一颗痣,而身份证的照片上却没有,民警怀疑章某可能有问题。在事实面前,章某最终供出了自己真实的身份。

  经民警进一步核实,章某被浙江省公安机关列为网上在逃人员。2010年6月至2011年2月期间,其陆续以筹集工程资金周转为名,向王某借款,王某通过网银转账等形式向章某汇款共计人民币2300余万元。之后,王某多次向章某催讨钱款,但章某拒不还钱,遂报警。而后,浙江省公安机关以涉嫌诈骗罪对章某进行立案调查,章某得知消息后自2015年6月起就一直外逃,途经江苏、山东、河北逃窜至北京。

  两年时间里,由于其弟弟相貌与其相似,章某便一直使用弟弟的身份证件在各地躲避警方的追捕。然而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章某千算万算,没想到被机警的“西城大妈”发现。

  群防群治力量的一张名片

  目前,“西城大妈”已经成为西城区群防群治力量的一张名片。这些“西城大妈”最主要的职责就是邻里守望和遇到异常情况时通风报信。今年以来,西城大妈共提供了各类线索万余条。

  据西城分局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西城大妈”的团队力量有7万余人,按照实有人口比例,每百人中就有群防群治人员5人。在这7万余人的群防群治队伍中,有5万余人都是实名注册的平安志愿者,其余人员则根据各自岗位,承担不同的职责。比如,停车管理员会对可疑车辆的情况予以关注;在京九线纵穿而过的广外街道,成立了“铁路护路志愿者服务队”;大栅栏街道多数小区火灾隐患集中,利用女性沟通能力强,容易深入的特点,组建了“社区女子消防队”。负责人说:“‘西城大妈’是谁?她是那个在你下晚自习路上在身后为你亮灯的卖消夜王阿姨,是那个爱串门、爱做饭、爱给人保媒拉线儿的闲人马大姐,是那个爱心满满收养了若干瘸腿狗、耷脑袋猫的吴奶奶,是那些天天护路守望平安的红袖标们,是帮你保管家门钥匙、天天唠叨你要锁好门窗、关好煤气,按时吃饭、按时睡觉的人们。”

  本版撰文 北京晨报记者 张静雅

朝阳区
新浪娱乐公众号
新浪娱乐公众号

更多娱乐八卦、明星独家视频、音频,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entertainment)

娱乐看点

热门搜索

高清美图

明星势力榜

票房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