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师》"老白"二获托尼奖 却没正经学过表演?

《毒师》"老白"二获托尼奖 却没正经学过表演?
2019年06月10日 18:00 新京报

第73届托尼奖颁奖结果出炉,《绝命毒师》“老白”布莱恩·科兰斯顿夺得最佳话剧男主角,这是他第二次拿下托尼奖最佳话剧男主了。

“老白”布莱恩·科兰斯顿(图片来源:新京报) “老白”布莱恩·科兰斯顿(图片来源:新京报)
《绝命毒师》剧照(图片来源:新京报) 《绝命毒师》剧照(图片来源:新京报)

  北京时间6月10日上午,第73届托尼奖颁奖结果出炉,布莱恩·科兰斯顿(《电视台风云》)夺得最佳话剧男主角,这是他第二次拿下托尼奖最佳话剧男主了,在2014年,科兰斯顿就已凭借《一路到底》夺得该奖项。

  比起布莱恩·科兰斯顿这个名字,“老白”这个称呼在中国观众口中更为响亮。这位美剧《绝命毒师》中身患肺癌的高中化学老师,除了教书育人,他制造纯度为99.3%的高端冰毒,最终结局走向死亡。布莱恩·科兰斯顿凭借这一角色拿下艾美奖剧情类剧集最佳男主角“三连冠”。就在事业达到顶峰的时候,他又转战百老汇舞台,再次一鸣惊人,58岁摘得托尼奖最佳话剧男主角,今年63岁的他又再次拿下该奖项。从电视圈到舞台剧,再到电影,他用实际行动诠释了什么叫大器晚成,似乎离实现大满贯只剩一座奥斯卡了。

  A 差点当警察,因一个吻对表演开窍

  1956年,科兰斯顿出生于洛杉矶,有一个年长几岁的哥哥,父亲是个偶尔串串戏的业余拳击手,母亲是一位广播声优。童年时期的科兰斯顿生活有些动荡不安,12岁时父亲离开了家,之后基本就没有见过他。父亲走后,科兰斯顿的母亲经常酗酒,靠食品救济券勉强拉扯着兄弟二人。最窘迫的时候,科兰斯顿和哥哥被母亲寄养到远在德国的祖父母那里,家里的房子被拿去做了抵押。祖父母非常严厉,不允许他们看电视,还要做家务。这些不幸的童年经历给科兰斯顿幼小的心灵造成了不小的伤害,也让他比同龄人更加早熟。

  高中毕业后,科兰斯顿选择去当警察。这个选择很大程度上缘于童年时期缺失的父爱,一个警察穿着制服,拿着枪,这种对于权威的向往正是科兰斯顿对于父亲形象的强烈渴望,童年的经历直接影响了他以后决定成为什么样的人。科兰斯顿报考了当时洛杉矶警察局的“青年训练计划”,终于从加州卡诺加帕克那个小地方逃了出来。两年之后,他以优等成绩从警察培训学校毕业,如果按照正常轨迹发展的话,他应该成为一名加州片警。

  或许是因为从小受家庭熏陶,对表演的兴趣在此时突然冒了出来,科兰斯顿私下报了一个戏剧班,他的职业道路也由此扭转。戏剧班第一天上课时,老师安排的第一个课程就是要让每个学员与自己的表演课搭档接吻,当时科兰斯顿的搭档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他内心很想吻那个女孩,但又不好意思。正在他犹豫不决时,女孩主动亲上了他的嘴唇,这一大胆举动让科兰斯顿呆住了。下课后,他鼓足勇气约女孩一块吃饭,结果对方说,不好意思,我已经有男朋友了,科兰斯顿忽然感觉一下子开了窍,原来刚才那只是在表演,就算接吻也只是工作而已。他这才下定决心走上表演的道路,对自己说:“再见了,警察。”

  B 20年龙套经历,汤姆·汉克斯为他争取角色

  不是专业表演科班出身,又没有汤姆·克鲁斯那样的颜值,科兰斯顿最开始的演绎之路并不顺遂。早年,他接拍了大量产品广告,种类五花八门——止疼片、痔疮膏、咖啡伴侣、调味酱、游戏机等,来者不拒。之后他开始在大量美剧中跑龙套,碰运气。1983年,他在美剧《Loving》中客串了一个小角色,但三季过后,就被炒了鱿鱼。

  进入到1990年代,科兰斯顿的事业开始有了些起色,在经典美剧《宋飞传》中,他客串的无节操牙医令人印象深刻,在电影《拯救大兵瑞恩》中,他饰演给汤姆·汉克斯派任务的独臂军官,而这个角色也是汤姆·汉克斯为他争取来的。

  2000年,在经历了近20年的龙套生涯之后,科兰斯顿算是迎来了一个比较重要的角色,在美剧《马尔柯姆的一家》中饰演老爹哈尔,这个角色为他带来了三次艾美奖最佳男配角提名。虽然没有获奖,但他却收获了不少观众缘,并且很多剧本邀约也纷至沓来,大多数都是与老爹哈尔这个角色接近的爸爸形象。稍微有了一点话语权的科兰斯顿决定要做出一些改变,对一些角色说“不”,直到他遇到了另一个老爹形象——《绝命毒师》中那个患有轻度脑瘫儿子的父亲沃尔特·怀特。

  C 《绝命毒师》艾美奖三连冠,事业达到巅峰

  起初,《绝命毒师》的剧本在Showtime、FX、TNT、HBO等多家电视台的高层手中辗转,却都被扔到了垃圾箱里,因为“没人愿意看一个中年大叔在新墨西哥州贩毒的故事,而且还是个大反派” 。最终剧本落到了美国基本有线频道AMC的高层手上,他们觉得这个剧本有意思。不过,AMC高层最初心中属意的沃尔特·怀特人选有两个,一个是曾出演过《空中监狱》《致命ID》的约翰·库萨克,另一个是出演1998年版《哥斯拉》的马修·布罗德里克。好在这两位演员都拒绝了角色的邀约,这时制片人兼导演之一的文斯·吉里根,想起之前在《X档案》中合作过的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演员,这个演员就是科兰斯顿。

  首次在一部剧中挑大梁,科兰斯顿不负众望,精准地演出了“老白”这个角色善恶交织的复杂性,“坦诚讲,每个人内心都有黑暗的东西,作为演员要做的就是承认这一点,并将自己暴露在这些黑暗心理面前,然后由观众来决定要不要接受这一切”,科兰斯顿说,“演这部剧最大的满足感来自于沃尔特·怀特这个角色的广度,需要在情绪维度上做极大跨度的表演,因为这个角色有许多相互交织的性格,就像变色龙一样在我身上不断变化、调整、移动,当我以为人物的方向是朝这一方向发展的时候,它突然又调转了方向,就像过山车,永远让人吃惊。”

  2008年《绝命毒师》大放异彩,入围艾美奖,科兰斯顿击败了“广告狂人”乔·哈姆、“豪斯医生”休·劳瑞以及“嗜血法医”迈克尔·C·豪尔等人,拿下剧情类剧集最佳男主角奖。让这些竞争对手更没想到的是,在接下来的两年中,这座奖杯的主人就没有换过,“老白”实现了艾美奖的三连冠,事业达到巅峰。

  2013年9月29日,在《绝命毒师》第五季中,“老白”以极其悲情的姿态倒在了血泊中,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也为这部剧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点。

  D 主演话剧版“纸牌屋”,58岁拿托尼奖

  演完《绝命毒师》,科兰斯顿57岁,仿佛这才进入到人生最辉煌的时刻,不过他并没有选择激流勇进,而是放缓了步伐,从热闹喧嚣的好莱坞奔赴到了安静的百老汇舞台上。2014年,他主演了百老汇舞台剧《一路到底》,饰演美国第36任总统林登·贝恩斯·约翰逊,主要讲述1963年肯尼迪总统遇刺后,身为副总统的林登·贝恩斯·约翰逊担任总统直到1964大选继任的故事,这部戏堪称话剧界的《纸牌屋》,吸引了不少政客关注。

  由于总统林登·贝恩斯·约翰逊长着一对大耳垂,为了更加接近形象,科兰斯顿从医院搞来包皮手术取下来的组织,做成一对大耳垂戴在自己的耳朵上。整出戏长达三个小时,他的声带受损严重,每到周一没有演出的时候,他就尽量保持沉默。《纽约时报》曾评论这部话剧:“观众不完全是被约翰逊总统这个名号吸引至剧院,反而是科兰斯顿有张有弛的舞台表演折服了大家。这位‘新总统’时而坐立不安、时而敏感多疑,科兰斯顿把人物性格的柔软脆弱之处刻画得恰到好处。”2014年,布莱恩凭此角色荣获托尼奖话剧类最佳男主角,再次名利双收。2016年,他还主演了电影版《一路到底》,同样饰演约翰逊总统一角。

  拿过艾美奖,也拿过托尼奖,似乎科兰斯顿就差一座奥斯卡奖杯了。2015年,他在传记片《特朗勃》中饰演曾写出《罗马假日》的好莱坞传奇编剧达尔顿·特朗勃,接这个角色之前,科兰斯顿对特朗勃做了全方位研究,看了大量视频,还听了他留下的录音,去把握他说话时抑扬顿挫的感觉,进一步诠释他的情感,这是他最接近奥斯卡的一次,他凭借该角色提名了奥斯卡最佳男主角,但最终输给了主演《荒野猎人》的“小李子”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

  花絮

  1 最想演“惊恶先生”

  在演完《绝命毒师》中的“老白”后,有人问科兰斯顿接下来想演什么样的反派,科兰斯顿说最想演《X战警》系列中的“惊恶先生”,“我想演那种比主角聪明一点点的反派,不要为了让英雄获胜,而把反派刻画成傻子,这让人失望,看着也特别无聊。”

  2 文身

  在科兰斯顿右手无名指上有一处不是很明显的刺青,上面纹着元素周期表中溴(Br)和钡(Ba)的符号,这些文身提醒着他,自己现在拥有的所有机会都是因为《绝命毒师》这部剧。

  3 “老白”的粉丝

  《绝命毒师》火了之后,剧中主角“老白”收获了不少大牌粉丝,有“股神”巴菲特、《冰与火之歌》作者乔治·R·R·马丁,还有奥斯卡影帝安东尼·霍普金斯,后者还给科兰斯顿写了封亲笔信表达他对“老白”的喜爱之情。

  (文/新京报记者 滕朝)

(责编:珞小嬜)

新浪娱乐公众号
新浪娱乐公众号

更多娱乐八卦、明星独家视频、音频,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entertainment)

娱乐看点

高清美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