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秧歌队”

又见“秧歌队”
2019年01月10日 07:54 扬子晚报

  [南京]张长宁

  当落日的余晖洒满波光粼粼的暹粒河时,西哈努克行宫前的广场镀上一层红晕。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陆续涌向这里,柬埔寨暹粒的跨年夜庆典就将举行。忽然,广场的尽头出现一阵骚动,音响里传出的中国舞曲《大秧歌》。喜悦的旋律像巨大的磁力吸引着人潮。我踮脚望去,多么熟悉的身影,正在“搭场”的果然是她们!

  三天前,我在广西南宁吴圩国际机场候机时,惊见一支由大妈、大婶们组成的旅行团也在4号候机口等待出发。团员们一身秧歌队的“标配”:墨镜脑门戴,脖围红纱巾,鼓槌腰间插。

  与这支人马同机飞往同一目的地,我免不了替大妈们担忧:柬埔寨是以小乘佛法为国教的国度,而吴哥古迹又是世界最大的寺庙之城。凡去游览寺院的游客都被约法三章,不允袒胸露肩,不许穿红戴绿,不得载歌载舞。大声喧哗都会被没收护照,无论国籍。

  西哈努克行宫正门面对的广场,也侧对着佛教圣庙姐妹寺。在这广场举行跨年夜庆典,是否允许劲歌曼舞而不受清规戒律的约束?

  看来我是多虑了。此时月明风清,音箱里传出“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白毛女》舞曲,更令人神清气爽。浓妆艳抹、红衣绿裤的大妈们,正手摇花扇表演民族舞。她们的领队、一位老帅伯也在,正负责舞台监督。

  我挤进了秧歌舞圈内场,发现秧歌队的人数已翻番。随着《小苹果》舞曲响起,老帅伯忙不迭地把一排头戴帆船帽、脚蹬半筒靴的戎装“女兵”送上场。她们表演的是“北京水兵舞”,那节拍、那舞姿、那音响,博得里三层外三层的粉丝们一阵阵喝彩声,几位老外观众也跟着手舞足蹈嗨起来。

  我这才发现,广场中心又多出了几处即兴舞场。有当下十分流行的法国斗士舞,非洲大陆的疾步踢踏舞,韩国的游客则以抖音伴奏表演骑马舞,最吸引人眼球的,当属当地舞蹈学校学员们表演的阿卜娑罗舞,这种在吴哥浮雕中出现的舞姿,在此得以再现。而国际游客们正是通过如此即兴互动的嘉年华,拉开了跨年庆典的序幕。

  由于我得去赶夜游洞里萨湖的客船,不得不与老帅伯握手辞行。互道珍重时,我问他,打算在这里狂欢到何时?他指着身旁一叠塑料垃圾袋,淡淡地说,已约定所有同伴,预备在跨年晚会散场后学雷锋做好事,齐心合力将这个广场活动中所产生的垃圾清理掉,以此行动迎接中南半岛新年的曙光。

大秧歌小苹果
新浪娱乐公众号
新浪娱乐公众号

更多娱乐八卦、明星独家视频、音频,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entertainment)

娱乐看点

高清美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