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雪山音乐节发起人孙冕携张杨梁龙独家做客(图)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8月24日17:20  新浪娱乐

雪山音乐节发起人孙冕携张杨梁龙独家做客(图) 雪山音乐节发起人孙冕携张杨梁龙独家做客(图)
聊雪山音乐节 发起人孙冕

雪山音乐节发起人孙冕携张杨梁龙独家做客(图) 雪山音乐节发起人孙冕携张杨梁龙独家做客(图)
导演张杨 二手玫瑰梁龙

雪山音乐节发起人孙冕携张杨梁龙独家做客(图) 雪山音乐节发起人孙冕携张杨梁龙独家做客(图) 雪山音乐节发起人孙冕携张杨梁龙独家做客(图)
回答网友提问 独家做客新浪 摇滚不是地下

雪山音乐节发起人孙冕携张杨梁龙独家做客(图) 雪山音乐节发起人孙冕携张杨梁龙独家做客(图)
表现雪山特色 对演出有信心

雪山音乐节发起人孙冕携张杨梁龙独家做客(图) 雪山音乐节发起人孙冕携张杨梁龙独家做客(图)
感谢各界支持 怀着青年梦想
(点击小图看大图)
点击此处查看其它图片
雪山音乐节发起人孙冕携张杨梁龙独家做客
 雪山音乐节发起人孙冕携张杨梁龙独家做客(图) 比较两届音乐节 为本土音乐搭建平台  雪山音乐节发起人孙冕携张杨梁龙独家做客(图) 孙冕谈发起雪山音乐节缘由
 雪山音乐节发起人孙冕携张杨梁龙独家做客(图) 克服困难举办音乐节 时隔五年再开唱  雪山音乐节发起人孙冕携张杨梁龙独家做客(图) 回顾首届音乐节 五年前画面仍在脑海
 雪山音乐节发起人孙冕携张杨梁龙独家做客(图) 用音乐沟通心灵 歌手演出不计酬劳  雪山音乐节发起人孙冕携张杨梁龙独家做客(图) 介绍舞台情况 让大家融入音乐世界
 雪山音乐节发起人孙冕携张杨梁龙独家做客(图) 游古镇赏音乐 打造视听盛宴  雪山音乐节发起人孙冕携张杨梁龙独家做客(图) 演出带给观众最自然的感觉
 雪山音乐节发起人孙冕携张杨梁龙独家做客(图) 给年轻人提供平台 坚持音乐信念  雪山音乐节发起人孙冕携张杨梁龙独家做客(图) 呼吁重视本土文化 做有个性的音乐

  新浪娱乐讯 8月24日15时,雪山音乐节(blog)发起人、《新周刊》社长孙冕,导演张杨,乐队二手玫瑰(听歌,blog)主唱梁龙独家做客新浪嘉宾聊天室,与广大网友畅聊了即将开幕的2007雪山音乐节。 以下为本次聊天实录:

  主持人:亲爱新浪网的网友们大家好,欢迎大家作客新浪视频,今天作客新浪视频的是《新周刊》社长孙冕先生,也是这次雪山音乐节的发起人之一,还有青年导演张杨,二手玫瑰主唱梁龙,欢迎各位光临,先和网友打个招呼吧。

  孙冕:新浪网友们大家好,我是孙冕。

  张杨:我是张杨,大家好。

  梁龙:我是二手玫瑰主唱梁龙。

  主持人:继2002年之后这是五年之后的第二届音乐节了,和之前的有什么不同呢?

  孙冕:作为雪山音乐节发起人之一,第一届音乐总监是崔健,以他个人的影响力跟他对音乐布局的安排,第一届还是以摇滚为主。我们想第二届搭建一个中国人自己音乐节的平台,对本土化的支持力度要大一些,所以在民谣这一块要加大分量。民谣和摇滚同时登台。比如说还有像刀郎这样的音乐类型也进来,尽可能天底下是一家人这样的包容度来举办音乐节,我们的主题还是弘扬本土文化、本土音乐为主,再把新的摇滚、新的音乐推到一个比较好的平台上。

  主持人:两位也亲临的长一届音乐节,有什么不同吗?张杨好象是当时是怀着青年梦想去的大型音乐节。

  张杨:上次我是从北京开着车一路开到丽江,带着账篷、睡袋,反正是一车东西。到那里正好是开幕,在雪山上住了两三天。虽然说后来下大雨,非常冷人冻的都不成了,但是特别愉快。因为2002年雪山音乐节算是中国第一个大型户外音乐节。以前我们上大学的时候,喜欢摇滚乐、喜欢音乐时脑子里看很多国外的音乐节的录像,羡慕极了,想什么时候中国有这样的音乐节,所以一听说有雪山音乐节就赶紧冲过去了。你会有一种向往,确实是在丽江野外,在雪山上面,人的感觉和城市里还是不一样。差别性还是很大的。

  张杨:后来北京和其他地方也办了一些音乐节,基本上有这样的音乐节我都参加,但是脑子里印象深刻的还是2002年那一次,因为也是第一次。

  张杨:这一次孙冕说我们这一帮人属于老在云南玩,想在云南做事,而且喜欢那个地方。

  主持人:就有这个情结。

  张杨:经常在那里碰到,我前一段在那里做音乐剧,孙冕就说你来做新一届音乐节的纪录片,我说行,这倒是最适合我。因为你参加过第一届,而且第一届我拿着DV自己一路走来拍了很多素材,前一段我拿回来看,突然就回忆起五年前那种生活、感觉特别美好。我想今年如果再能拍第二届的话,就可以做出更好的东西出来。

  主持人:张导和雪山音乐节特别有缘分。

  张杨:绝对的,我跟孙冕都是“臭味相投”(笑)。我们都是比较开放性的,喜欢的音乐元素是比较多的。从我自己来说,我从上大学开始就非常喜欢摇滚乐,在后来比较长的时间里接触的音乐越来越多,面非常广。我同意刚才孙冕说的那种感觉,包容性会比较强,各种各样的音乐都会有。

  主持人:梁龙有什么不同感觉呢?

  梁龙:我是02年第一次参加,那也是中国第一次户外大型音乐节,我们2001年出的专辑,不久就参加这个音乐节,特兴奋。给我最深的特点是能够感受到本土音乐节的感觉,里面会有古筝,就一个人在那里弹,还有纳西族那个老人开场。当代艺术、当代文化一定要有立足点,一定要有自己的东西,有不同的感觉。

  梁龙:咱们五千年的文化,很多东西,那次给我感觉很特别。后来陆续参加了很多音乐节,在文化这一点上突出的都没有这一次这么强。当时有人说感觉有点儿乱,或者是不像音乐节,那是太狭隘了,真正的音乐节不是具像的东西。

  主持人:梁龙在音乐节上有什么表现呢?

  梁龙:好好演吧,新歌老歌都有。

  孙冕:太美好了,他当时在唱《火车开向哪里》的时候,在云南我们一还车就唱这个歌,从大理开到丽江,都开始唱。你根本没有想到纳西族的老妈妈唱,就是作为一个情绪的发挥,马上观众的情绪也带动起来了,很感人的场面。

  主持人:孙总回想起来是什么原因让您想要发起这样一个音乐节呢?

  孙冕:第一场音乐节主要是崔健提起,他去过玉龙雪山觉得太美了,能够在雪山下举办一个音乐会,因为刚好我在丽江混的时间比较长,地头比较熟,就跟当地政府有一些沟通,第一次政府马上就给予很大的支持,就举办了这样一个音乐节。

  孙冕:这个音乐节可以说是由于崔健提起,我来呼应,然后政府大力支持完成的。完成完了以后就像张杨所说的那一届音乐节给我们带来很多愉快的记忆,这个记忆真的是刻在心里的,不但可以想起情境,那种快乐的气氛,两位都可以说一说开心成什么样了。

  孙冕:音乐跟自然跟人性充分的交融,那种情境在雪山音乐节得到一个特别完美的体现。从另外的角度上音乐节本身就是一个文化品牌,假如说这个音乐节的文化品牌能够持之以恒、不断地坚持下去,那肯定会成为一个有影响力的音乐节。作为我搞媒体的,我也知道,坚持做一个事情必须得坚持到底,坚持就是胜利。假如说你做完一届下一届断了,就等于前面做的事情只能留下一种记忆了,但是如果延续的话,这种品牌的影响力就会变得非常非常之大。

  孙冕:假如说能够把音乐节作为文化品牌来打造,可以持续下去,这是我另外一种理想,这是五年来一直想的事情。等到今天得以实现,我觉得在这五年过程中得到很多朋友的帮忙,比如说崔健、音乐家黄燎原、许晓峰,还有潘修龙,还有十三月音乐厂牌这个公司的支持,还有类似张杨,很多热爱云南的“云归派”的朋友们都说……

  主持人:你们都已经划成“云归派”这个派别了。

  孙冕:是,这个事情不断在心里升温,还有得到当地政府的认可,他们甚为这个品牌加入能够做下去也是对当地的一个贡献。我们想作为云归派要把这个贡献留给云南、留给人们,留给喜爱音乐的观众,假如说做的好可以留给世界。

  主持人:我们知道坚持做一件事情是非常难的,要克服一定的困难。为什么五年之后才举办第二届音乐节?

  孙冕:做新闻发布会时,音乐节之后我老是说崔健我们应该再搞,再搞。说了几十次之后崔健说你是不是在吹牛皮,确实做这个音乐节要克服很多困难,一个真的是要得到音乐人的支持跟谅解、参与,还有一个是当地政府要有极大力度的支持,这几方面造成我们要花很多时间来安排很多细节。

  孙冕:可以说近两年来得到了今天这样一个结果,10月份能够在美丽的雪山底下举办这个音乐节。

  主持人:张杨站在观众的角度会不会觉得等的有些辛苦、有点儿久啊?

  张杨:肯定的,比如说在北京的一些音乐节也会去参加,你慢慢参加就会形成习惯。我们参加过第一次雪山音乐节脑子里其实都在想什么时候还会再有。另外一个主办者潘修龙我们是一年多年见面就已经开始在策划的,等到我9月份去丽江拍音乐剧的时候就看到他们在筹备音乐节,那时我感觉今年肯定是要办了。一定要有这个希望了。

  张杨:我也觉得有一点挺好的,这五年的概念有一点沉淀。你对过去那个记忆保持着,同时留了那么一段时间,没有让你感觉一个接一个很频繁,现在每年在全国各地的音乐节也很多,你可能对这样一个音乐节就有一个特别的记忆。尤其是对我们这种你再去参与,恍如记到五年前某一个瞬间的感觉。

  主持人:当你听说这个音乐节马上开始时,我到一些资料是你用一整夜时间把以前拍的素材看了一遍?都有什么场面给我们描述一下?让网友们也可以想象一下。

  张杨:对,最早丽江有一个叫骆驼酒吧,现在都没有了。那时我们几个人音乐节完了晚上到那里喝酒、聊天打鼓,崔健、我还有王磊就坐在门口争论一个音乐的问题,喝的特别高兴,一帮人能在那里聊一晚上。

  张杨:在演出现场我们拍了全国各地来的各式各样的人,有很多开车的,大连有一个开了自己改装的大卡车,把卡车后备箱做成一个房子一样,从大连开到那里。全国各地越野车的爱好者去了很多很多,我就拍了不同人的感觉、状态,玩的感觉特别好。

  主持人:不仅可以拍成纪录片,也可以拍成电影了。

  张杨:电影比较难一点,纪录片就用一个旁观者或者是参与者的眼光看就可以了,电影要重新设计情节、要编,这种是比较麻烦的。

  主持人:梁龙作为一个参演者,二手玫瑰是刚刚组建不久的,除了兴奋还有什么感觉呢?

  梁龙:演出还是挺激动的,有一个细节我到现在还记得。我演完第二天我自己去看演出,中间就有一群人一直在蹦,我一直以为是摇滚乐死党,我就一直再往前扒,结果都不是,是少数民族。中间有一大群人High的很高兴,结果扒过去一看是当地的少数民族,真是闻乐起舞。

  孙冕:中间那群人中有我们丽江市的副市长,他带着他女儿在那里跳,那样一个音乐节真的是没有身份之分、贵贱之分,就是音乐。太可爱了。我记得我在人群里面跳啊跳啊,忽然来了一个老头,我们熟悉的一个香港人阿King(音),在大连过来,他偷偷从这里拿出一瓶白酒,说你喝两口。(笑)

  主持人:大家的热情都被调动起来了。

  张杨:我们的DV里像他(孙冕)、崔健下着大雨,每个人穿着雨衣在那里跳。(笑)

  孙冕:我说一个小插曲,上一届你们的董事长茅道临也去了,我安排他跟我们副市长一起观看雪山音乐节,他也在台上跳。特别是把我们的舞台放在那个地方,那个感受跟城里完全是不一样的。所以这种内心的体验,很多人说花了一些钱、路途那么遥远跑到那个地方看演唱会,在城里也可以看到的,但是内心的体验是完全不一样的。给你带来的内心快乐今天谈起来也是津津乐道。

  主持人:为什么命名为雪山音乐节,除了在雪山之外还有什么寓意在里面吗?

  孙冕:第一次在雪山下做这个音乐界,定位很准确,就叫雪山音乐节。雪山音乐节也可以作为一个品牌来看,以后如果成功的话很多雪山也可以去。

  主持人:听说上一次并没有盈利?

  孙冕:当时新闻发布跟筹备时间离演出时间非常非常短。为什么我们定在8月份?我们是抢在8月份学生放假期间,所以时间非常短。在商业运作方面我们也缺乏经验。

  孙冕:作为商业策划来说存在风险这很自然,虽然亏损的,但是我特别愉快。

  主持人:这一次不一样了吧?这次有一定的期望了吧?

  孙冕:我这次的发起不是崔健跟我,我是一个本来跟这个事不相关的人,就是潘修龙。潘修龙是一个艺术家,是做画廊的一个老板,他到丽江搞了一个摩抚客栈(音),我们人经常聚在这个客栈里,潘修龙反而成为这一次特别积极的一个推动者。等于是我跟他一起把这个事捡起来做。中间真的是经历很多事情,有一天潘修龙崩溃了,他说这个事情,大哥,虽然我们有理想,但是有时没有条件时我们可以放弃理想。

  孙冕:我说潘修龙你不能这样,作为一个战士来说,我们在冲锋陷阵,我决不下战场,背靠背也要冲出一条血路,咬咬牙往前走吧。

  主持人:张导是在艺术性、商业性结合非常好的导演,您怎么看音乐节盈利不盈利的问题呢?

  张杨:这是一个挺系统的工程,要做到盈利其实不是特别容易。尤其是第一届本身就是第一次,没有前面可借鉴的管理经验和其他经验,这样就很难说一下子就盈利。现在主要是各种音乐节比较多,也有很多模式,慢慢地会形成一些规律。这些规律可能每个音乐节在做的时候也会借鉴别的音乐节的经验,包括商业推广的经验、市场营销的经验。这些经验互相借鉴,现在做肯定会比以前做的充分,起码你考虑问题更仔细、更详细。

  张杨:酝酿的时间会比较长,从推广、推销,他们可能想的会非常细,每一个细节,厕所、卫生等等,所有的东西比以前肯定想的更全面一些。

  主持人:梁龙会担心劳务很低的问题吗?

  梁龙:我们这么多年也没有担心过。(笑)因为首先是一个爱好,为什么他们总说摇滚乐或者是原创音乐这些艺术家,这些玩音乐的人他们真的是通过音乐喜欢一个东西,而不是说出发之前想很多穿什么鞋、什么衣服,有些人会很介意穿什么,有些人会觉得有件衣服就可以出去行走了。

  主持人:孙总是在这么多人的支持下音乐节在有机会在10月4号到6号和很多网友朋友、观众朋友们见面,演出安排是什么样的呢?

  孙冕:现场分为两个场地,大场地可以容纳四五万人,小场地可以容纳五六千人,这两个场地相隔不远,大概是在几百米左右。场地是安排在丽江市和古镇口的,形成这样一个关系,等于参加这个音乐节可以享受到两个(舞)台不同内容的欣赏。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城市营销百家谈>>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邮箱换新颜 ·携手新浪共创辉煌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