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体育 娱乐 游戏 邮箱 搜索 短信 聊天 点卡 天气 答疑 交友 导航
新浪首页 > 影音娱乐 > 综艺大观 > 大卫-科波菲尔2004年巡演专题 >正文
大卫-科波菲尔作客新闻会客厅:我是个好经营者
http://ent.sina.com.cn 2004年04月23日16:13 新闻会客厅


点击此处查看其它图片

  美国魔术大师大卫-科波菲尔于4月20日开始在中国巡演,揭开了他2004终极魔幻之旅的序幕,日前他作客《新闻会客厅》,在中国的电视观众面前敞开心扉,畅谈自己的魔术人生

  主持人: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新闻会客厅》。今天晚上其实就在我们节目播出的这个时间里头,在北京的首都体育馆,世界上著名的魔术大师大卫-科波菲尔展开了他2004年中国演出之旅的第一场演出,我相信在过去的很多时间里头,我们很多的电视机前的观
“韩式美女”中国制造 精彩无线大奖等你拿
图片铃声随心换 全国偶像歌手大赛
众朋友是通过一些影碟,包括电视的节目,包括前几次他来到中国演出的现场了解到,原来我们熟悉的魔术可以达到这样的一种境界,今天我们就走近大卫.科波菲尔。

  好,今天请到我们演播室的就是大卫先生。我担心我的手一会儿会没有了。

  大卫:你现在就可以赚更多的钱了,因为你会魔术了。

  主持人:你知道今年中国是什么年吗?

  大卫:你给我个提示。

  主持人:跟动物有关的,今年中国是什么年。

  大卫:猴年。我是一个大猴子,我是一个非常大的金刚型的猩猩型的猴子。

  主持人:因为你是1956年出生的,所以今年用中国人的话来说你叫本命年。你就是属猴子的。

  大卫:真的吗?本命年吗?谢谢你告诉我,我要小心一点吗,本命年的时候。

  主持人:应该穿红色的衣服。

  大卫:红颜色对我有好处吗?

  主持人:对你有好处。

  大卫:那么多的红颜色,谢谢。

  主持人:你到中国已经四次了,什么时候别人就告诉你,你是属猴的?

  大卫:我出生的时候就有人告诉我,我满脑袋黑发,所以他们就称我是猴,他们说瞧瞧这个猴子。这是个笑话。

  主持人:还记得1986年来中国自己是什么心情?会不会担心、害怕,第一次来到这样的国家。

  大卫:那次跟现在是非常不同的,当时的建筑物没有那么地高,而且一个一个事情发展得很快,而且对我充满了魅力,我觉得你们在中国开始一个非常伟大的转折,对我来说是非常有趣的是回来看到这些事情一点点的发展,而且速度是那么地巨大。

  主持人:变化会有很多,比如说楼长高了等等,但是我倒想问你,格了18年了,从86年一直到现在,你看到别人看你的表情和认识你的人是不是已经多得很多很多了?

  大卫:我想是这样的,我觉得视线是渐变的,你慢慢地把自己暴露在观众面前,你在把你的梦想越来越大,我改变了一些东西,所以说人们就开始对我非常地好,我觉得感到回到家里的感觉,所以说我就很喜欢把我的节目带到中国来。两年以前,当时的反映是非常地剧烈,从观众,他们是非常地充满着激情,所以说我忍不住赶紧回来。去年我想回来,但是由于SARS问题,我只好取消了,谢谢你们这个特别的节目,邀请我来做这个节目,谢谢。

  主持人:因为你这次在中国要有几十场的演出,现在来演出的人很多,你会不会担心票能不能全部都卖出去?

  大卫:我一点不担心,因为这是一个新的表演,是一个完全不同的表演,大家都知道,这是一个不同的幻术,跟两年以前是不一样的,所以说人们会非常喜欢的,我们上一次的巡回演出是非常地成功,在各处都受到了很大的欢迎在中国,因此只要是能够接近两年前的水平我就很高兴了。

  主持人:带来的新东西有多少?

  大卫:东西都是新的,我们有一个大的锯,这个电锯距离你越来越近,然后我会经过一个大的工业用的电扇,我会选一些观众让他们在空中飞行,我会做一些手的魔术,也会编一些故事,做一些情节,在这个表演里面加上故事的情节,带一些浪漫的情节。我想大家都会是喜欢的。

  主持人:你知道,几十场的演出对人的体力要求很大,所有的可能会看演出的中国观众都在担心这样的问题,你的体力已经准备好了吗?

  大卫:我已经花了很多的时间来睡觉,来做准备,在飞机,我花了一天半的时间在飞行,我现在感觉非常好,我经过了这么长的飞行,我现在精神状态非常好,我吃饭吃得也很好,睡得也很足,吃了很好的东西,注意很好的营养,希望最后结尾会是好的。

  主持人:我们得谈谈你的魔术的特点,有很多人用各种各样的形容词来形容你的魔术,我们先说第一个,有人说你的魔术是花钱最多的魔术表演,钱是不是在你的魔术里头非常重要?

  大卫:你知道,当你做大型表演的话,人们都希望有一种管时,像麦克杰克逊那样的,都需要很好的音效的效果,大家就会觉得他获得金钱的价值了。魔术这块确实要比较纯粹,并不是要完全以金钱为基础,人们希望看到魔术是以才智、才能跟创造性作为基础,而不是金钱,我觉得把它说成是以金钱为基础的,投资为基础,我觉得是不公平的,我们觉得应该是要有创造性,让人们有一种特殊的体验,这是关键,这是基础,所以我想当人们看到这个表演的话,他们会看到的是非常令人叹为观止,不光是看到令人叹为观止的这些设备。

  主持人:但是如果投的钱不是很多的话,是不是就没有大卫魔术的魅力了?

  大卫:我想重要的就是要做表演的话,就要像一个百老汇那样的表演,大家知道百老汇也像看的电视上也有类似这样一个充满才能的表演,比如说中国的歌唱表演,但是也有很好的音效,它确实是能对你的才能增加一些魅力,确实是。

  主持人:第二个,别人说大卫的魔术是科技含量很高的一个魔术,你整好赶上了这个时代,我们是否可以做一个假设,大卫如果生活在一百年前的话,你可能很难成功。

  大卫:我觉得不会是这样的,我想那个时候我会用不同的方式去做一百年以前,现在我当然是用技术,因为它是我们生活的一个部分,我各个方面都使用的技术,乔治鲁克才使用这个技术,但是他们要是在远古的时候,当他们会讲用不同的方式来讲这个故事,我当然也会用不同的方法,但是有些魔术是纯粹的魔术,比如说用手,比如说跟观众一对一的互动,这是非常基础的东西。一百年前会不一样吗?应该会有不同,但是在情感方面,在叹为观止方面,在这方面还是能够使观众感受到的。

  主持人:相信比如说在我们是孩子的时候,我们看魔术的时候可能那个时候魔术师更多的是用手很快,用一种障眼法,让我们感受到魔术的魅力,但是现在科技越来越发达,会不会科技骗起人来更容易骗?

  大卫:我觉得双方面都是重要的,既可以用手技,手的快,让人们知道你是真的在玩魔术。一个很大的场面的东西,这些科技不会使你的魔术变得更容易,而是使你充满着更加大的挑战,你要用科技的话,但是人们对你的期望也会更高,他们看到这种,因此你就必须要使用用更新的科技来超越他们的期望,我觉得我们周围的一些东西都是非常令人有魅力的,电话,还有微波炉,电视都是令我们觉得很迷人的东西,要让魔术要跟这些技术都要来赶上,让人们那些熟悉技术的人同时再加上你的天才,加上你的想象力,这样才让人们能够对我的魔术感到是信以为真。

  主持人:我相信你知道,无论是中国的一些魔术师还有其它国家的一些魔术师,也许有一些人他们心中会这样想,假如我要有那么多的钱,我也有那么多的科技来帮助我,我也会像大卫一样,你觉得他们的想法对吗?

  大卫:在美国,很多人有钱,他们的家庭很富有,有的人有几百万的钱给他们,让他们在拉斯维加斯做表演,但是这些表演在拉斯维加斯并没有成功,因此用简单的方式走捷径并不能使你获得成功。达芬奇用笔来画画,他用很简单的工具,如果你没有想象力的话,来创造这些东西的话,即使有钱,你会用没有钱来作为借口说你没有成功。如果没有技术的话,我本人来做表演,我也会成功的。所以我觉得已经对我自己证明了,除了投资以外,你还要有这种灵感。

  主持人:在这儿我要额外地突然加出一个问题来,中国的很多的魔术师也希望成为大卫一样,中国的很多观众也希望,中国也会有他们的像大卫一样的魔术师,你觉得要从哪个方面开始?

  大卫:我看过很多非常有天才的中国的魔术师,在我在这个穿过长城的表演的20年,我们也是让中国的魔术师到美国去表演,他们是充满了创造力的,他们做了很多非常独特的魔术表演,鱼会忽然消失,很大的鱼,忽然会在眼前消失,对美国的观众来说是非常迷人的,是非常的一种创造性的创意。有时候有这么一个倾向,就是去模仿成功的故事,如果你看到别人,你就简单地模仿,不管是在中国的还是在全世界的,都是想去模仿,但是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好的答案,对创造一个中国的大卫的话,你必须对自己要真实,你必须有自己的创意,必须有自己的灵感。今年我看到非常非常有创意的中国魔术表演,他们都是植根于中国的,在我们出生之前,在中国就已经很多的魔术,所以说文化的,还有创造的能力在魔术方面是非常强的,如果任何人想变成一个中国的大卫的话,他们就不应该对我进行模仿,他们应该有自己的创造,而且他们有这种能力来寻找一种原创的方式,当然有时候会困难找这个原创的方法,但是你的大脑的能力是无限的,所以说我愿意接受挑战,如果他们能够创造出一些具有他们自己特点的,我可能就会想,我要做得更好,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方式。

  主持人:其实现在光你的魔术水平高不行,还得是别人喜欢,有市场,你的第三个特点就是说,你是演出最多的魔术师,你之所以现在演出这么多,是不是因为你的魔术已经变成了一种产业,不光要养你自己,还要养你身边那么多的人,要靠着大卫,大家一起通过更多的演出来挣多钱,获得一种承认。

  大卫:我喜欢表演,很多的,就像您这样的,您是个非常成功的新闻工作者,除了你是一个有才能的人,漂亮的人以外,人们喜欢你,显然人们是很喜欢你的,因为你已经在电视产业11年了,我也是因为特别喜欢我的事业,人们喜欢魔术,人们说哦,他是很有趣的一个人,他们觉得他不是个很严肃的人,他是一个很会逗我们乐的人,我想不光是魔术,创造是很重要的,一些手法很重要,如果你喜欢自己的话,大家也会喜欢你,这样的话你可以做很多的表演,大家也会来看你的表演,所以说我尽可能地创造一些乐趣,不对自己太严肃,我把我的工作看得很严肃,但是我不把自己看得很严肃,我想观众喜欢这一点。因为他们觉得我不是那样很骄傲,很傲慢的一个人,他们知道我是一个人,他知道我是尽力了。

  主持人:第四点,有人说大卫是市场营销最成功的一个魔术师,你觉得市场喜欢你,是因为你给市场了什么?

  大卫:我觉得我是个好的经营者,在任何的产业里面,如果你是个好的经营者,你就会有更多的成功,如果你不善于倾听的话,我不是一个很好的市场营销者,我是指善于倾听人们的喜好,如果他们喜欢什么东西,我就会创造一个类似于他们喜欢的东西,比如说人们梦想一些东西,我就尽可能把这些梦想变成现实,在我的表演里面。人们是经历着痛苦的事件,比如说非典等等其它的,人们会很沉重的精神负担,人们因此要想解脱,要想笑,要想梦想,要想从这些沉重当中迈出一步,这不光是一个市场营销的问题,这是一个逻辑的思维的问题,我也喜欢这样做,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产业的决定,因为这是人们所需要的东西。我真的是相信这一点,我真的相信,如果你真的对自己什么东西都会有坚定的信念的话你就会成功。

  主持人:还有很多人说大卫的魔术最重要的是,他让魔术上了一个台阶,就像我兜里,我揣着一个扑克牌,因为在童年的时候一说到魔术的时候,都跟这些扑克牌有关系,但是现在你的魔术改变了我的看法,你觉得从扑克牌到你的魔术,魔术已经发生的什么样的变化?

  大卫:我不想用正常的方式,最普通的方式做魔术,我还是用,尽管我用扑克,但是我用扑克做魔术的话我却会,比如说在表演的时候,我会选一个小姑娘,选一个怀孕的孕妇,我们会通过超声波来把这个小孩的影像出现在大屏幕上,同时把扑克跟他们合在一起,虽然用扑克,但却是用一种不同寻常的方式来表演,把扑克的表演推得更远。人们会把人丢失,但是我会用把飞机消失,我愿意把魔术推得更远,让人们觉得这不可能吗?我把这种不可能变成可能,这就是我要做的。但是有时候别不是总是奏效,但是我总是要努力的目标。

  主持人:你让魔术发生的变化,你最想让魔术发生的变化是什么?

  大卫:我们尊重它,更加尊重,让人们把魔术想成是,看成是电影艺术,想成是油画的艺术,像戏剧的艺术,这就是我的目标,这也是我的挫折。我还没有成功,我还有更多的努力要做。

  主持人:你知道今天开始中国的很多男观众可能就要对你有意见了,因为昨天你刚到北京的时候,你说女观众在看魔术的时候,更投入,更好奇,男观众看魔术的时候总想知道谜底,因此你更喜欢女观众。愿不愿意为此发生改变?

  大卫:我怎么说呢,这个报纸上怎么报道的,你能再说一遍吗?

  主持人:由于男观众看你的魔术的时候总是想揭谜底,女观众看的时候就是单纯的投入,因此你更喜欢女观众,会不会得罪很多男观众?

  大卫:我并不想得罪,但是我同意这种说法,我觉得这是对的,因为男的观众总是找挑战,我要发现这些谜底,而女人呢,她们却只是会喜欢,特别就像看电影一样,女观众她们不光是摄影机在哪儿,灯光在哪儿,她们不关心这些都是,她们是故事情节,但是你只是想放松,我相信这一点,很多聪明的男士,非常非常智慧的男士,他们不会真的想把这个秘密猜出来的,像科普兰,他是《教父》这个电影的导演,我这个百老汇的演出,他是给我做我的艺术总监的,他花两个小时的时间给我做陪练,他从来对我的秘密不感兴趣,不想知道这个秘密,他的剧组人员说,你想知道他的谜底吗,他说我不知道,科普兰说我不想知道。科普兰是一个非常非常聪明的人,他是个他只想要梦想,他实际上有那种感受,他不想知道,这个桌子下面到底有什么东西,所以我想最聪明的人,你就会享受。但是两类人都想,只有两类人,两类人我觉得都是我欢迎的观众,他们有一种人是喜欢梦想的。

  主持人:但其实我问你这个问题恰恰就是你的回答,就是说我们作为,我们只是观众,我们应该用什么样的心态去看魔术?

  大卫:我喜欢你们把它当成一个梦想,当成一个电影,你感觉到它里面情感的味道,世界的太多就是分析细节,太理性,太现实,太负面,太细节,我们需要更多的希望,更多的梦想,更多的相信,当我做我的工作的时候,我喜欢人们有更多的梦想,更好未来,这样就更加地积极,这就是我工作的职责。

  主持人:但是还是会有一些男同胞想知道你魔术的秘密,你这么多年走过来,人们认为大卫是不是一个保密能力特别好的一个团队,保密是不是你一个很重要的工作?

  大卫:是这样的,我有很多的幻术,有的人猜,很多人就猜,报纸也会说揭一些谜,我说你揭吧,你尽管揭,但是我们会保留这些幻术,而且我们会改变一些手法,不断地改变,哦,我错了,我下次会换另外的方式,所以说我就会让人们保持这种魅力。

  主持人:大家都会觉得看魔术的时候它一定是背后有另外一个真相,但是我们不去探究了,但是你在做你的表演过程中,有没有真的危险?

  大卫:确实,有出错的时候,有我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好多次比如说我在水池里面的时候,我解不开锁链了,比如说我只好坐在轮椅上两周甚至一个月不能离开轮椅,我在一个大火里面被卡住了,送到医院,有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的。但是,我用一个绳索,我把手剪掉一块,把我的手指头只好再接上,这个绳子的魔术很简单吧,但是也会出错,也会把你送到医院去,会变得很糟糕。

  主持人:那父母会不会担心呢?

  大卫:可能,他们上次也跟我一起来了。而且他们是关心,因为他们觉得我很重要,他们尽可能跟我呆在一起多一些。

  主持人:因为大家都注意到了,大卫每次去演出的时候,他的父母都会陪着他,这次他的父母也来到了北京,甚至母亲是坐着轮椅来到北京的,但是非常有意思的是,在前不久,法国的一个逃脱大师罗伯特坐在这儿的时候,他说他的演出从来不让父母来。我们一起来听听。

  (播放短片)

  主持人:你看,他讲的时候,他从来不让家人去看他的演出,他的家人也不去,但为什么你的家人始终陪在你的身边?

  大卫:我不知道,我想我的父母,我的生活中间有一段时间曾经是我对我的事业太关注了,我花的时间跟我的家人花的时间太少了,因此他们想跟我多在一起弥补一下,虽然我做危险的事情,他们还是跟我在一起。

  主持人:你会不会把所有的秘密都告诉父母?

  大卫:没有,不跟他们说,秘密只能是在我这儿,他们也不想知道,他们是属于那种类型的人,不想知道秘密的。

  主持人:但是那就意味着他们每一次也都会真的担心。

  大卫:是这样的,但是我还是想他们做陪伴,来参加我的,来看我在表演的东西。我有一次在做逃脱表演的时候我让一个摄像机专门照他们,一直拍他们,不离开他们,看他们脸上的表情,在我的逃脱过程中,而且我看的时候觉得非常过瘾,看他们非常害怕的表情。我当时就想,他们也只好去忍受这些东西。

  主持人:当你一个表演成功了之后,他们也会跟普通的观众一样使劲地鼓掌吗?

  大卫:是的,我妈妈因为坐在轮椅上,所以说她不能行走了,但是还是走一些的,她真的能站起来使劲拍手,太好了,我喜欢她这样,这是她的职责,她总是到处给我鼓掌,其实我非常高兴。

  主持人:对于一个总是要不断地在路上演出的一个人,因为你必须选择这样的生活,而父母还要陪伴你,你们的家庭的交流会不会跟其它的家庭就太不一样了?

  大卫:我还是在寻找我自己的爱人来为我生子,我觉得家庭意味着在一起,并不是说你总要在同一个地方,但是你的心要在一起,要分享,要等一起讨论你的问题,我觉得我在中国也学到了很多这方面的东西,回到很多年前,当我穿过长城的时候,我看到了中国人跟美国人是非常不一样的,因为在美国,家人变得更老的话,父母变得更老的话,他们容易忽略父母,把父母放到养老院去,他们不尊重父母,这是不合道理的,因为你也会老的,在中国,你越老你却会得到越多的尊重,我喜欢这一点,我觉得这是非常棒的,我对中国的文化学到了很多的东西,我会把它身体力行在我自己的生活当中。

  主持人:让父母在你的身边,你们一直生活在一起,也跟86年就开始来到中国是有关系的。我说你选择了这样的一种家庭,让父母都能陪伴在你的身边,原来跟你86年就到了中国,了解了中国对老人的尊重是有关系的。

  大卫:是的,是我学到的东西,我非常地幸运,能到全世界去看一看学习的东西,学习,然后同时通过你学到各个文化的精华,中国的文化的一个精华就是非常强的家庭的观念,我觉得在这儿就有更多的中国人集中在中国的土地上,我们更强调,中国人更强调自己是一个家庭的成员,这是我学到的,我从这里面学到很多东西,而且我会去模仿。

  主持人:接下来可能有几个问题是严肃的,是理论的。第一个就是,有人说你的魔术是极限魔术,你怎么看待魔术在发展过程中的极限?

  大卫:我把这个世界看成一个盒子,我总是要穿过这个盒子,用艺术,用音乐,用讲故事的方式,用情感的东西把他们假如到我的魔术里边,因为我很喜欢这些东西,并不是极限的东西,但是会让我觉得很特殊,我不害怕在我的表演当中谈我的个人生活的问题,我会利用我的人生经历、家庭的生活的经历来作为我表演当中的主题,使观众能够了解我,不光是看到人才空中飞,看到摩托车在空中飞,他们要了解我,了解我的父亲,大家都会回忆一下自己的家庭的生活,会回忆一下他们自己生活的经历,我觉得这就更有魔术味,因为这能把你的生活经历联系起来。

  主持人:魔术的发展有极限吗?

  大卫:我希望没有,我希望没有极限,我要努力把一些人们认为不可能的东西变成可能,并且把它作为我的动力。

  主持人:接下来要关心的是你个人的问题,就是说你已经得到了很多非常成功,比如说艾美奖得到了那么多次,好莱坞星光大道上你是第一个作为魔术师按下了手印的,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会不会厌倦?是什么在支撑你继续往前走?

  大卫:我经历过一些阶段,这些阶段是一种比较苍白的阶段,没有灵感了,我走过星光大道、艾美奖、电视奖,很多20多个电视奖等等,法国政府给我文化奖,文化授勋,我觉得还有什么呢?但是过了一段时间我想,我就对这些东西就开始漠视了、淡然了,我又变得又有饥饿感了,想创造新的东西,创造更多的魔术。我觉得创造魔术是更有乐趣的,因为工作是你需要一些高峰、低峰,但是我还是喜欢我所从事的东西。

  主持人:你的好奇心还像童年的时候那么重吗?

  大卫:我吗?是的,确实还是,但是意义不同了,感情、情感还是会让我哭,让我笑,让我想,让我学,并不是一闪而过,给观众,给他们觉得有很大的回报是非常好的。如果你对生活很有兴趣,如果你还非常坚信的话,你就很愿意为观众付出。

  主持人:有人觉得大卫从魔术师的角度来说,你已经很难,还有那么长的路要走,觉得已经水平很高,很难超越了,可是你认为自己还能往前走吗?你还有什么样梦想和目标?

  大卫:我还是把自己看成孩子,很多人是成功的,他们以为我会这样,因为他们对自己的成功很满意,他们很高兴,很满足了,这让我很害怕,因为我对自己所做的并不满足,并不心满意足,我还想做更好的东西,使它变得更加激动人心,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还有很多的东西在等着我。我未来几年要做的东西是跟人们的梦想有关系的,跟人们的希望有关系的,所以说我选择了一个非常好的城市,也就是把人们的梦想变成现实,把他们变成我的素材。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也许也是你很想谈的问题,没有人会想到一个魔术师会把他的魔术跟残障的一些朋友的康复连接在一起,你是怎么想的?魔术真能帮助他们吗?

  大卫:是的,我们的魔术康复计划就是要帮助这些残疾人,把他们交给这些残障的人,来帮助他们学会平衡,利用他们的手,给他们一些技能,这已经进行了20年了,我们也经过了一千多个医院的采纳,而且是30多个国家,比如非常小的个手的魔术就能帮助这些病人,哪个摄像机近一点呢,对准我的手掌好吗?拉近一点,大家看到我的皮筋了吗?你看,跳到这两个手指上,这是非常简单的魔术,再拍一下,再拉近一下,这仆役给一个病人一个动力,让他能够用他的手张开、闭上,然后可以做更复杂的东西,来看,再拉近一点,对准我的手,你瞧,这些东西都是需要,这样的话这些病人就能学习,用脑子,计划,用手的技巧,交谈的技巧等等。这些东西他们就可以运用在每天的生活当中,来帮助自己穿衣服,帮助自己做一些人肢体的动作,识别颜色,做一些简单的计算的能力等等,都可以帮助他们学习不同的技能,我们的魔术只是给他们提供一种动力,提供一种刺激,在这次我们来中国,我们也要做这个东西。

  主持人:你是四次来到中国了,但是带着康复计划来中国这是第一次,是否可以说这一个计划其实比很多的演出都要重要一点?

  大卫:我希望他们要比我的魔术更持久,虽然我是带来很好的表演,另外我除了这个表演以外,我还会去很多的医院,来跟一些医生的专业人士,去给他们教一下,不是给他们表演,是给他们教这些魔术,让他们把这些魔术用在他们的治疗上。

  主持人:你希望能帮助多少人?

  大卫:我想帮助在中国是20万,也就是说尽可能多的,我不光是把自己当成魔术师,我希望,我想把医疗人员学会一些技能,我希望这是个改变的一个旅行,改变生活的一个旅行。

  主持人:你的生活中经常面对可能是两种表情,一种表情是当你的演出非常成功的时候,别人,啊,这样的表情,第二个可能是你去医院的时候面对很多残障的朋友,你教了他最简单的魔术,他学会时候那种表情,这两种不同的表情让你的感受是什么样的?

  大卫:这是一个非常迷人的事情,比如说有一个人他的了中风,比如说他不能笑了,比如说他因为骑摩托车因为车祸面部肌肉不能动了,他的家庭,但是我去跟他们家人,会鼓励他,会说你今天看上去精神很好,我也一样,我教他们这些橡皮筋,我就教这样一个他什么也不能动了,一个出过摩托车车祸的人,他看到橡皮筋从两个手指跳到另外两个手指的时候,他们是我从来没看过他有那么大的进展,因为他脸上有表情了,他父母简直不敢相信,他们看到了,第一个真实的表情反映,他们觉得不敢相信儿子会有这样的表情,看到他的嘴唇,虽然他的脸不能动,但是看到他的嘴角一点点地往上翘,啊,他们父母太高兴了,我觉得对我来说,这比我获奖来说,对我来说这比获奖还感到好,这种感觉,这种欣赏,太棒了。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当然要回到第一个问题了,喜欢猴子吗?

  大卫:你这儿有猴子吗?这个演播室里面?

  主持人:我也是属猴子的。

  大卫:很好。

  主持人:在很多的动物里面,你最喜欢的,现在会不会变成猴子了?

  大卫:这样的话就好了,要把他们变成猴子就好了。

  主持人:现在在演播室最后作为我们的结束,在这个演播室作为咱们今天访谈的结束,大家也希望看到大卫的一个简单的魔术,你可以使用我,把我当成道具也可以,当成合作伙伴也可以。

  大卫:我们可以一起做一件东西,这是非常小的,我们可以一起做,现在开始做吗?可以,过来。这样跪下,请把摄像机对准这里,拉近手,对准手,请把两个手都保持在摄像机内,把手指就保持这样不动,看着,看我的手做,再移动,再移动。

  主持人:不行了。谢谢。

  主持人:这里有什么秘诀吗?你看,我就可能属于你不喜欢的那种男观众,但是我想知道它为什么你可以?

  大卫:你应该必须更像一个猴子。

  主持人:非常感谢。


评论 | 影行天下 | 推荐 | | 打印 | 关闭
 

 

新闻搜索

关键词一
关键词二






 


 

 



影音娱乐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62647003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