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云的诗(五首)

李云的诗(五首)
2019年04月15日 08:00 扬子晚报

  萤火虫

  一个生命垂危着,其病危通知书

  早就下了

  只是你、我、他都忙着自己的事

  谁也不去探望它一眼

  只有萤火虫,一路在飞奔

  闪着急救车的灯光

  驭着这一息尚存,她

  电驰一样赶路

  面对都市的灯火

  萤火虫却茫然失措

  萤火虫在痛苦的回望

  一个生命已死亡

  一闪一闪,你我他都没

  都没察觉,黑夜睫毛下

  坠落的晶莹的物质

  是萤火虫的泪

  那个死亡的生命叫——浪漫

  灵璧石

  玄铁之黑如谁的面孔,祭祀

  一个神诞生的天幕,也是这样

  乌云密布

  苍劲的语词或骨骼,卧着,伫立

  行走,三千年至今,坑凹水凼

  要瘦成伶仃,皱纹布满岁月之颈

  一孔漏光,会流淌水与风以及风尘

  气息透过石头内部的兵帐,石头

  才活着

  还要,还要让它丑到极致

  不是敲钟人和巫婆的那种丑

  丑到骨髓以及思想深处的那种

  (选择一块石头,我们比

  选君王,选小妾

  比选择婚期和死期

  比选择皈依一种宗教和一种主义

  还难!)

  八音聚拢或潜行

  一支兵团在沟壑和石纹里

  不去敲击,他们的潜伏杳杳无期

  编磬之声,辽亮

  庙堂、江湖和民间

  不偏不倚

  天鹅

  黑白相间的吊脚楼,羽衣蓬松

  移动

  不踩响水和月色

  这是可以旋转、鸣叫

  会唤来雪的吊脚楼

  头顶之上,一枚樱桃比太阳还丹红

  不必猜测它们飞翔多少里

  阅尽和瞰视了多少

  人间春色

  就是一粒雨珠

  从颈项滚落羽翅和脚趾

  也该是一个四季风尘

  草甸的心思也没有它缜密

  浅一脚深一脚,日子娴静

  绝不会对谁怦然心动的黑楮木

  映衬吊脚楼的是一场久违春梦

  季风掀起白草和黑水

  只是想撩起吊脚楼

  怎么会舞蹈的秘密

  倏然消失

  正如他们悄然降临

  没有理由的远走高飞

  是呀,他们

  比你我自由

  吊脚楼会飞

  汉砖画像

  他们怎么就想到了,想到

  用阴刻和凸刻的手法在砖上

  记下,双头凤凰,伏羲女娲,记下

  车骑出巡的春天蹄响,丸剑起舞

  的刺帛之声,记下

  持笏、持盾、持戟之礼节,还有蹴

  鞠、驯象的舞步

  记下,酿酒酽香,盐井竹枧转动,

  记下

  他们怎么就想到了,想到用砖这

  张不会被虫蛀的纸

  记下,播种,舂米,采莲。记下

  讲学之经,儒家之辩的论谈,还有

  仙人,火星人,庖厨,百戏杂耍

  者,记下

  战俘的跪姿,宽袖高冠者在斗酒

  和狎妓,还有

  目光抚摸汉时盛世

  生动、鲜活、真切

  就不把它当成神话去理解

  就把它当成隔壁正在发生的事情

  去看待

  看着看着

  他们就想穿越到那里

  只是,砖呀你忘了把穿墙术的口

  诀刻存,让他们

  记下,并知道

  此时,他们只能怔怔地看

  你的拓片,你的羽衣

  黑黑白白,白白黑黑

  谒见须弥山并追想那年地震

  那年是哪年

  众佛清楚知道

  劫难

  到来的准确时辰

  不辞不避,众佛说,只要

  免除人间罪恶深重的业障

  就让大地的颠狂

  只在须弥山境

  刹那,飞沙走石,乱石如豆的奔跑

  红土渗出血,如大面积出血疹

  那年是哪年

  该倒塌的就让它倒塌

  留不住的就让它湮灭

  佛在说

  洞窟一豆灯火

  断臂、毁面

  这还是佛像吗?还是

  须弥山在说

  菩提树叶长青

  伫立凝视

  我终会变成须弥山一块石头

  是我在说吗?

  是的,我在说

  那年是哪年

  李云,安徽省作家协会秘书长 ,《诗歌月刊》主编 ,中国作协会员, 鲁迅文学院33届学员。曾有小说、诗歌、散文在《人民日报》《文艺报》《人民文学》《诗刊》等刊物刊发,有作品在《人民日报》《人民文学》征文获奖并入选多种年鉴和选本。

人民文学文艺报
新浪娱乐公众号
新浪娱乐公众号

更多娱乐八卦、明星独家视频、音频,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entertainment)

娱乐看点

高清美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