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表演艺术家金炳昶逝世 田连元微博哀悼

2013年01月06日12:15  辽一网-华商晨报 微博
相声表演艺术家金炳昶 本报记者刘海臣翻拍照片 相声表演艺术家金炳昶 本报记者刘海臣翻拍照片

  昨日12时30分,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有着“捧哏大师”之称的金炳昶因心脏衰竭在沈与世长辞,离开了他最爱的相声舞台,享年82岁。

  昨日下午,相声演员穆凯发了一条微博“师爷金炳昶先生一路走好!”记者随即从穆凯处获悉,“我师爷金炳昶5日凌晨心脏病突发住院,中午12点半没的。因为病发突然,老爷子走得太急,没留下临终遗言。”

  记者昨晚了解到,7日上午,金炳昶遗体告别仪式将在回龙岗举行,届时将有大巴在怀远门处发车前往,喜爱他的观众可随车前往送金老最后一程。

  灵堂设在家中

  女儿女婿接待吊唁亲友

  记者在昨日15时赶到金炳昶生前所在的永乐花园小区家中,金炳昶的徒弟孙伟红着眼圈接过本报记者代表读者献上的白色花束,说:“师父没得突然,一切都有点忙乱,你们多担待。”

  记者在现场看到,供亲朋好友前来吊唁的灵堂就设在金家客厅内。金炳昶的两个女儿、女婿以及他生前老同事、老朋友都在为布置灵堂忙活着。

  客厅并不算大,之所以选在家中,是因为考虑到金老的好多老朋友都上了年纪,位于怀远门内的家也都是大家来习惯了的地方。

  金家的客厅,因为要布置灵堂显得有些凌乱,而金炳昶的卧室还保持着原来的样貌。一张大床占去了卧室的大部分地方,墙上挂着《朱子家训》。“我爸喜欢字画古玩,家里面这些东西多得是,多得都没地方摆了。”金老的小女儿介绍说。记者注意到,在床脚处还放着一副猛虎的字画。画中的老虎凝神远望,“师爷年纪大了,不喜欢下山虎的威猛,倒是喜欢这个老虎,温和。”穆凯说。

  卧室的床头柜上摆着一些药盒,金炳昶的两个女儿进进出出忙活父亲的丧葬琐碎事情,见来了一位吊唁的朋友,就陪着哭一阵,反复地讲述父亲的最后时刻。

  杨振华痛哭

  “咱老哥俩,没好够!”

  记者从金炳昶女儿处了解到,从昨日14时开始,灵堂还没有布置完,金炳昶生前的好友、曾经单位的同事就陆续前来吊唁。

  昨日17时左右,金炳昶多年的搭档杨振华来到灵堂。一进门,杨振华看到金炳昶的遗像,眼中就泛起了泪花。“你怎么就走了呢?我们都老了,很少走动。再者我家有病人,很少走动,我觉得你身体挺好的,前些天你还打电话,跟我说北京(央视)让咱们录制《下象棋》的事儿,我说我走不开啊!你说:‘我知道,我就婉拒了对方。’这才几天的事儿啊!炳昶,走好!”

  杨振华说到动情处痛哭不已,金炳昶的两个女儿在旁边已经忍不住哭出声来。杨振华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咱老哥俩,没好够!炳昶,走好!炳昶,走好!”

  杨振华已经77岁高龄,众人避免他情绪过于激动,连忙上前解劝,将他扶到沙发上坐下。杨振华坐下之后对金炳昶的女儿说:“给我说说炳昶到底什么病走的?怎么这么突然呢?前一阵子打电话,我听他说话底气十足,感觉身体不错。”

  50多年的老搭档,杨振华始终不愿意相信金炳昶已经离开了。自己沉默了一会儿便嘱咐别人给自己找纸笔,他伏在桌上写下:“白山黑水不忍斯去,绿草青松怎止悲声?杨振华泣书,2013年1月5日。”写完了之后,杨振华重重地叹了口气。

  生前24小时回顾

  去世前一天还能打麻将

  “我师父不抽烟、不喝酒,平时的业余爱好就喜欢打麻将,退休之后,老爷子只要身体条件允许,基本都会玩一会儿。”金炳昶的徒弟孙伟告诉记者。

  打麻将是金炳昶多年的爱好,身体好的时候一天玩两次。自从1999年金炳昶做完心脏搭桥手术之后,改为每天一次。“师父打麻将出牌很快,他思维一直都很活跃,脑子好使。”

  也正因为父亲金炳昶爱好玩麻将,小女儿和女婿张罗着给老爷子添置了自动麻将机。麻将机就一直放在客厅里,布置灵堂的时候,就在这张桌子上摆放了金炳昶先生的遗像。

  “我爸过80大寿的时候,记者采访他,他还特意叮嘱说:‘你们千万别说我80岁了,就说我70多,不然那些麻将社的人该嫌我岁数太大不敢和我玩了!’在年龄这个问题上,我爸就和医生说实话,不然谁问他他都说70多,就报我妈的年龄。”

  金炳昶生前与小女儿一家住在一起,小女儿昨天也回忆了父亲最后的24小时生活。“我爸生活特别有规律,早起早睡,老爷子每天吃两餐,4号的中午11点多,金姨陪我爸下楼打麻将,大概两点多回来的。进家门老爷子有点喘,我还说呢‘爸你是不是不舒服?’他说没事,就是走得有点急了。回到家后看看电视、看看报纸,吃晚饭,8点多左右我爸就睡下了。夜里两点多金姨叫我,说我爸不太好,那时候老爷子就已经没力气说话了。其实老爷子夜里11点多就开始不舒服,但他不让金姨叫我们,怕影响我们休息。之后的事情就是在医院抢救了。医生为了让父亲能休息一会儿,打了一针镇定,我看爸爸迷迷糊糊的,也不见好转,但医生说各项指标都很正常。后来我们想转到ICU病房,住院前需要签字,姐姐刚签完字,我爸就不行了。临终的时候什么话都没留下,太遗憾了。”

  金炳昶生平

  曾说“我这一生,太平凡了”

  1931年生于北京,朝鲜族,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是沈阳相声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国家一级演员。曾先后当选为辽宁曲艺家协会理事、顾问、沈阳市曲艺家协会主席、名誉主席,沈阳市文联主席。

  1950年参军,1959年拜杨海荃为师,学习捧哏艺术。1961年转业参加营口说唱团,1962年调到沈阳曲艺团, 从艺之后创作演出了许多现代和传统相声节目,代表作品《好梦不长》、《假大空》、《下象棋》、《营口颂》、《孙子迷》、《十姐妹》等。

  一生中曾经多次获奖,但对此金炳昶看得非常淡然,接受采访时曾说“我这一生,太平凡了。”

  本报记者 吴影

  本报记者 高巍

  与金老相识是在2007年,当时恰逢沈阳“冯家门”相声创始人之一杨海荃先生诞辰一百周年。

  我那时候对沈阳相声没有多么深刻的了解,惟一的印象是小时候总在电视里看见杨振华与金炳昶这对黄金组合,他们是我父亲那一代人心中的大明星。

  光阴荏苒,我要去采访父亲那个时代的相声明星了,内心忐忑多少都有。按照事前的约定,我敲开了老先生家的门,门那头,并不是我小时候印象中胖胖的他,而是一位略显瘦削的老人,皱纹镌刻着岁月,磨平了记忆中圆润的脸庞。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金先生已经热络地跟我聊起来,问我怎么来的,又赶紧让我到屋子里,那一口正宗的京腔京韵和高八度的嗓门,才一下子把我带回舞台,眼前的他终于跟我脑海里那位相声明星重叠在一起。

  金老是北京人,年轻时辗转到沈阳工作,落地生根一停留就是大半生。接触时间长了,渐渐与金老一家熟悉起来,他虽然不再登台,但仍旧是个大忙人。老艺术家开会、社区选举办活动、相声圈子里发生的大事小情、还有报社的采访邀请,不管刮风下雨还是天寒地冻,金老总赶在路上。他还总是想办法给我提供新闻线索,既怕我没有稿子可写,又怕他的线索我用不上。用他的弟子们的话说,他是那种骨子里天生就热情的人。

  几年的采访下来,金老当我是忘年之交,他从艺60年开作品研讨会,他办80寿辰宴请亲友,每次都很郑重地通知我,恨不能亲自送请帖过来;他也视我如女儿一般,早几年总催着我赶紧找对象,到后来我结婚了,我们两口子一起去看他,每次金老都不忘嘱咐我们不要生气,不要欺负对方,早点要个孩子。爽朗的笑声响彻屋子里,殷切之情仿如亲人。

  最后一次去金老家拜访,是去年春天。工作顺路的时候便过去,闲谈到当时在做的选题“微笑沈阳”。金老年纪大了,耳朵不太灵光,但是仍旧喜欢端着报纸、盯着电视,看时事看新闻。老人家滔滔不绝跟我讲“微笑沈阳”的好,还说等着看我的见报稿子。

  每年春节之前,我和我先生都习惯地去金老家拜年,他,总如第一次见我一样,乐呵呵地守在门口,当我们还在楼下时便打开门等着我,进屋后阿姨则帮我冲一杯蜂蜜茶,让我暖身。又是一年春节将至,我即将成为母亲,本想今年可以告诉他终于不必再牵挂我了,没想到首先等到的是老先生离去的消息。

  金老早年做过心脏手术,但身体一直还算康健,突然的消息终是难以让人接受。回忆往事,泪难自禁,但我深知,无论生死,相声演员都只愿带着欢笑面对一切。愿金老在天之灵安息,可以与天上的亲人团聚。

  搭档杨振华:

  炳昶这个人度量大、人缘好

  昨日在吊唁现场,杨振华向记者追忆了与金炳昶搭档多年的点滴。“1958年我们就在一起搭档,到今天50多年啦!我们师兄弟一共六个,炳昶走了之后,就剩下我一个了。我老伴生病了,如今离不开人了。前几天我还说,等我老伴儿好转点儿,缓一缓我们聚一聚。现在就只剩下回忆了。”

  在杨振华的心里,金炳昶不光是“捧哏”大师,也具备超人的创作才华。两人的代表作《假大空》《好梦不长》等针砭时弊的作品曾经风靡一时,也正是这两部作品,让金炳昶、杨振华成为家喻户晓的相声名家。“《假大空》《下象棋》我们演了2000多场。相声段子这种活儿,外行往往以为捧哏的就是哼哈几句,作用不大,其实,捧哏的人是掌舵的人,远比逗哏的难多了。”杨振华说。

  杨振华告诉记者:“炳昶这个人度量大、人缘好。我俩一块演出,走到哪儿我都不用担心。衣食住行这些事他心里都有数,安排得妥妥当当。”

  有记者请杨振华老师形容一下这位50多年的好友,杨振华凝望着金炳昶的遗像沉思了一会儿说:“挽联上说得就很好‘寿终德望在’。炳昶配得上德高望重、德艺双馨这些赞誉。”

  徒弟孙伟:

  最疼我的师父走了

  金炳昶一生有5个徒弟,孙伟是金炳昶的第3个徒弟,也是金珠(巩汉林妻子)的师哥。孙伟告诉记者说:“我的两个师哥都过世了,金珠远在北京,我和师弟常在他身边。这几天我因为身体不好住院,师父一天两三个电话,他说:‘爷们儿,你的病可千万要注意,不行就换好医院去瞧。’我说去看他,他还不让,说他的病比我的轻多了。”说到此处,孙伟再度落泪。“最疼我的师父走了。”

  自从18岁就开始跟着师父金炳昶学相声,孙伟人生的每一次重大选择,师父都是见证人。“打小就在师父身边长起来的,师父特别疼我。但也格外严格。有一次我们接了一个急活儿,一个新段子,我准备得很仓促,还是直播,我在台上丢了一段,但谁都没发现,下台导演一个劲儿地说我们演得好,但师父较真,发火了,说:‘你明天起来先别刷牙洗脸别吃饭,啥时候背会了,啥时候吃饭!’”

  据孙伟回忆,虽然已经告别舞台多年,但金炳昶时刻担心相声的发展,“他劝我们该收徒弟就收徒弟吧!相声发展没人不行啊,没人谁继承啊!”

  外孙女张舒:

  小区里有啥事姥爷都挺上心

  金炳昶有两个女儿,他常年和小女儿一家生活在一起。而对于外孙女张舒,金炳昶格外溺爱。从出生到长大成人,张舒都和姥爷金炳昶生活在一起。目前张舒从事播音主持相关工作,张舒坦言,自己的职业选择深受姥爷的影响。

  “从小姥爷就要求我说普通话,还让我练习绕口令,不能说方言。不过姥爷对于我将来是不是学相声并不强求。小时候范伟[微博]、王平都经常来家里吃饭,姥爷和他们聊相声、彩排。”

  据张舒回忆,金炳昶生前特别热心肠,和邻里之间关系特别融洽,“我姥爷是个热心肠的人,小区里有啥事姥爷都挺上心,谁家漏水了,谁家锁坏了,他都想着。”

  ■微博悼念

  昨日,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田连元通过短信,悼念金炳昶。

  田连元在短信中说道:“曾忆一同老山行,烈日炙烤下,真情慰官兵。几度晚会同台聚,博得万众笑,一己自从容。京津多赞誉,东北传盛名。艺海荡舟白鬓发,传徒授艺老龙钟。尚待叙旧重逢酒,君去何匆匆?想是小寒天宫冷,君为天堂送笑声……泉路保重,永记音容!”

  除此,金炳昶生前相声界的好友也纷纷在微博上怀念他。

  常佩业:前几天我还与金老师通电话,问候他的身体怎么样了,他的底气还挺足的,跟我说挺好,没事,让我别挂着他,想不到这才过了两天他就走了。忍不住眼泪往下流。我与金老师合作十几年,因为与金老师在一起,也让很多观众知道了我。金老师,谢谢你对我的帮助,谢谢您给大家带来的笑声。您的学生佩业想念您。一路走好。

  王平:惊悉相声演员金炳昶先生辞世,我在苏州拍戏不能为老先生送行,深表遗憾。

  本报记者 吴影

 

(责编: pp)
分享到:

猜你喜欢

换一换
意见反馈 电话:010-82612286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