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实录:《可凡倾听》李亚鹏对爱的定义(3)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4月16日10:16  新浪娱乐

  曹:你打扮成大夫,那些狗仔没有发现?

  李:没发现,我就跟他们这样擦加而过,二十多个人在楼梯口,电梯口等着,我真的进到那个监护病房去的时候,我看见她,她特别安静,她也不哭也不闹,就那样躺在那儿,我就看着她,大概就很近的距离吧,大概这么远吧,这么一个距离,其实很简单的思维,没有那么多复杂说,哎呀,怎么这样啊,什么什么的,没有,我就看着她,我觉得她挺好的,她也不闹,也挺安静的,表现的,然后我就在那儿站着看,旁边还有些医生护士嘛,也都盯着我看,可能大家都在想,这个爸爸现在什么心理,或者是关心,或者是什么,其实我当时什么也没有,我就要走,因为看了一下之后,因为我只是过来看一下孩子,因为那个时候,就是妈妈还在一个危险状态,还在输血,所以我必须还要回到那个大人身边去,但是就是我那么一临走的时候,她哇地哭,我就转过身来,就看着她,然后我就跟她说,我说,女儿,你相信你爸,我说你一定会没问题的,我就说完这个呢,旁边医生护士劈里啪啦,我就看他们在那儿哭,其实我是看到他们哭了之后我才突然,可能那段时间,其实我的那个神经其实是高度绷紧,虽然是很镇定,但是实际上它是另外一种紧张,我是看他们那么劈里啪啦一下之后,我也确实是那时候,突然就难受了,但是我扭头就走了,因为我知道他们在那儿没有问题的,引文很多医生护士在那儿陪着,当时

  曹:你当时会心里有那种后悔或者是内疚的感觉吗?

  李:没有,不会不会,我觉得这个可能遇到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表现,我也是当时没有想那么多,后来包括在我拍今天这个戏的过程当中,就在两个小时以前,我今天一个人呆了一天,因为拍这个戏跟我这个经历太相似了,包括一些台词,我都在想,我说,其实人做出一个决定的时候,一个重大决定的时候,都不会是你思前想后,我觉得基本上一个人做出一个重大决定的时候,就是你那个一瞬间的直觉做出的反应,那么当我们在最早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我跟我爱人,就是我们两个人就是一分钟做了一个决定,在这之后我们再也没有讨论过这个事情,那么当我看到她的时候,看到我的女儿的时候,我的一个知觉的第一个反映就是,我一定会让你没有问题的,没有想那么多,很复杂,就一瞬间就想好了,其实这口气还是提了很久的,一直到在美国大概五个月以后了,做完手术,因为第五个月才做了第一次手术,做完手术以后回到家里面,孩子当时手术完了就接到家里了,我们,就是我妈呀,很多亲戚都在忙活,我就突然一下,因为你知道这五个月的目的就是要做这次手术,今天突然做完了,我不知道该干嘛

  曹:觉得自己插不上手

  李:对,我在满屋地溜达,溜达之后我就拿起那个纸和笔,在我的那个日记本上,就是我写了几句话,这个以前没说过,就是我写了三句话,当时,我写的是,我说上帝给了你这个伤痕,我要让这个伤痕成为你的荣耀,上帝的荣耀就是我的荣耀,我写完了我就放在桌子上了,到了吃晚饭的时候,美国那些亲戚,华人很多都是基督徒,我不是基督徒,他们看完以后说这谁写的?我说这是我写的,我那些姨就劈里啪啦说,哎呀,亚鹏,你应该明天就跟我去皈依上帝,她说,你说的这话就是圣经里说的话,我说真的吗?他们真的把圣经翻出来,说你看,上帝的荣耀就是我的荣耀,这是圣经的一句很重要的话,我不是很懂他们这个,所以我说,其实包括后面的一系列的这种行为,救援余党我地一下知道这个是亲的时候,其实我觉得这个是我人生当中的一个,是给我出了一个难题,对任何人而言,它都会是一个难题,但是我觉得我一定要去迎它而上,退缩不是办法

  曹:据说,你当时从病房里出来,第一个打电话是打给自己公司的会计

  李:对,也是一个本能的反应吧,当时呢

  曹:是不是让会计查查账里还有多少钱?

  李:倒没说查多少钱,我跟他说,从今天起,超过五万块钱的支出,我必须签字,因为当时吧,就是我跟我女儿说那句话的时候,其实我那时候也是不了解很多状况的,但是我就心里一个念头吧,我说,你爹就是倾家荡产也要把你的病治好

  曹:一个做父亲的责任感油然而生

  李:对对对,就那一瞬间,当时没有想什么父亲的责任感,没想那么多啦,其实就想这么一个念头,就是我一定会把你这病治好的,你不要哭,而且我说完这句话她真的就不哭了,是因为我说完这句话她不哭了,所以旁边那些医生护士,因为大人受不了了,孩子有时候很乖的时候,让大人心里更受不了了,就是它一不哭了,大人开始,那些医生护士开始哭,他们一哭,我也开始哭

  曹:那你是过了多久才把这个消息正式告诉王菲,确实这孩子有问题?

  李:早上生完孩子,晚上吧,晚上的时候,晚上因为她当时身体状况也不是很好,还在输血,然后就差不多晕晕乎乎醒过来以后,因为醒过来之后你没法不说,那孩子呢?你要是正常的话,应该孩子在母亲旁边的嘛,那时候我们孩子在监护病房嘛,后来我觉得她没问题,因为她也是一个非常坚强的人,就是从当时这个事情知道以后我们的这种态度,然后等她差不多醒了,我给她喝了点水,然后我就搬了把椅子坐在她床前,我还没说话呢,她就看着我就说,严重吗?所以其实还是想物归原形嘛,她不可能不想,只是说,我说我们彼此之间没有过这种交流,她第一句话就说,严重吗?然后我点点头,因为确实我女儿在这一类的病患里面是比较严重的,我说,严重,她说,有其它问题吗?我说其它都非常好,因为小孩是,她生下来皮肤也非常好,而且脸上一点皱纹都没有,非常光滑,根本不像是一个出生的婴儿,我说真的非常好,我说而且特别爱笑,她真的是很爱笑,很奇怪,而且她的笑很可爱,我这个说可爱可能有点是自己的孩子的问题,因为她的唇是裂开的,她一笑跟我们是不一样的,我不知道你见过没见过这样的笑

  曹:见过

  李:哦,你因为做医生你见过,她的那种笑,她嘴裂的非常大,会让你觉得她笑得比我们要开心很多,其实

  曹:比我们好像更灿烂一些

  李:这可能是父母觉得,因为我们俩从来没觉得她不好看过,甚至在美国五个月嘛,看习惯了以后,五个月以后手术缝合了以后抱出来,那个大夫,他也很满意,那个手术他觉得他做得非常好,然后他走到我们跟前,护士把小孩抱过来,他就站到我们面前,其实他等待我们的

  曹:感谢

  李:赞扬,或者感谢,没想到我们俩看看,彼此好像这么对视了一下,没搭理他,但是他也很有经验,他马上解释了一下,他说,你们可能已经习惯了她以前的样子了,他说因为现在港手术完了之后,你们心理上有些不适应,在一个她笑还有一些肿,红肿嘛,你可能不习惯,后来我们也是,我们真是花了大概十天的时间,心里在慢慢适应说,哦,要这样的

  曹:所以其实唇裂跟腭裂的孩子,她长大以后当然会经历一个心理的过程,其实在这个过程当中父母他更需要经历一个心理的变化的过程

  李:对,我觉得这个事情,其实它没有多大的一个问题,真的,因为新生儿的疾病有很多种,其实这个相对来讲并不算是很严重的,但是它比较特殊一点是在哪儿呢,它是在这个脸上,那么实际上是给这个心理的压力比较大一点,那小孩承受的这个心理压力是要等到她长大以后,等到她面对社会的时候,她才去承受这个心理压力,那么父母实际上是要比她承受的早,父母从他出生下来,就承受了这个心理压力,所以我觉得我们,必须要能够先要承受得住这个心理压力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