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子读写网投稿

扬子读写网投稿
2019年03月13日 07:59 扬子晚报

  小学生作文

  遇见“智慧”

  南京市琅琊路小学三(3)班 曹锦倬

  今天放学后,我在汽车上睡着了。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走在南京城西干道的马路上。

  我好奇地看看周围,突然在人群中看到了一个特别的人,他顶着秃脑袋,胡子乱七八糟的——那不是大哲学家苏格拉底吗?只见他一会儿拉着一个人辩论着什么,但是人们并不理会,只是奇怪地看看他。他也不介意,不紧不慢地走在人行道上。要知道,我可是做梦都想和大哲学家辩论的。于是,我立即向苏格拉底飞奔过去。

  我气喘吁吁地跑到苏格拉底面前叫他时,他奇怪地问我:“人们都以为我是乞丐,你怎么认识我的?”“我在《漫画名人传》看到过你的画像呀!”我大声地回答。苏格拉底哈哈大笑起来,对我说:“来来来,你说说,什么是美德?什么是真理?”他滔滔不绝地对着我发问,把我想问他的话全部盖过去了。这时,他的身边突然又出现了一个英俊的青年,我再次惊得瞪大了眼,竟然是柏拉图,我记得他曾经说过,“我们存在于理念的世界里,所有事物都是理念的反映。”我忙趁着苏格拉底还没来得及发问,赶紧和柏拉图辩论起来:“如果我们班上有个同学没有做作业,难道他可以告诉老师,‘今天的作业我已经在理念世界里写过了吗’?”

  “曹锦倬,曹锦倬,到了!”咦,苏格拉底和柏拉图怎么不见了,眼前出现了爸爸的脸。“爸爸,我遇见了‘智慧’。”因为爸爸告诉过我,哲学是智慧之学。

  其实这一切只是我做的一个白日梦。

  我爱哲学,我希望拥有智慧。

  指导老师 童如明

  摘草莓

  南理工实验小学四(1)班 易元媛

  春姑娘来了,我和爸爸妈妈开启了春天的旅行,去南京溧水区的傅家边摘草莓。

  早就听闻傅家边采摘草莓人气爆棚。今天我终于有机会一探究竟啦。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道路两边又白又长的大棚,看上去像一条条胖乎乎的白龙卧在田野里。走进大棚,哇,一股热浪迎面扑来。放眼望去,一垄一垄的草莓秧子排列得整整齐齐,好像一排排士兵,等着我来检阅呢!我弯下腰,用手托起一丛草莓,好可爱呀。有的红透了,好像一个小女孩羞红了脸颊;有的半红半白,宛如红鲤鱼的肚子,上面红,下面白;有的草莓还没完全成熟,散发出青色玉石般的色彩;还有的开出一朵朵的小白花,中间露出嫩黄的花蕊,好似花仙子的白色裙摆。

  我摘下一颗红透了的小草莓,把它放在手心细细端详。它头戴一顶翠绿色的草帽,身穿一袭红袍,上面还装饰着细密的“芝麻点儿”。我迫不及待地把它送进了嘴里。嗯,咬上一口,酸酸甜甜的汁水充盈着整个口腔。我觉得它比我之前吃过的任何一颗草莓都更甜,因为这颗草莓是我亲手采摘的呀!

  不一会儿,我的篮子里装满了红艳艳的草莓。它们一颗一颗“你挤我我挤你”地躺在一起。我竟没发现自己脑门儿上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滴。我提着满满一筐的草莓,深深感受到春姑娘的“造物之美”,同时也收获了丰收的喜悦。

  指导老师 何莉

  我是“牛奶强盗”

  常州市实验小学教育集团

  平冈校区六(7)班  蒋琳熙

  童年时期,谁都干过不少趣事,只要一被提起,大家便会不约而同地捧腹大笑。直到现在,想起这些事的我,还是会忍不住笑出声来呢!

  记得有一年,我在亲戚家玩,看见大人们个个都喝牛奶,可把我馋坏了,但是,没有一个人来给我牛奶,怎样才能成功喝到呢?我绞尽脑汁,突然,一旁电视中的情节吸引了我:一群土匪凶狠地向百姓索要钱财,百姓因为惧怕纷纷妥协。对啦,我可以当一个“牛奶强盗”,让大人乖乖交出牛奶!

  我瞄准了第一个对象:爸爸。我努力假装一副凶悍的样子,拧着眉,瞪圆眼睛,把爸爸拖到椅子前,学着大人的语言吼:“坐!坐!”爸爸不知道我在干什么,一脸疑惑地坐下。我便觉得爸爸是怕了,迫不及待地夺过爸爸手中的牛奶,咕嘟咕嘟地喝了个精光。牛奶甜甜的,还有一股香味,真好喝啊!我一甩头,把空瓶子塞回爸爸手中,模仿那土匪老大的样子,将小手潇洒地一挥,舔舔嘴说:“你,走吧!”爸爸还没反应过来自己被“打劫”,就哭笑不得地被“强盗”赶跑了。我尝到了甜头,便四处“敲诈”,不亦乐乎,喝得满嘴满手都是奶渍。大人们纷纷明白了我的企图,都哈哈大笑,连忙向我“供奉”了自己的牛奶。我大口大口地享用了起来,都顾不上擦嘴,样子滑稽极了,却还真以为自己成了老大呢!

  我心满意足地咧开了嘴,自以为霸气地一笑,大人们再也憋不住了,个个笑得直不起腰来。那时的我根本不会分辨大人笑声的含义,便大步流星地走开,留下了一个故作深沉的背影。

  这件趣事只是我童年的一个小插曲,这段美丽时光中的趣事是说不完的,它们像一个个欢乐的小精灵,陪伴我快乐地成长!

  中学生作文

  雨后彩虹

  太仓市第二中学初二(10)班 饶佳宁

  夏日炎炎,晴空万里,蛙鸣蝉噪。  

  同学贪玩,上蹿下跳,摔折了手,打了石膏,里三层外三层的裹得严严实实。他却将这当作英雄的象征,四处“展出”,俨然将这当作“文物”。

  老师念在他行动不便,于是便想找人帮他从食堂带饭。从食堂到教室不足三百米,明明是顺便之事,但是班里却鸦雀无声。我想就是举手之劳,助人为乐罢了,便举起了手。

  送饭的路途十分顺利,可我前脚刚迈进教室,天空便“变了脸”——乌云万里,雨点儿落。雨滴敲打着白墙黑瓦,“嘀嗒嘀嗒”是一曲江南轻音乐。我站在窗前静静地看着,等待着他吃完饭,好去还餐具。同学刚吃完,我便左手持伞,右手拿盘,向着食堂前进。

  走到走廊,不巧遇到了用餐完后返回的人潮。我奋力前行,却终究抵不过那人潮汹涌,被“涌”出走廊。稍作休整,我发起了“总冲锋”,一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阵势,一手高举餐盘,一手“拨开”人潮,高喊着:“麻烦让一下,麻烦让一下,谢谢。”乘风破浪,披荆斩棘,总算“游过”这“五米人海”。

  天公不作美,雨越下越大,“噼里啪啦”奏成了一曲交响乐。看了眼天空,我毅然撑开伞,走向食堂。我走着,雨儿下着,不久,便见到一只“拦路虎”。

  这是学校路面上的一个低洼处,里面积满了水。这浑浊乌黑的污水,仿佛深不可测,似深渊横卧在路中央,似楚河汉界分割两岸,仿佛遥不可及,但我相信自己可以做到。我后退了几步,注视着“对岸”,深吸一口气,奋力冲刺,起跳,似刘备跃过阔数丈的檀溪般跃过了“深渊”,来到“对岸”。我险些入水,但我做到了。

  雨仍然下着,打湿了我的衣裳,浸透了我的鞋子,雨滴像个顽皮的孩子将伞篷当作滑梯滑下,雨滴越积越多,似一窝蜂地顺着伞柄流淌进我的衣服,凉凉的又痒痒的。这感觉让我忘却了手中还有餐盘,一心想着将其擦拭。我伸手正要去擦,“啪“的一声餐盘摔落。我愣了几秒,当我缓过神来,心中情绪交织,灰溜溜地将“现场“清理干净,灰溜溜地跑进了食堂。

  我完成了任务,虽然雨打湿了我的衣裳,雨浸透了我的鞋子,但同学向我表示感谢,助人为乐的快乐充满了心。

  望着雨后彩虹,我的心中也不禁升起了一轮彩虹。    

  指导老师:朱丽华

  庐山之巅有东坡

  南京市第一中学高一(6)班  戴哿

  怀中的《苏东坡传》书香未散,眼前的庐山氤氲依旧,我孤身立于庐山之巅,品“回首向来萧瑟处”之寂寞,悟“也无风雨也无晴”之洒脱。

  轻轻吹响别离的笙箫,悄悄离开深爱的故乡。欲问那过客去何远方?庐山的巅峰,我心的东坡。与故居离别之际,正值金陵盛夏,似练的千里澄江比往日多了些许狂暴,古城的稳重大气在这狂暴的冲击下略显紊乱。于是我开始逃离,逃离到一个可以避去暑气,避去浮躁,重归真我的地方——庐山。

  这里古树参天,盘虬卧龙;这里细水长流,源源不断;这里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这里有“飞湍瀑流争喧豗,砯崖转石万壑雷”……而与美景相伴的自然是书,带一本书去旅行,一如同古之圣贤遨游,判天地之美、析万物之理、享造化之藏。虽莫可遗世独立、羽化登仙,但能悟俗之所在,补心之所缺。古之贤者千千万,我却独独选了一个丰富的“人”——苏东坡。或许云游庐山与李白同行更适宜,然吾之境界之低劣,与九天堕凡尘之谪仙游,可乎哉?

  漫步庐山之中,徜徉书海之内,逍遥尘世之外。飘渺的云雾,带我施施然走进那个重文轻武的年代,看那个伟大的灵魂降于一介无力的书生之躯,手持三尺银毫却挥不出一世浮华,心系国家却诉不出一腔热血。但苏轼会因此步入大多迁客的后尘吗?不!贫瘠的年代亦有精神的膏腴,曲折的道路亦有人生的旅店,苏轼找到了自己精神的栖所,是东坡,亦是这苍穹下的一花一草一木……

  倘若梦中一相逢,一转身已万水千山。乌台一梦已然逝去,苏东坡不再因为生活的辗转而迷失最初的自我,他开始学会自我排遣,学会随遇而安,学会洒脱放达,学会不羁红尘。他奉行“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的圭臬,在无数人畏如蛇蝎的坎坷人生大道上吟啸徐行,看世间百态,悟人生真理。正是因为苏轼在风雨之中始终紧握手中的横杆,秉着“任时光推我,我自横舟”的坚定信念与淡然心态,才造就了其旷古奇才之名、万古贤者之威。

  在半分人间烟火,半分天上宫阙的庐山之巅行走,我遥见东方那一抹鱼白之处,东坡的诗意画卷正徐徐展开……

  宁静的早晨

  南师附中高一(8)班  陈冀轩

  大地还笼罩在深沉的夜色里,世界像混沌初开一般安静得可怕。床边木框的推拉窗很斑驳,风一吹便会吱呀作响。从那里看出去,暗红色的朝霞刚刚打破了远处深山的轮廓,火华便一骨碌爬了起来,麻利地穿好了衣服,往常她留恋的被窝今天也再不能吸引她。

  推开低矮的小木门,火华惊讶地发现,姥姥已经起来了,正在门口第无数遍检查行囊。今天是开学的前一天,一整个暑假,火华都在期盼着却又担忧着这一天的到来。暑假前的中考,火华如愿考上了县里的重点中学,这对山里的孩子来说,是何等的不易,又是多么大的殊荣!姥姥比她还要高兴,不要说是左邻右舍,就是同村居民,姥姥也逢人便说火华有能耐,那得意洋洋的神情,真像是中了头奖一般。

  火华用最快的速度把自己收拾妥当,姥姥在门外不停地催着她赶早出发。火华环顾四周,打量这间为她们遮风避雨的小屋:脚下是不太平整的水泥地,头顶上吊着一个已到垂暮之时的灯泡,屋内摆放着一张木桌两把椅子,角落里是供给她们一日三餐的灶台。火华发现,一把自己的东西都打包带走,这间本就空荡荡的小屋仿佛立刻冷清了许多。这么多年,火华和姥姥一起生活,虽然日子过得清贫了些,可她们都很快乐。火华每天去村里的学堂念书,姥姥就去镇上的集市摆摊,卖些她自己手工制作的小玩意,生意不算好,可也足够祖孙二人过日子了。

  火华跟着姥姥往村口走去,小路狭窄且蜿蜒。张二伯的车正在村口等着。今天他恰好要去县里办事,姥姥早就拜托了张二伯,要搭他的顺风车。张二伯驾着平时运蔬菜的平板车上,载着火华、姥姥以及那好几大包行李。火华惊觉,不知曾几何时,姥姥的头上满是白发,原本利落的步履也变得颤颤巍巍。火华一直劝姥姥送到村口就行,可那固执的老太太坚决不听,非得和火华一起去县里,自己再辗转乘车回村。火华也不再劝说,她明白,姥姥只不过是想多送自己一程。

  从录取通知书一发下来,火华就开始担忧。担心那笔对她们来说是巨款的学费从何而来,担心没了自己陪在身边,姥姥该怎么办。很快就会入冬,这对终年劳作落下了风寒的姥姥来说,是个不小的灾难。没有火华在身边照顾,姥姥的这个冬天,会不会比以往更加难熬?钱的事情倒是很快解决了,姥姥从老旧的大衣柜里翻出一个铁盒,一打开,火华就惊呆了。一摞摞硬币和一元几角的零钱被码得整整齐齐,加在一起倒也有不小的数目。据姥姥说,那些都是她这些年摆摊的薄利和低保钱。

  木板车颠簸着前行,火华和姥姥在车上摇摇晃晃,路虽长,却也越走越宽阔。平时对火华千叮咛万嘱咐的姥姥,这时却不说话了。火华凝神看着道路两旁的景色,不想错过一草一木。她看见了细水长流的小溪在安静的流淌,金黄的麦田整齐地抚着微风,绵延的山川有着挺拔的身影,蓝的天,白的云,从前,火华从未发觉,这里的一切如此叫人心驰神往。

  突然,火华的目光落在了姥姥的脸上,那再熟悉不过的面容。细小的皱纹爬上了她的额头,肌肤也日渐松弛,不复往日细腻。就是这个人,给了火华读书的机会,给了火华现在的生活,给了火华一个家。火华又想起小学时的一件事。那时的火华刚上学,学习就特别好,家长会上老师对火华赞赏有加,姥姥听了特别开心。散会时,旁边一个男孩子的家长随口说到:“女孩子读书那么好有什么用?以后走了就不会再回来了。”姥姥当场就发了火:“那我才高兴呢!不走出去,难不成留在这里种地?”

  现在,火华真的要离开小村庄,离开姥姥了。

  火华望着姥姥日益衰老的脸庞,在心中暗下决心,一定要努力念书,给姥姥更好的生活。

  是的,火华的离开不是为了摆脱深山的束缚,而是为了强大自己的羽翼,更好地归来,有能力去遮蔽姥姥这不易的人生。

  路旁的农户们都已经开始工作了,早晨的阳光洒在火华头顶,很温暖。一天的忙碌开始了,世界变得喧嚣起来,木板车还在前进着,眼前的景象越发热闹起来,等待着她的是崭新的生活。

  火华却觉得,这个令人难忘的早晨,更加宁静了。

新浪娱乐公众号
新浪娱乐公众号

更多娱乐八卦、明星独家视频、音频,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entertainment)

娱乐看点

高清美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