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实录:李亚鹏《可凡倾听》诠释爱的定义(附图)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4月16日10:16  新浪娱乐
实录:李亚鹏《可凡倾听》诠释爱的定义(附图)

李亚鹏与主持人曹可凡

  他是中国炙手可热又饱受争议的当红男星,自从饰演了郭靖、令狐冲,李亚鹏(blog)(blog)人气一路上涨,却被媒体骂得体无完肤。从瞿颖(blog)(blog)、周迅王菲,他的恋爱婚姻一路被媒体跟踪暴光,以致于让人们忽视了他的事业上进展。尤其是在他们女儿的出生前后,他再次被卷入舆论风暴的中心。2006年的圣诞夜,他们捐款百万成立“嫣然天使基金”,目前该基金救助的12名患者已成功接受了手术。那么李亚鹏当初是如何千方百计隐瞒女儿唇腭裂的真相?他又为何决定在博客上公开此事?他为何要成立“嫣然天使基金”?如今他又如何为人父?父亲到底给了他怎样的影响?今天我们就来倾听一个35岁男人对于爱的定义。以下为本次访谈实录:

  曹:亚鹏你好

  李:可凡你好

  曹:最近一年多来,应该说对你自己的人生是一个非常特别的阶段,从结婚生女到嫣然基金的成立,特别是嫣然基金的成立曾经感动很多的人,而且大家对你的看法好像都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当时为什么会想到做这样一个基金,尽管我们知道在中国做这个基金是非常复杂和困难的一个工作

  李:对,其实最开始没有那么一步到位地就想到去做一个基金,最开始就是做父亲的一个感受吧,因为我们带着女儿去美国看病这个过程,除了要避开媒体这一关以外,其它的一些手序或者程序也是非常麻烦的,包括到美国以后到在医院看到的跟我们类似的这些父母,带着孩子在那儿候诊,因为长达四个月,慢慢跟其他这些加长也成了朋友,大家在交流的过程中就发现其实看病是挺不容易的一件事情,因为以前我的生活也没有经历这些事情,不是太知道,那有了一点这种感触以后,就觉得在美国的那些病友们是美国人,他们相对条件要比我们好很多了,那当时就觉得,那如果在国内其他这些跟我们一样的中国的这些父母们,他如果是因为没有钱而不能进行治疗的,就觉得想去帮他们一下,但是那时候并没有想去做一个基金,那个时候因为我们给我们的女儿治病,去美国反正花了一笔钱,当时我就有一个心愿,我就跟王菲说我有一个想法,我说我想回去以后,将心比心,我想捐一个同样数目的一笔钱出来,当时我就想捐一百万,我并没有想做基金,我想把这个钱捐给什么,一个什么机构,做这个事儿,然后她也很支持,她说你要愿意做你就去做吧,当然她是很多心思那时候在小孩儿身上啦,我还好一点,我在想一些这样的事情,那回国以后,因为那段时间我在中国,是在美国洛山机北京这样来回飞,回来以后我就试图去打听一些情况的时候,我就发现,一时半会儿我找不到一个我合适的,我可以把这个钱捐给它的一个机构,之前也有一些像“微笑列车”,还有一些类似的组织,针对唇腭裂儿童的这些医疗基金,但是它们都不是国内的,它们都是境外的,谈后它们在中国实施这个手术,是非固定性的,是每年不定期地来一下,所以在中国还没有一个常年设立的这么一个专职机构

  曹:所以你就觉定自己来做

  李:对,那当时因为之前我跟中国红十字会有过一些合作,帮他们代言一些慈善项目啊什么的,打听之后我就说了我这个想法,我说我能不能捐一百万,然后自己来成立一个基金,那这个事情也是确实,坦白讲是得到了他们很大的一个支持,我们这个算中国第一个私人发起的,然后国家认可的,国家认可的有两个权限,其实,解释一下,第一个权限是可以公开募集,就是向社会公开募集的一个慈善基金,第二个权限是,我们是可以开据国家认可的那种抵税发票的一个慈善基金,那这在中国也是第一个由私人发起而成立的,所以中国红十字会还是给予我们很大的一个支持吧,当时

  曹:现在哪些病童可以申请到你们这样的一个基金?

  李:就是申请条件是吧?

  曹:对

  李:我们的条件其实只有两条,很简单,第一个是十四岁以下,因为中国需要资助的人数众多,我们的能力有限,所以规定这个年龄的限制,我们先针对幼童,十四岁以下,第一个条件,第二个条件只要当地政府开椐的贫困证明,就这两条就可以了,他就可以来申请,那我们也没有任何这种选择的条件,只要你申请了,先到者先得,在我们今年资助目标名额之内的话,我们马上就批准

  曹:你们现在嫣然基金资助的第一个孩子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

  李:第一个孩子是一个孤儿,是一个被父母遗弃的,是一个在一个儿童福利院里面的一个孤儿,因为会有一些,甚至是比较多的一些情况就是很多父母把这些孩子就扔掉了,所以我们找到的第一个是在儿童福利院里边,他现在已经做完这个手术了,去年就做了

  曹:据说你们在跟这个资助的病童之间,希望他们签一个特别的协议

  李:那时我后来的一个想法,现在还没有把它整理出来,就是我有一个想法就是希望,因为我说了,我觉得做慈善最打动人的,不仅仅是你能帮助到几个人,因为如果就这点而言的话,每个人能力是有限的,我也不可能帮助那么多人,我是希望,我觉得慈善本身的那种打动人心的那种力量是最有魅力的,当时我有一个想法说,我说我会希望跟这些所有接受我们资助的父母签一个不具备法律效应的一个协议,就是希望在这个孩子长大以后,它的父母有一个义务,要替我们转达给他的孩子,如果这个孩子长大以后,他有能力的一天,也希望他再回馈给嫣然天使基金,通过嫣然天使基金,然后再去帮助,就是捐助一个当年想他一样需要接受资助的这样一个孩子,就是一个没有法律条件的一个协议

  曹:但是希望能够把这个善和爱传递下去

  李:对,哪怕我们今天可能之资助了,每年可能只资助一百个,如果能坚持了十年二十年的话,因为在往后我不知道我还具备不具备这种能力了,但是如果说二十年以后,那今天资助的小孩他二十多岁了,他有这个工作的能力了,他有赚钱的能力了,那么他在捐助一个,这样的话他就可以循环下去,那这个如果能实现的话,我觉得它的,在我心目中的意义会更大

  曹:功莫大焉,那现在这个基金整个是怎么来运作,怎么做到所有的这个善款能够在整个的这个运行当中可以透明,公开?

  李:这个是一个如果想在今天的中国的话,这是一个特别敏感的问题,就是透明和公开,那我们这个因为它是一个国家监管的一个基金,所以我们所有募来的善款,都是在一个帐号里边,这个帐号就是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的帐号,是由国家来统一监管的,我们谁也没有权力说,把这个前去挪用或者什么,是没有权力的,我们有一些我们的定点的医院,这些定点医院是,如果有一个孩子他向基金会申请那个资助,我们批准以后,他去这个医院接受免费的治疗,他不用花一分钱,至于他这个医疗费用,将来是由这个基金会拨款给这所医院,那么我们为了避免在这个当中会有很多灰色地带,比如说是这个医疗费多少呢,这就是一个问题了,我们也做了很多这种限制性,就是把所有的孩子以病情,以唇裂,或者是唇腭裂,或者单纯的腭裂,或者两者兼而有之,我们把它划分了大概四个级别,那么每一个级别,我就是给医院一个固定的钱,因为包括我们现在赵的这家医院,他们的这个负责人,它也是一家中美合资的医院,他们也是非常友善新的一家医院,他们首先为了表示诚意,他们捐出了几十万的善款来,就是给我们这个基金会,然后他每年还承诺,每年做几十个免费的手术,所以难免会有一些差错,但是我们现在选择的就是说,让我拿出行动,让我看到你是跟我一样有善心的,那我就信任你,申请做我们定点医院的医院是非常多,全国,但是我们不可能有那么多的时间,就是一下去扩展到那么多,所以我们现在就很谨慎地发展这些定点医院

  曹:那过两天你要带着女儿又去美国,进行治疗,那么这次去世做一个例行检查,还是要给她做一个进一步的手术?

  李:进一步的手术,她上次是,我的女儿是唇腭裂,上次做完了唇裂的手术,这次去是做一个腭裂的手术,这次做完以后,这个医学治疗的手术就算是结束了

  曹:接下来就应该是功能的矫正,口腔功能的矫正

  李:对,口腔的矫正,然后会有一些,因为唇腭裂的小孩她会有一些,那个发音会有一些问题,所以会有一些发音的课程,这种去教她发音

  曹:那女儿现在基本的状况是怎么样?

  李:她非常健康,不是说是自己的孩子自己夸她,我们在美国的时候,当时在两所医院看病,一共,那她在两所医院同时去体检嘛,每周去体检,她在这两所医院的几万个小孩里面,就是这个医院存档的儿童的资料里边,她是身高第一名,体重第一名,很结实,很健康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