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实录:《可凡倾听》李亚鹏对爱的定义(5)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4月16日10:16  新浪娱乐

  曹:据说当时这个手术之后,你还是挺高兴的,居然也发现医院里光秃秃的树枝上后来长出树叶了是吧?

  李:心情所至吧

  曹:当时有没有想过为了躲避媒体无休无止的追逐,索性让女儿在国外去生长,能够寻得一块清静之地?

  李:因为在那边我有一些亲戚,我外公啊什么的在那边,老人嘛,他当然也希望孩子留在他们身边,当时去就说,干脆就在美国吧,说这边的人文环境也相对好一点,说骚扰也少一点,我也动过这个念头,刚开的时候,但是后来还是放弃了,放弃是因为,我们去就诊那个医院的时候,在那个医院的门口,就是美国的那些父母们,也是很紧张自己的孩子,不让别人看见,所以当时看着那种情景我心里也就明白了,就是不在乎你在什么地方,你如果你心里,它是一个问题,你在哪儿它都是一个问题,如果你心里不是问题的话,我觉得没所谓,其实甚至说我们现在啊这个孩子,现在在北京的时候,如果她没有这个问题,那因为父母的这种身份的问题,职业的特性的话,我们也是不原意带着孩子到处去见别人的,那么现在她有了这个问题,其实反而有些时候我是,她现在虽然还很小,我是一步一步地开始,让她去见周围的一些,从朋友开始,从邻居开始,我们从美国回来,我就抱着她在院子里面,去邻居家串串门啊,我从现在就开始,培养她,也培养我们父母,我要让她去见所有的人

  曹:就是你有意识地去做这样一些事情

  李:对对对,如果她没有这个的话,因为她是我们的孩子,可能我们还会不想让她见太多的人,但是因为现在有了这个问题,反而我们会有意识地这么去做,因为我不想让她将来心里有一丝的阴影,说我们要躲着,或者什么的话,不想那么做

  曹:你觉得经历了女儿的这个事情之后,是不是你觉得你跟王菲,你们的内心会更默契,这种婚姻会更牢固?因为说实话你跟她好的时候,很多人是不太有期待的

  李:这个问题我觉得,其实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只有两个人知道,任何人只是任何人的猜测而已,所以首先对别人的猜测我也不置与否,那么其次说,在一对夫妻之间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我觉得如果两个人能够携手一起度过这个事情的话,那一定对两个人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对大家是,这是会产生很强的凝聚力的一件事情,当时我们两个人,我们周围的家庭,我的家庭和她的家庭,整个两个大家厅和我们这个这个小家庭,包括这个孩子,包括很多亲戚,都因为这个事情,凝聚在一起,可能甚至有一些,以前美国的一些亲戚,都大家来往很少的嘛,因为隔得也很远,有一些来往得多,有一些来往得少,但是因为这个事情,我们现在周围的很多亲戚,就是彼此往来,电话问候,春节吃饭,我觉得这是对整个一个大家来讲是非常好的事情

  曹:其实这些年,你的人气是越来越高,演了令狐冲,演了郭靖,大家都很喜欢,但是随之而来呢,有很多负面新闻,比如说你那两个戏,觉得你颠覆了人们对金庸小说的想象,我今天在飞机上我还碰到我一个同事,他说,我觉得我想象当中的,金庸笔下的不是李亚鹏演的那样的,当然还包括你的那几段恋情,所以有媒体把你甚至描写成一个花花公子的形象,我觉得在中国演艺圈有两个人是最被妖魔化的,一个是你,一个是章子怡,其实跟我接触下来以后,我们所看到的跟媒体所描述的完全不一样,你觉得为什么自己会那么被媒体妖魔化?

  李:我觉得是,第一个是赶上了这些事情,因为你去出演了一些,无论谁演都会倍受争议的一些角色,其实就这么简单,那么别人可能碰到了一次这样的事情,你可能比较有幸碰到了两次三次这样的事情,然后在辅助以一些恋爱的事情,其实很简单一个道理,我们还一个角度来看这个问题,我觉得恰恰是我的性格吧,也有我自己性格造成的部分,坦白讲,很客观地讲

  曹:你觉得自己是一个什么样性格的人?

  李:我在通常的尺度里面,就是跟人相处的尺度里面,我觉得我是一个非常和善的人,一个非常容易相处的,也非常中庸的人,在大多数跟人的接触当中,我是这样一个人,甚至跟我公司的人也好,我同事也好,剧组的同事也好,相处都是这样,但是在心里的最底线,我的底线很低,与人相处,但是非常的坚固,当初动到我的底线的时候,其实你刚才所说的一些事情,我想我不是一个小孩儿,包括什么谈恋爱啦,什么选择这些戏啦,如果我不去做呢?比如说如果我拍《笑傲江湖》,我看明白了,这个谁演都是这么回事儿,那么我是看得明白这一点,那我知道,我不去拍《射雕英雄传》,不就完了吗?那么第二个重锤不就挨不到我头上了吗?包括谈恋爱,好了,我知道如果我跟这个人谈恋爱,大家会对你有等等等这种看法,而且这种看法,如果你要再跟这个人结婚了,这个看法会伴随你一生的,其实这些,你相信我能看得到,我不是一个小孩儿我在这个行业已经这么多年,我已经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但是这个时候是我的性格决定的,我不会因为那些而改变我原本的选择,我想这个是我的一个底线

  曹:公众或者说媒体对你的妖魔化除了金庸的小说是大家特别喜欢的,大家很难接受有一个具体的人,来出演其中的令狐冲或者郭靖,因为那些人物在所谓的金迷的头脑当中,他是一个神,是不应该有一个具体的人来演,那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就是你刚才说的这个恋爱故事当中的那几位,可能也是大家比较喜欢的,让你喜欢上了,你有不喜欢人家了,观众有一种逆反心理

  李:但是这个其实,我不是想辩解什么,我是说,不说李亚鹏好了,说一个公众人物形象,这是一个传媒学的一个问题,可以算是,当他一旦一次因为一件事情,被贴上一个标签以后,其实随后而来的,大家会很习惯性地,很自然而然地,不问青红皂白地,就一路把标签就贴下去了

  曹:尤其是当你们都承认了在一个媒体当中,在一个媒体的平台当中公开承认了这种恋情的时候

  李:我从来不认为我哪一段恋情有任何的问题

  曹:不是说有问题,就是说当你,当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把这段恋情公诸于众的时候,其实危险就逼近了

  李:我说这是我的性格,我造成这样一种状况,很大程度上是我自己造成的,是我自己的这种性格造成的,我可以选择不承认,伤害是不是少很多?但是我的性格是,我为什么要不承认?我恋爱就是恋爱了,我知道我承认了我会少接很多广告,很现实的,这些事情,就是不会说,大众会觉得你在炒诽闻,其实完全相反,恰恰是因为这些事情,如果说经济利益的话,我会因为这些在这些年损失很多很多经济利益,就是这么明显的一件事情,但是一我的性格我不会不承认的,包括我最后的,我的婚姻,我知道我做这个选择,会有很多人,会有更多的人持反对意见也好

  曹:你夺了无数人的爱啊

  李:对,就是不管因为什么原因造成的吧,你相信我会有这个判断的,包括你将来以后做任何事情,你做得好了,别人会认为说,因为你老婆是谁谁谁,你做得不好的话,被人会觉得你没有能力,其实这些问题我都可以看到,但是那我怎么办呢?如果是你

  曹:我会选择隐瞒

  李:你会选择什么?你会选择放弃还是继续下去?

  曹:如果我遇到这样的事情的话,我会选择在一定的程度上要隐瞒一部分,比如说,那个时候我看你在《艺术人生》里头,你承认了跟周迅的这段恋情,然后你说,对她有一种宽容和承受,周迅也在媒体上说李亚鹏是满足了我所有对男人的幻想,其实当时我在看这个节目或者看这个新闻的时候,我就觉得这是一件很玄的事情,因为你把自己完全曝光在一个媒体当中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