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喉镜检查

一次喉镜检查
2018年12月06日 16:34 扬子晚报

  [宝应]周以耕

  1994年,我在料峭轻寒中着了凉,咽喉红肿发炎。高速运转的繁杂事务忙得我团团转,容不得怠慢休息,吞下几颗药片草草应付。数日后喉咙疼痛嘶哑,渐渐发不出声来。电话联系,业务洽谈,事务接待都离不开喉咙发声,把我急坏了。

  我在南京某歌舞团医疗室耐着性子扎针治疗20天,效果不佳。后转上海医院激光清除声带小结,结合药物治疗,讲话发音有所好转。但喉咙里明显存在异物,吞咽不适,非常难受。

  我又去南京一家医院五官科,竟也查不出异物,喉镜拍片没发现问题。折腾一圈,我唯有带着遗憾返回公司上班。

  我边工作边去县人民医院耳鼻喉科看门诊。先是挂大专家的号,渴望医生多点耐心帮我查出病因。然而,事与愿违,惯例性的应付式检查,其结果一切照旧,“没有毛病,你是神经过敏吧。”

  异物感在我的咽喉兴风作浪,难受的吞咽感觉还在恶化。我是不是得了什么绝症?查不出病因让人胡思乱想,影响全家人的情绪。

  一天上午,忍无可忍的我,再次来到县人民医院耳鼻喉科。趁着原接诊医生不在,悄悄坐到一位新来的年轻医生桌前碰碰运气。我如实叙述艰难不顺的求医过程,请他仔细地帮我检查一下,病因究竟在哪里。年轻医生在灯光下对我进行了一番检查,告诉我:“这次,我用间接喉镜为你做了初步检查,未见到异物。”见我一脸苦恼沮丧,年轻医生面带微笑,耐心地说:“有些部位一时查不彻底,不能断定没有异物存在。现在病人太多,等下班后,你再来一趟,我用直达喉镜帮你每个旮旯都检查一遍。你放心,有毛病一定会查出来!”

  下班后,年轻医生把我引进手术室躺在手术床上,他让我张大嘴巴,喷了麻药,通过手术镜检查喉咙部位。一遍、两遍,终于发现了异物!两个黄豆大的血泡卧陷在咽喉凹槽部位。他惊讶地说:“眼睛容不下沙子,咽喉凹槽里哪能容得下黄豆大的血泡?难怪你感觉不适!”这位医生拿来了细长的尖嘴钳伸进咽喉凹槽处,将血泡一一摘除,手术过程只用了一刻钟时间。术后,他细心地向我解释:“咽喉部的异物是会厌谷及梨状窝肉芽淋巴滤泡增生引起的,摘除后病就好了。”又细心叮嘱:“三个月后,你来复查一下!”

  折腾我多日的痛苦,年轻医生手到病除;笼罩全家的阴霾瞬间烟消云散。从他晃动的胸牌上,我知道,他的名字叫——郝林!

  整整二十四年过去了,我再没发生过咽喉疾病,发声、吃喝、吞咽一切正常。

  我与郝林医生因这场病相识,我崇拜他的敬业精神,感谢他对患者负责的态度。由此,我们竟成了忘年交。

  “医患情缘”有奖征文,由江苏省卫生健康委员会与扬子晚报联办。欢迎投稿yhqyzw@126.com

新浪娱乐公众号
新浪娱乐公众号

更多娱乐八卦、明星独家视频、音频,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entertainment)

娱乐看点

热门搜索

高清美图

精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