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实录:《可凡倾听》李亚鹏对爱的定义(2)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4月16日10:16  新浪娱乐

  曹:你觉得现在从孩子的性格上来说,更像你还是更像王菲?我们家儿子像我一点,比较急

  李:我觉得这个性格像她妈一点,都有吧,包括长相,都是比较中和了一下

  曹:那当初其实王菲在怀孕的时候,当她在做产前检查的时候,其实医生已经发现这个孩子的发育有一点异常

  李:对

  曹:当时这个医生是怎么跟你们说的呢?

  李:因为当时医生也没有什么经验嘛,当时她在看的时候,因为做检查的时候我是在旁边站着的嘛,我是允许观看的,她发现她就自言自语她就说出来了,说出来之后,说看不太清楚,这个唇线看得不是很清楚,后来就要求我们说,我们再换到一台更大的机器来看一下,当时可能就前后折腾了,像平常一个检查十分钟结束,那天她大概看了一个多小时,后来他们就没有再说什么了,但是我已经心里是有点感觉了,因为医生在没有她确定之前,她一般也不会去给就诊的人去说什么话,怕引起了心理的负担嘛,那么从医院里出来以后我就私下里悄悄地给这个医生打了个电话,我就询问了一下这个情况,我说这个唇线看不清楚是什么意思?因为我也不懂,她说有可能是这个唇裂

  曹:当时是怀孕几周?

  李:五个月的时候吧,五个月的时候,然后,那我当时交待她,我说那这样,这个事情你以后就不要当着孕妇的面来讲,你不要给她这个心理压力,那么后来因为我妈妈也是医生,她刚好也是儿科大夫,我就给我妈又打了个电话,说如果是的话,这个问题严重不严重?我妈说,它的一个并发症会是心脏有问题。小孩先天性的心脏和这个通常会是一个并发症,如果心脏没有问题的话,她说我觉得这个事情就不是太大问题,后来我也问了医生,医生说其它都是一切正常,那么后来我们还是做了一个短暂的交流吧,那回到家以后,我悄悄打完两三个电话以后,那憋了一会儿,最后她也还是说,她说,虽然谁也没有提这件事,其实能感觉到大家心里都在向这个问题

  曹:心照不宣

  李:她说如果真的是的话,你什么想法啊?我说,我先听听你什么想法吧,她说,如果是又怎么了,你难道不想要吗?问我,我说我没问题,我们就讨论做了这么一个决定,前后一分钟,就是说定了,说完了就完了,那之后,医生在之后的,到产前还有四个月,每一次医生都会跟我说一些这个情况,单独说一些这个情况,那我们两个之间就再也没有就这个问题进行任何的交流了,当然是越随着这个产期的临近,就越来越确定说,是有这个问题

  曹:那当时医生有没有跟你们分析这个致病的原因?或者说可能是孕妇有点感冒啊?或者是吃过一个什么要啊?或者其它的生活方式啊等等?

  李:对,这个也是我当时在做嫣然天使基金宣传的时候,包括我遇见父母,遇见同样的这些其他的父母都会告诉他,就是不要有这种的心理负担,我们到了美国去就诊的第一堂课,医生的助理,我们也找了一个大牌医生,他专门有个助理,他专门给我们先上一堂课,就说这个跟你这个什么抽烟喝酒什么这些,它没有关系,它属于是这个基因在复制当中会有一个错误的概率,而且是万物皆有,就是任何哺乳动物都会有的,他说其它的动物也不会去抽烟喝酒,不会什么,所以你们不要有心理负担,包括他说如果你们再还想要孩子的话,还可以接着要这个孩子

  曹:我其实过去是学医的,我教的课程就是胚胎发育学

  李:哦,是吗?

  曹:唇腭裂是我教的一个课程,所以我一般教这门课的时候,我上课堂的第一节课的时候,我的第一句话就是说,我们每个人能够今天长成这样是不容易的,因为我们的脸部是很多块,版块把它拼起来,能拼得没有问题,那是我们的幸运,那从这个发现这个孩子唇线有问题,一直到最后临产,这个过程当中有没有采取一些什么样的措施,能够使得这个孩子能够往正常的方向发育?

  李:当时我们也打听过一些,就是医学上有一种办法就是,在孩子没有出生之前,就做一个手术,它的做法是,把这个小孩从母体里,取出来,就是先剖腹,先把这个手术做了,再放回这个母体里边,再缝合,这样的好处就是让她在母体里成长这个伤疤,那么它可以就是在这个美观性上,等等上都会有一个比较好的成长过程,但是这也存在一个问题就是,对母亲的伤害比较大

  曹:风险其实挺大

  李:对,其实风险挺大的,所以后来这个事情我都没有跟我爱人商量过,我打听了一下我就没有再去想这个事,因为坦白讲我自己心里我没有把它当成多大的一回事,虽然之后很多朋友好像什么同情挺多,哎呀,这事怎么轮到你们了,但是真的坦白讲我自身来讲我没有把它当成特别大的事情,如果我觉得这是很大的事情,可能之后我也不会作出之后的那些举动来了

  曹:那当时王菲传出怀孕的消息传出以后,这个所有的娱记,蜂拥而至,作为你们来说怎么去摆脱这样的一些干扰?听说你当时决定在家里待产?

  李:那个是我虚晃一枪,不可能的,这个是不可能冒这种风险,这是一个不理智的一个选择,我当时就是说的是气话,是存心逗他们,其实后面那几个月,小孩的这个事情都让我没有太多的心思和精力去顾及了,更多的是对付家门口的这些记者,因为我不在乎他拍,说白了我不在乎,但是他容易造成危险,因为有两次,是包括我母亲带着那个童童,或者我的侄女他们出门什么的,他们就这么开着车跟,那么大街上别人的车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强行超车什么什么的,危险很大,其实他拍,说白了我无所谓,你不要挡着我路就可以了,所以那段时间也是为了这个安全的问题,我频频调用我周围所有朋友的车,我几乎把我自己的车,把我周围朋友的车,每天换一辆新牌照号的车,都调了个遍,当时其实是我更在意的是安全问题

  曹:当这个孕妇要生产的那一天,我想你作为丈夫一定会被要求在一个手术单上签字,我也经历过这样一个经历,我以前在医院里头无数次让别人签过这个手术单

  李:你做医生还真是做了很多年

  曹:对啊,但是当我自己再去签这个字的时候,我就觉得有点紧张,因为那时候我太太说是胎心不好,羊水不好,所以我就挺紧张,不知道当时你去签这个手术单的时候,有没有这种紧张的感觉?

  李:肯定是有,这个坦白讲肯定是有的,但是还好,因为我们这个情况一生都非常清楚了,所以在这个手术之前,他们是做了非常充分的准备的,包括孩子的母亲,因为孩子的母亲也是算是一个比较高龄的孕妇了,产妇了,所以手术前我跟医生是开了好几次会,当然我是旁听啦,列席一下,就是他们的准备回嘛,所以包括什么麻醉科,什么什么的大夫啊,我都见过,然后跟他们也都,就是听过他们开会,我觉得那个时候就是,相对来讲我觉得还算比较镇定,因为没法不镇定,因为心里知道很快你会有更重的任务要去完成,所以那时候我不能允许自己去有任何的慌乱,所以做每一步每一步,我都自己心里已经想好了,但那个时候没法跟别人太多人交流,包括我么再产房住了大概半个月才生这个孩子,那半个月当中,包括我这个经历人哪,我的朋友们啊,经常回来探视一下,还陪着大家聊聊天什么的,其实脑子里想着别的事情,但是那时候的情景就是不允许自己有任何慌乱,其实就那么简单

  曹:尽管事先会有很多的心理准备,但是当孩子出生以后,做父亲的,亲眼看到这个孩子唇裂和腭裂的景象,我相信那种内心受到的震荡,应该是超过你原来预想的

  李:对,因为之前毕竟只是一种想象嘛,你不会有一个直观的感受,我刚才今天来之前拍的一场戏,我就在一个妇婴医院,然后在拍那个儿童的监护病房,我们剧中的,我的妹妹生孩子,然后也是有很大的危险性,所以这孩子生出来之后被送到那个监护病房,放到一个小玻璃罩里面然后我们隔着那个玻璃在看他,我都能感觉到,拍我的时候,我都看见周围我们的工作的同事们,都盯着我的眼睛在看,我想大家的心里都是,就是你提的这个问题给我一样,都想知道,因为你经历过这样的事情,都想从我眼睛里看到你是一个什么心情在这,刚刚拍完,就是两个小时不到以前,如果让我去演这个角色的话,我可能会要把他表现的内心极其的复杂,什么什么的,但是我也可以告诉你,就是真是的情况没有那么复杂,其实很简单,我经过一番乔装打扮以后,扮成一个医生,从媒体那儿穿过他们那个人群,因为那个监护病房在另外一栋楼里面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