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S:家暴系捕风捉影 我是女配角的个性

2015年04月21日11:25   南方人物周刊 微博 收藏本文     
小S 小S

  日前,小S[微博]接受南方人物周刊记者访问,聊及与母亲的关系、做女明星的难处,更是谈及5年前的“家暴事件”,小S称:“没有的事,我们当时就说,这对我老公形象太不利了,根本就是糟蹋他,便立刻到警局说让他们帮我们办记者会。这件事在台湾还被攻击,说凭什么在警局办记者会。那是我第一次被媒体吓到,原来无中生有会这样。好在我们通过法律途径,有获得一个公正的解决之道,他们给我们道了歉,之后平静了一阵子。”

  谈母女关系

  ——叛逆与和解

  人物周刊:从主持《娱乐百分百》开始,你的生活一直暴露在镜头前。镜头背后,徐家姐妹有一个怎样的家庭和童年?

  小S:我出生的时候不是一个受世俗眼光认可的婴儿,眼睛比较垂、嘴巴会张开、牙齿乱、流口水。大家看到大S[微博]会说,熙媛怎么这么可爱,但看到我就说,哦,这是妹妹。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不被喜欢的小孩。

  爸爸是家中独子,非常受宠。妈妈嫁到一个大家庭,有7个大小姑,应付婚姻和家庭琐事已经让她濒临崩溃。我们三姐妹从小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做很多欠揍的事,比如差点把洗衣机烧了、酿成火灾什么的。我妈出现就是揍我们或者威胁我们。

  人物周刊:当时会有叛逆吧。

  小S:后来才意识到妈妈对我们人生的影响力,她可以管我们、控制我们,我们需要去征服她。有过亲子关系非常紧张的阶段。

  人物周刊:到什么程度?

  小S:有次在高架桥上,我姐因为转学的事情跟我妈吵,我妈说,“闭嘴,不要再说了!”她打开车门就跳了。我妈紧急停车、边喊边追。

  人物周刊:你当时什么反应?

  小S:我在后座吓傻,心想我靠,你竟然敢跳车!这件事在我的人生中绝对不会发生。这不是成龙[微博]才做得到的事吗?我一边崇拜她,一边又有点气:她怎么把妈妈气成这样。

  人物周刊:你的叛逆是哪一种?

  小S:顶嘴,觉得顶嘴是天经地义的事,就连厕所没纸这样的小事,也跟妈妈大呼小叫。

  人物周刊:母女是什么时候“和解”的?

  小S:有一天工作完,路人过来跟我说要拍照签名,那一刻突然觉得,这些人和我非亲非故,我对他们这么温和,可是却伤害我最爱的妈妈。那一刻开始转性了。

  现在也会跟她开玩笑说,“你老了我们可不养你,谁叫你以前把我们打那么惨。”我妈就说,“我哪有打你们!”这变成我们之间很好玩的互动。

  人物周刊:很多人向我谈起,徐妈妈是你们演艺之路上最大的功臣。

  小S:虽然我们小时候妈妈会打我们跟出言不逊,但做明星后,无论我们在节目上讲了多么无聊的话,或者那个表演多烂,徐妈妈都是台下笑得最大声的人,所以张菲、胡瓜、徐乃麟都非常喜欢她。我们只要听到徐妈妈笑,就知道,没问题了。

  人物周刊:你后来的人生选择,来自家庭的影响有哪些?

  小S:我很早就觉得不能只生一个小孩,因为我们三姐妹从小会不断分享对人、事、物的感受。我们喜欢钻研人的一切,不停讨论,所以我们知道什么是真实。你要我去做一个不是我这样个性的人,我演不来。

  人物周刊:现在跟徐妈妈怎么相处?

  小S:我妈有时会来我家吃晚饭,我们每周至少会碰面两次。只要久久不跟她吃个饭,我就会全身难受。几乎每天会通微信,但每次一打给她,她就不想挂电话,我又只想听听她声音就赶快挂掉,这就是矛盾之处。她很爱打麻将,也加入狮子会(台湾一个大型公益团体),定期跟朋友们聚餐。我觉得如果我退休之后能像她这么会安排,就还不错。她可以每天花8小时打麻将这件事让我很羡慕,因为我还没找到一件这么迷恋的事。

  人物周刊:现在你也有了3个女儿,自己做妈妈和上一代有哪些不同?

  小S:现在的妈妈,被亲子教育绑架了,面对小孩,会一直压抑,握拳忍耐,因为害怕别人的眼光,已经没有了情绪的出口。即使吼一下小孩,心里都会想,我的教育是不是失败了?我怎么能吼他呢?书上不是说要充满爱地跟他说话吗?很矛盾。我羡慕伟忠哥口中的眷村妈妈,可以把小孩吊在树上狂殴,可以做自己。

  谈女明星的两难

  ——像蟑螂,不太打得死

  人物周刊:刚主持《娱乐百分百》时,听说你跟大S害怕走在路上,怕什么?

  小S:怕各式各样的谩骂。那时没有网络,观众对我们的意见会投诉到报纸。有个单元叫“我有话要说”,几乎每天都会有一格在骂我们,说徐氏姐妹讲话太没礼貌,这样的艺人怎么可以在演艺圈生存。走在路上,10个路人几乎有7个会说我们。

  人物周刊:你们姐妹俩这么叛逆,怎么受得了被人骂?

  小S:我那时会想,我也不过是出来当个明星、赚个钱,你干嘛这样羞辱我们?走在路上如果有人攻击我们,我们就这样(做翻白眼的动作),或者很想过去质问。非常幼稚。

  人物周刊:这种状态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或者说自己接受了?

  小S:后来《娱乐百分百》在年轻族群红了之后,会有一些粉丝在电视台楼下等我们,你会发现他们的眼神、手势跟我们在节目中一模一样,受影响很深。“康熙”受欢迎之后,慢慢会有一些中年以上的人跟我说,小S你们的节目很好看。

  人物周刊:别人的喜欢或讨厌,现在还会不会影响你?

  小S:可能一开始还没那么大气,但现在,就“哦”,看一看,其实不太会愤怒,只是如果有人骂你时旁边正好有人,会有揪心的感觉。当你决定开始当明星,就注定要被民众评论跟误解,讨厌或喜欢。

  以前台湾有个节目,会让人打电话进来,讲他最讨厌哪个明星。一个人看这个节目,就算刚好在讲小S,也不会有什么感觉,但如果朋友在,就会说不要再看了好不好,会难受。

  人物周刊:现在你害怕什么样的误解?

  小S:关于我的都一笑了之。有时我老公说,这件事你要不要澄清,我会说,还好吧,这就是娱乐圈。但只要报道牵涉到他,我就会紧张、绑手绑脚。

  人物周刊:我想知道家暴的传言是何时开始的。

  小S:有天我跟老公躺在床上看DVD,接到我妈电话,说记者问她,我是不是被家暴,我说“什么跟什么啊”,她说,“没有就好,那挂了。”第二天,我还在睡,老公就叫我,“Babe,快起来看报纸!”我吓一跳,社会版头版说,家暴中心接到我的电话,还到我们家来,我们去警局备案什么的,讲得巨细靡遗。

  我立刻打去家暴中心,问,“你有看到我来吗?”他答,“没有啊,根本就没这事。”我们当时就说,这对我老公形象太不利了,根本就是糟蹋他,便立刻到警局说让他们帮我们办记者会。这件事在台湾还被攻击,说凭什么在警局办记者会。那是我第一次被媒体吓到,原来无中生有会这样。好在我们通过法律途径,有获得一个公正的解决之道,他们给我们道了歉,之后平静了一阵子。

  人物周刊:如果说“家暴事件”是台湾媒体的捕风捉影,那“胖达人事件”(注:胖达人是小S老公投资的面包店,开业后便在台湾热卖。2013年8月,台湾食品卫生单位突击检查发现,胖达人违规添加9种人工香精,之后,小S在电视台录像时向大众致歉。时任台北市长郝龙斌批评其为“民生诈欺”)这样解释便行不通了。

  小S:我老公觉得自己无心这样做,因此觉得委屈。台湾有很多政论节目,他有看政论节目的习惯,当我们成为新闻中心的时候,他就足不出户,一直看一直看,看别人在怎样骂我们,全心全意去感受别人怎样骂他,有近半年都很消沉。

  人物周刊:事件发生后,你的表现和以往不同。除了录《康熙来了》(视频),你在媒体面前消失了一段时间,那段时间在做什么?

  小S:我有点把自己关住就对了。以前“康熙”录影是开放记者探班的,那时我跟康永哥说,让我们简单过一阵,他完全支持我。我们就把“康熙”的大门关上了。老公也不出门,我俩就每天在阳台,看着大马路谈心。

  人物周刊:谈什么?

  小S:跟他说,一定会过去。也会有朋友来,给我们一些鼓励。我一直跟自己讲,事情总会过去。其实我是面对事情很容易过去的人,像蟑螂,不太打得死。我的功课是让他站起来。

  人物周刊:你肯定听过的一种说法是,Mike借助你的名气,在台湾获得了太多资源,这是公众不满的主要原因。

  小S:我一直跟老公说,你把电视关掉,世界没有这么差。而且你走在路上,大部分人根本没在care你,关心你的面包怎么样,或者你发生了什么事。我说,你不要把自己局限在政论节目跟电视新闻这么小的世界当中。因为他每天看,就会觉得所有人都在恨我们全家。可其实我们出去面对人,走在路上大家都说,“小S加油!”大部分人是很好的。

1 2 下一页

(责编: 云会)

文章关键词: 小S捕风捉影个性女配角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