戛纳电影节总监:选中国片谨慎 胡歌新片会正常放

戛纳电影节总监:选中国片谨慎 胡歌新片会正常放
2019年05月16日 15:21 新浪娱乐
Thierry Fremaux Thierry Fremaux

  新浪娱乐讯 72届戛纳电影节将是明星璀璨的一届。在4月公布入围影片后,影片得到媒体的积极反馈,对于大师明星新作纷纷亮相,人们报以期待。与此同时,作为电影节重要组成部分的新闻媒体报道大军,今年将面临不小的变化,整个排片放映程序发生重大改变,原本为媒体安排的早间首映场被取消。

  其实从去年开始,戛纳就不断有新举措,为了和媒体有效沟通,在戛纳电影节开幕式前夜,出乎意料地临时安排了电影节总监弗雷茂的新闻发布会。今年情形同样,虽然距离影展开幕还有一天半时间,提前来到戛纳预热的记者们还是坐满了新闻发布会现场,倾听电影节掌门人答疑解惑。

  戛纳感谢塔伦蒂诺的忠诚

  对于戛纳老朋友、昆汀·塔伦蒂诺新片《好莱坞往事》终于如期搭上戛纳末班车,弗雷茂赞誉不绝:“塔伦蒂诺是这个时代最重要的导演之一。在戛纳电影节历史上,昆汀也一直是我们的朋友,3月末看片的时候还没有完成后期制作,赶上影展可以看到昆汀对戛纳的忠诚”。弗雷茂承认选择影片也会考虑到媒体关注度,同样,无论是阿莫多瓦或者马力克,也都是媒体热点,一半名导一半新人是戛纳选片原则。他介绍作为昆汀的第9部长片,这是一部讲述电影的作品,是导演儿童记忆中的好莱坞。不过,虽然今年是《低俗小说》25周年纪念,这却并不是选片时的考虑。弗雷茂还透露,另一部入围片、柯西肯的《宿命·吾爱:第二部》也还在紧张赶制中。

  2018年戛纳电影节签署5050/ 2020男女平等协定,今年的改变?

  Me too 运动以来,电影界的男女平等问题一直备受关注。2018年,戛纳电影节上,82位女性电影人(戛纳电影节历史上一共有82为女性入围官方单元)登上红毯,支持女性平等运动,今年,弗雷茂用数字告诉大家,戛纳电影节正在朝着平等方向大步迈进:电影节的管理人员中,巴黎总部的女性更多 ; 戛纳的评委名单上,分别由两位女士和两位男士担任评委主席 ; 甚至连开幕影片都是平等对待,主竞赛单元由贾木许开幕,一种关注单元就选择了女导演莫妮亚monia choukri。

  弗雷茂特别强调一点,人们不应该将男女平等问题和电影节选片混到一起。这上面并没有性别平等之说。他回忆阿涅斯·瓦尔达憎恨被人介绍是女性导演,因为并没有男性导演之说。电影节也不会因为是女性导演就选择影片入围,这对电影节来说也缺乏尊重。不过,确实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女性导演进入选片阵容。他解释本届电影节海报上的画面,想要传达的,也是女性可以站在男性肩膀上来拍摄,并且也有男性愿意伸出肩膀。

  今年尤其突出的是,在短片和电影基石单元有了更多女性,而她们代表的是电影的未来。今年,人们还看到北非和黑非洲的新一代电影人中,有很多女性出现。对于此前人们对戛纳电影节性别问题作出的抨击,弗雷茂再次回击,戛纳仅仅是电影链条的末端,上游还有电影学校、电影工业等等,他们也应该承担起责任。

  回击对阿兰·德龙被授予荣誉金棕榈的抗议:我们不是颁发诺贝尔和平奖

  针对戛纳将今年影展荣誉金棕榈授予阿兰德龙的决定,美国“女性和好莱坞”协会提出抗议,她们发起网上签名活动,要求取消将荣誉金棕榈颁给阿兰·德龙。请愿发起人、协会创始人Mellissa Silverstein对《综艺》表示,对戛纳表彰一个“承认打过女人耳光,同时认为同性恋是反人性”的人很失望”。此外,阿兰·德龙和法国极右派领袖的友情也遭到诟病。截止13号周一,请愿已经收到了超过15000个签名。

  法新社记者在新闻发布会上提出这一事件,原本对此不想过多表态的弗雷茂最终给出了犀利又态度鲜明的反击,获得记者鼓掌。他表示:“戛纳不是颁发诺贝尔和平奖,而是对电影职业生涯的致敬,我们奖励的是演员阿兰德龙。阿兰德龙有表达自己的自由。在今天,致敬某人会很难,因为总是有政治警察在那里审判。无论发生什么,总会有人对他的一生进行放大镜式的审查,要知道悖论在很多人事上都存在。这个签名是由美国人发起的,美国人完全可以就气候等问题发起其它更多的签名,戛纳并不需要对政治完美承担责任”。

  此外,当有中国记者问到柏林电影节张艺谋《一秒钟》撤片事件对戛纳选择中国影片的影响时,弗雷茂坦承,了解到柏林发生的事情后,为了避免类似遭遇在戛纳重现,电影节选片上会考虑这一点并谨慎确认参选的可能。他表示如今官方单元入围的两部中国影片(注:《南方车站的聚会》《六欲天》)都没有问题,已经获得许可证将会正常放映。(刘敏)

(责编:Koyo)

新浪娱乐公众号
新浪娱乐公众号

更多娱乐八卦、明星独家视频、音频,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entertainment)

娱乐看点

高清美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