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真的不是一根大号牙签?

这真的不是一根大号牙签?
2018年12月06日 16:34 扬子晚报

  “江苏大剧院·马林斯基剧院艺术节”渐入佳境,12月3日,有“指挥沙皇”之称的著名指挥家、马林斯基剧院艺术总监瓦莱里·捷杰耶夫,携剧院交响乐团在江苏大剧院倾情上演“马林斯基剧院交响乐团音乐会”,音乐会前,江苏大剧院公司总经理诸敏女士为他颁发了“江苏大剧院荣誉艺术顾问证书”。今年,也是他被中国乐迷唤作“姐夫”的第十年。

  高雅音乐不高冷,

  观众已经等不及要看《麦克白》了!

  此次音乐会上捷杰耶夫携马林斯基剧院交响乐团,完美演绎了法国著名作曲家莫里斯·拉威尔作品《达芙妮与克罗埃》组曲和俄罗斯著名作曲家穆索尔斯基作品《图画展览会》,两部作品均是作曲家代表名作,在世界交响乐历史上占据极高的经典位置。演出受到观众热烈欢迎,世界级指挥家的风采与世界一流交响乐团的倾情演奏,让在座一千五百名听众无不如痴如醉。观众表示:“一向以来以为交响乐是高雅到‘高冷’,真的亲身听到,却发现实际上非常动听,画面感极强。”实际上,此次音乐会两部作品,都与拉威尔有关,即便是穆索尔斯基原著的钢琴独奏曲《图画展览会》,也是由他改编为同名管弦乐组曲的。而他的作品中传递出带有印象主义风格的气质,也让演奏带上了强烈的冲击力和音乐造型感。演出的极大成功,也造成了本年度南京高雅音乐艺术演出的一个热点话题,也使本次艺术节最后的收官大戏——12月4日上演、同为捷杰耶夫先生指挥的马林斯基剧院版歌剧《麦克白》更加引人注目。

  被我们唤作“姐夫”的第十年,

  获聘“江苏大剧院荣誉艺术顾问”

  当晚演出之前,捷杰耶夫先生获聘“江苏大剧院荣誉艺术顾问”,同时他还收到了江苏大剧院代表南京众多观众赠送的充满亲切之情的礼物——中国国家一级美术师、江苏版画院原副院长陈超先生专为此次艺术节而创作的版画作品《捷杰耶夫像》。

  马林斯基剧院有着丰富的创作生产、经营管理、教育普及经验,捷杰耶夫掌舵这座艺术巨舰之后,更是将其进一步发展成为从艺术创作到剧目生产,到运营管理、经营推广各方面都极为成功的大型剧院之一。对于江苏大剧院来说,引进并合作世界一流剧院的优秀典范马林斯基剧院,并非仅仅为一次艺术节或几场重要演出,而有着基于江苏文化艺术事业发展、剧院发展方面更加深入的思考。见贤思齐,以此次艺术节为例,世界顶级演出,著名艺术家积极参与、创新的高雅艺术普及实践,使艺术节赢得了广泛关注。艺术节开票当天即收获百万票房,五场《天鹅湖》观众破万,更创造一天两演、当天剧院观众数量超过五千的纪录。

  我儿子钢琴弹得非常好,

  他最终也会成为一个音乐家

  捷杰耶夫有两个广为人知的称号:“指挥沙皇”和“不知疲倦的永动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当记者提到“平均2.8天就有一场演出,每年在世界各地指挥超过130场音乐”这个惊人的数据,他笑道:“其实也不是总有那么多演出。我希望自己是个超人,但其实有时候我也会想睡觉”。捷杰耶夫的指挥风格自成一家,他棒下的音乐节奏雄壮有力,且更强调大动态对比。他一般采用徒手指挥或非常规式指挥棒,他纤细的手指以及略有些神经质式的颤抖动作对乐队有着绝对的掌控力,已经成为他的个人标志为很多指挥家所竞相模仿,对于他手指的精确表现力观众往往表示惊叹,当记者问道如何保养他的“黄金双手”以及保持自己双手的手感和状态时,他眨着眼睛指了指自己的头笑着说:“我保护我的头其实超过我的手,指挥更需要的是头脑”。当大家好奇他今天带来的是哪一支指挥棒时,他连称“真是个好问题”,然后得意地拿出他传说中的“大号牙签”状指挥棒展示给记者,“就是它!”用“牙签”指挥成了这位伟大指挥家的标签式习惯,据说还有乐迷把特别制作的牙签当做礼物送给他。

  因为名字的谐音,捷杰耶夫被观众亲切地称呼为“姐夫”,对于这个称呼他连连点头,显然已非常适应和熟悉,“我知道,十年前在国家大剧院,观众喊我‘姐夫’,之后这个称呼就被一直叫下来了,哈哈”。这些年来,他没有间断与中国乐迷的音乐交流,他感慨中国各个城市的大剧院发展非常之快,他也听说中国很多孩子学习乐器和古典音乐,对此他也现身说法:“我的小孩也学音乐,我的儿子弹钢琴弹得很不错,应该说弹得非常好了。我女儿也在学弹钢琴,我觉得成为音乐家,这是个非常好的职业,不过我并不会要求小孩一定要成为音乐家或任何人,我不想给他们压力,希望他们能自然成长,毕竟现在的年轻人有很多不一样的选择”,不过最后他还是骄傲地强调道:“我觉得我儿子最终会成为一个音乐家”。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张艳 金琎/摄

新浪娱乐公众号
新浪娱乐公众号

更多娱乐八卦、明星独家视频、音频,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entertainment)

娱乐看点

热门搜索

高清美图

精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