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道》里演知识分子 范伟称已做被人恨的准备

《长安道》里演知识分子 范伟称已做被人恨的准备
2019年11月13日 11:04 新京报

表演就像挖井,挖得越深水越甜、结果越好。这是个很笨的办法。

范伟《长安道》剧照范伟《长安道》剧照

  范伟[微博]回来了!在2016年凭借电影《不成问题的问题》荣膺金马奖最佳男主角之后,他开始放缓节奏,鲜少再看到他在大银幕作品中独挑大梁。

  直到即将在本周上映的、根据海岩小说《长安盗》改编的电影《长安道》中,范伟再次回归大众视线。

  采访中的范伟话不多,没有什么妙语连珠,似乎光环与著名演员的身份与其无关,他反而更享受平和的生活状态。

  角 色

  “所谓的真相,就是你认为的真相,你们认为的真相,我认为的真相。结论是,这个世界没有真相!”

  在电影《长安道》片尾,范伟站在空荡荡的演播厅里演绎了一段歇斯底里的独角戏,不同于以往的小人物形象,这一次范伟饰演的万正纲是一名历史学教授、电视台《唐史讲坛》节目的主讲人,一个实实在在的知识分子。

  “我也曾怀疑过他”

  海岩所著的《长安盗》讲述的是女刑警赵红雨与其父亲万正纲在卷入贞顺皇后敬陵失窃案后发生的一系列错综复杂的事件。导演李骏[微博]想来想去,觉得范伟是最适合扮演万正纲的。

  但在刚刚接到这个角色时,范伟心里也不免怀疑:“我当时怀疑这个人,他的行为很反常,为了所谓的名利面子间接把女儿害了,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呢?”而打动范伟的,也正是这个角色身上的多面性。

  “自私、极端是根”

  在李骏看来万正纲就是一个极端自私、特别注重自己形象和学术地位的人,这也让范伟找到了角色的逻辑,到了现场就只用解决拍摄的技术问题,整部戏越演越顺:“他一极端就好办了,我能找到他所作所为的根,他总想站在学术舞台的中央去控制别人,就像是在两个三维空间游走的精神分裂症患者,不管他是好人还是坏人,但他有他的无奈和身不由己。”

  片中,万正纲与女儿赵红雨的关系非常特殊,女儿恨父亲抛下自己和母亲,重逢后不惜恶语相向。而父亲希望用自己的方式补偿女儿,但为了捍卫名利,也需要去隐藏很多事情。

  父 女 情

  “有人能理解有人会恨他”

  对范伟来说,这是他表演生涯中的一个新挑战,有多场戏需要情绪爆发,在体力和心理上都是极大的考验:“上映后,这个角色肯定会引起争议,这是好事,经历过的人能理解,没经历过的人就会痛恨,见仁见智,反正我把他演好了。”

  和焦俊艳[微博]首次演父女,范伟说,俩人没有经过长时间的接触,就每天对剧本,相处时间也比较少,偶尔互相送点小吃。“角色上来说,我们都不是扁平的,像最后那场对手戏,她的目光、泪光全都到位了,也有对父亲的爱和挽回”。

  ●惯例

  尽管这次的角色很复杂,但范伟也没有去看原著,这是他一直以来的习惯:“我面对的是电影剧本,是电影中的人物,我怕看了原著后塑造的人物会受想象干扰,我敢肯定剧本会把好的东西改编过来,该删的、该加的,这是导演和编剧的事儿,作为演员老老实实把人物演得淋漓尽致就好。”

  ●破例

  不过,在筹备《长安道》期间,范伟也算是破了一次例,“我这人平时挺不愿意跟人交流的,想着尽量别打扰别人。但在这个阶段变得特别迂腐,那会儿导演在西安勘景,我在北京看剧本、捋逻辑,也不管别人在忙与否就直勾勾地一个微信过去,一两个月下来我们对话里全是60秒一串的微信语音(笑)。”

  ■ 新鲜问答

  演戏像挖井

  新京报:这两年你的拍片节奏放缓了,是刻意在调整节奏,还是选片没特别满意的?

  范伟:都有,选片的话一般太重复就不会演了,但类似于疯魔类的角色只要不一样还是很吸引我的。我现在特别希望演大喜大悲的角色,像《美丽人生》那种,用一个喜剧的方式来演一个残酷的故事。

  新京报:很多人评价你的表演是“骨灰级的”“专业的”,你怎么看?

  范伟:你说我算专业,我真不是(笑)。其实我对每个行当都是一脚门里一脚门外,演小品时演电视剧,演电视剧时演电影,没什么专业性。只是觉得既然接了这个角色,就死磕到底。表演就像挖井,挖得越深水越甜、结果越好。这是个很笨的办法。

  新京报:这几年,现实主义题材的作品在市场上很吃香,你期待观众看到《长安道》后会有怎样的反馈?

  范伟:我很忐忑,已经做好这个人物会引起争议的心理准备了。

  采写/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责编:隐)

新浪娱乐公众号
新浪娱乐公众号

更多娱乐八卦、明星独家视频、音频,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entertainment)

娱乐看点

热门搜索

高清美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