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周迅桂纶镁张雨绮在搞笑中变“坏”(图)(2)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11月14日14:02  金羊网-羊城晚报

  羊城晚报:“泛泛”这个女人坏在哪里?

  周迅:她其实不太坏,按照常人的生活习惯来看,其实她是比较特别的。她很有规律,就包括她的日常生活、她起居所用的物品,比如说牙刷、毛巾、洗脸盆、拖鞋,还有她的体重,她对自己的生活有一个很严谨的规定。从常规理解来讲,这是有点呆板的。你说她坏,她就是好玩;你说她不坏,她还有那么一点点邪邪的东西。

  羊城晚报:邪邪的东西是什么?

  周迅:我觉得这个人物挺矛盾,刚开始老爷(徐克)说,这个女孩内心有一点色,你看她去买壮男杂志什么的;但是当男人碰到她的时候,她就会变僵硬,她没有办法去做任何事情,所以这是一个局限,也是她矛盾的地方———就是你的心是那样子的,但对自己的行为没有办法控制。

  羊城晚报:就是跟冯德伦的那场床戏?

  周迅:是的,挺好玩的,因为这不是一个常态。泛泛僵硬后,冯德伦说:“哇,你很特别。”

  羊城晚报:这么呆的一个女孩子的爱情是怎样的?

  周迅:她的脑子挺奇特的,一个女孩儿研究爱情药费洛蒙去吸引男生。她也不属于欺骗,我觉得她是好玩,是她的脑子比较奇怪,她去做实验,失败、失败,然后成功,后来又被男生给拆穿,被拆穿的时候她当然很痛苦,但是她没有放弃,最后她用她自己去打动这个人。这个男生已经不清楚是因为费洛蒙还是真的对这个女孩有感觉,我觉得泛泛其实有不安全感,最后结婚了,她还是在自己家里设计了一个秘密的实验室,用一个监视器去看这个男生。

  “我”的搞笑

  羊城晚报:从片花里看到,泛泛这个人很搞笑。

  周迅:我觉得她是挺有趣的,因为戴那个眼镜看不见东西,有很多很搞笑的地方。现实中我是不戴的时候看得清清楚楚,戴上就什么都看不见,因为它很厚。拍戏的时候,就只能够看到很模糊的东西。比如我要爬楼梯带病人上检查室,我戴上眼镜就找不到台阶,那是真的找不到,没有平常的距离感。

  羊城晚报:戴上眼镜,发生了很多好玩的事情?

  周迅:她永远被挤在人群里,她永远被挤来挤去,然后永远摔跤。

  羊城晚报:还有什么搞笑的吗?

  周迅:她白天想的跟晚上做的梦真的是一样的。比如她从梦里醒来之后回答主任的问题时,梦和现实就混在一起。她做的梦更本质、更接近内心的想法,比如她上婚姻介绍所遇到的那个胖女人可能是她自己。

  我的现实

  羊城晚报:你本人跟泛泛像吗?

  周迅:在那些搞笑的地方,我其实挺泛泛的,我生活中有时候挺呆的。可能我是比较精神上的,不是行为上的。

Powered By Google 订制滚动快讯,换一种方式看新闻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相关专题:徐克《女人不坏》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