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实录:《可凡倾听》李亚鹏对爱的定义(4)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4月16日10:16  新浪娱乐

  曹:就是自己要过这个心理关

  李:对,如果我们都过不了这一关的话,那孩子有一天慢慢懂事,她是很敏感的,她一定会知道,哦,我父母有把我有藏起来的意思,你哪怕流露出那么一点点,你不敢让她跟所有的人去见面,或者怎么样,她一定心里是很敏感的,所以我说我们两个人要先,包括后来些那片博客,坦白讲那篇博客我不是写给别人的,其实那篇博客是写给我们自己的,虽然说我们之前,我们两个这个性格,不太把这些事情当回事,我们没有说特别的,当时觉得不行了,怎么样,我们没有这样,但是你不能说自己心里是一点阴影没有,这不可能的,你起码一个父母本能的,你不愿人家看见她,这种心态我起码是有的,就是我总是想,我要让她做完手术以后再去让别人看到她,那一丝的心理的这种不明媚,不阳光的地方,我骗不了自己的

  曹:其实很多家长会有这样的一种心理障碍,我认识的一个朋友,他的女儿就是唇腭裂,从小到大,现在已经变成中学了,但这个孩子长大我从来没见过

  李:我现在知道,就是我的事情发生了以后,我现在知道我身边的朋友也有两个,以前我从来不知道,因为我的事情出了,

  曹:加上他们羞于表现

  李:他们就第一时间会打电话给我,当时其实我自己心里明白,其实我们已经很不在乎这个事情了,心里上算是比较坚强的两个人了,但是心里还是有这个不明媚的地方,不够阳光的地方的,那后来我就写了那篇博客,写完那篇博客,我说实际上就是让我们,你不要再去在遮掩了,我就把这个事情让天下皆知,弄得我们俩没得躲,就先置于与我们

  曹:断自己后路

  李:对,置于死地而后生,因为我的性格,我坦白讲,我受不了自己有那种隐瞒啊,躲躲藏藏啊,我不喜欢我这样

  曹:你属于是自己心里有疙瘩自己过不去

  李:对对对,我骗不了我自己,我说我们就把它去公开,当时呢,她有一丝犹豫,因为母亲嘛,我想她承受的心理压力要比我要更大一点,犹豫了一下,后来我坚持了一下,我说,你听我的吧,我说你相信我,我们这种做法会把这个事情走向另外一条路,如果我们不迈出这一步的话,我们会在现在这条路上越走越深,我坚持了一下,到了晚上,我早上就是写完了,中午打完了,但是到晚上,下午才发

  曹:就是打是王菲自己打的是吧?

  李:对,因为我打字很慢,我得发传真发到北京,然我那个经济公司的人帮我打,可是当时她说,你今天让我来打吧,我说行,你当一把女秘书,我说你来吧,她也比我快不了多少,其实

  曹:那个博客打了多少时间?

  李:有两个小时吧

  曹:够长的

  李:对,是比较长一点,但要是一个文秘的话,可能我觉得,二三十分钟应该就打完了,那发过之后,我们当时就带着孩子就出门了,就去逛街了,我们在逛街的那个过程中,我印象比较深的是我们彼此看了一眼,我看到她,因为我也想知道她的感受是什么样,我自己的感受我是知道的,我那天那个逛街,我是非常舒服的,真的

  曹: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李:对,如释重负,而且是如沐春风,我挺着腰杆,我就把孩子放在背兜里边,她脸冲外,我们就这样去逛街,我看了她一眼,她也看了我一眼,我们俩交流了这么一秒钟,我看到她的心情是明朗的,那一丝的东西没有了,我觉得我这件事是做对了

  曹:那么在这之前,当你们还不想把孩子患病的情况公诸于众的时候,一般来说,一对夫妇有了孩子的话,亲朋好友总是来祝贺,为了防止大家知道这个消息,怎么去阻止那些亲朋好友前来祝贺呢?

  李:所以我,那一个月,我们是满月那天去的美国,那去美国之前的一个月在北京嘛,那亲朋好友打个电话呀,或者是来看啊,当时就是我妈来过,我哥哥来过,再也没有人了,连我们家的阿姨,只有那个抱小孩的阿姨,那她肯定要看见的,其他的阿姨都不知道,在一个房子里住着,都没让他们见过,但那时候就很难受,所以我说我受不了这种事情,我们就每天要骗人

  曹:那你怎么骗人家呢?说亚朋我们来看看孩子

  李:就找各种理由嘛,你像有一些就说是坐月子嘛,你坐月子不让人家来看

  曹:也挺正常的

  李:但是还有些就是很近的朋友,就是人家也知道说,王菲不是会生的那么娇滴滴的人,说做什么月子,有些包括是邻居,那很近的,住得,那人家敲个门就进来了,就躲,藏,找一切办法拒绝人来,其实在那个过程里边,我们心里是很,因为这不是我们性格做的事儿,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其实我们是很不舒服的,就是包括后来我在我那个博客里面也道歉了向这些人,我说其实确实我们很没有礼数,按理说大家,问候啊,包括送很多礼物啊,都没请大家到家里坐一下,但是当时隐瞒呢,其实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我们当时要办理很多去美国的手序,因为小孩刚生下来,她一切的证件等等,我们怕是什么呢,怕媒体在那种时候介入进来以后会给我们做出国的手序造成很大的麻烦

  曹:其实那个当时办起来还是挺复杂的,原来想从香港做,没有成功

  李:对对对,还是很复杂的,包括也申请了一些特殊的,因为小儿就医嘛,你需要特殊的一些审批程序,那要按通常的程序是根本完不成的,是一个月不可能去美国的,可是我们那个治疗呢,必须从满月开始治疗,就是手术前的那个治疗,所以当时我为什么说,当我女儿接受了那个手术前的矫正治疗的时候,我就觉得,哎呀,那其他的父母怎么办?我们坦白讲,条件好一点,还是有一些社会资源在的,一些朋友可以帮帮忙,其他那些父母,我觉得大多数比较难,最早那个想法,就是想把矫正那个技术,引进到中国的医院里来,就是最早那个念头就是从这开始

  曹:那这个尽管你们想尽各种办法,东躲西躲,阻挠朋友们来探访,为什么后来这些消息还是传了出来呢?

  李:其实这个消息大概是在两个多月,两三个月的时候,在网上开始有人说出来,其实到那个时候才说出来,才有人开始争论嘛,我都已经是觉得很不错了,因为毕竟在医院很多人知道,那么多的医生护士知道,所以我后来在博客里,我第一个感谢的就是那些医务人员,你说让他们完全的永远的不说,坦白讲我认为不可能,每个人的好奇心使然,或者是,他回去说的,但是我觉得他们能够,就是至少在我们满月之前,在我们到美国之前,他们没有把这件事情说出去,我内心已经是非常感谢了

  曹:而且当时还存在一个巨大的诱惑力,因为有很多的媒体,愿意出一个特别高的价钱,去买你女儿的照片

  李:对,所以我心里是非常感谢那些知情者的

  曹:所以网上老有出现说这就是李亚鹏王菲女儿的照片

  李:从来没有

  曹:完了就是你那博客一出来以后,那些照片哗哗全下来了

  李:但是后来又上了很多就是唇腭裂小孩的照片,所以很不道德,真的,他们可能找了一些别的唇腭裂小孩的照片就放在网上,如果我是那个小孩的父母的话,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有法律,如果没法律的话,我知道我该怎么办

  曹:你刚才说了,当第一眼看到孩子的时候,因为护士医生哭了,所以你也哭了,后来带女儿去美国看病的时候,抱着女儿的时候你又哭了一次

  李:那个谁都受不了,要是你,你有小孩嘛,你要是小孩手术的时候,或是治疗的时候,她在那儿哇哇哭,你在诊室的外面也就算了,对吧,心里难受一下,他是让你躺在这儿,把孩子放在你怀里,让你协助这个大夫,捆住她的手脚,这是他们所谓的亲情的治疗方式,但实际上也很残忍,对耳朵边那种,哇的,我想任何父母都受不了这个事情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