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敬明与《小时代》:我就要导演中心制

2013年06月19日04:42  新浪娱乐 微博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郭敬明 郭敬明
郭敬明 郭敬明

  新浪娱乐讯 郭敬明[微博]会客厅的茶几上整齐放着各式各样的水晶杯子,后面的柜子上摆满了VOSS和Perrier气泡水。看过电影的人来到这里,一定会想到宫洺的怪癖,那个冷漠的神秘人物用不同的杯子喝不同的水。而在生活中,郭敬明就是这样的人。

  郭敬明分明就是《小时代》的上帝,他创造了每一个人物,将自己的内心投射进去。这些人物的喜怒哀乐、行动坐卧都依赖于作者的主宰。而在电影的世界里,导演郭敬明依旧为自己争得了极大的权利。在他的领域,作者的权威神圣不可侵犯。

  《小时代》很特别,正因为此导演郭敬明成为了这部电影的核心。该操心的他管,不该操心的他也要管。按照他的话来说,所有人都认可《小时代》的“导演中心制”。面对制片人权威可能对电影产生威胁的可能,小四轻描淡写,“他们不敢。”

  在可能带来的巨大利益面前,所有的投资人都顺从于郭敬明,作为导演的他可以决定与哪些投资方合作,可以决定用什么样的手法拍摄电影,在什么时候投放宣传物料。他的理由很简单,“这是我的小说,我最清楚我的读者要什么。”

  但这位新导演没有在权力面前得意忘形。面对只有4700万,70多天拍摄时间,需要完成两部电影的压力,郭敬明左右逢源,用有限的资金,超高的效率,灵活的变通完成了《小时代1&2》的拍摄。他会为了争取更多排片删减电影,也会为了满足一个镜头的效果牺牲掉其他的情节。他用职业经理人的判断力和执行力完成了一件不太容易实现的任务。

  我问他喜欢什么样的电影,他的回答很普通,“商业和艺术兼顾,比如克里斯托弗·诺兰的。”

  这个回答很无趣,但是实现起来并不容易。

  拍《小时代》是被逼无奈

  “除了我,没人能抓住小说的精髓”

  新浪娱乐:《小时代》是你的第一部电影,对于得奖和票房,你更在意哪个?

  郭敬明:得奖不是很在意,我更在意票房。我是为了观众拍电影,不是为了拿奖。我毕竟不是专业导演,对于奖项没有奢望。整个过程,我和剧组相处很融洽,非常希望大家的努力可以被观众所看到,让电影有一个好的结果。

  新浪娱乐:拍电影的目的是什么,为了提高你的话语权和影响力?

  郭敬明:可能在作家里面我已经是很有知名度的了,拍电影不是我的主诉求。我是真喜欢《小时代》,希望电影可以符合小说的味道,很想亲手完成这部电影。这是我很长时间的一个梦,希望也可以让看过小说的读者感受到。

  新浪娱乐:既然你最了解《小时代》,为什么不在开始就决定当导演呢?

  郭敬明:2010年,小说的版权就卖给了中影的张强,他就建议我当导演。那时候我还在写《小时代3.0》,所以精力根本没法兼顾。他们找了很多的导演,一个个和我聊,但是每一个人都抓不到电影的味道。

  直到去年夏天,电影改编版权快要过期了,他们也很着急。就找到柴智屏[微博]做监制,她也找了很多台湾的新导演,但是台湾导演更抓不准内地小说的风格了。这时候内地的制作人安晓芬听说我以前是学影视编导的,就建议我自己来做导演。当时小说已经完结,我已经有了完整的故事。而且《小时代》的电视剧正在拍摄,改动就非常大,与原著没有太大的关系。种种原因,让我自己觉得有必要试一试自己当导演,即便失败,也是自己亲手毁掉它。

  新浪娱乐:那么多人都抓不到小说的精髓,它到底独特在哪里?

  郭敬明:首先这是一部很有个性的小说,无论是语言类型和故事类型都不一样。在中国的文学史上,第一次有年轻的作家如此大张旗鼓地去描写、探讨物质,探讨当下的生活。当然有很多没有什么名气的作家也写过类似的作品,但是大作家基本没有接触到这样的题材。上海的作家只有像张爱玲、王安忆那样写了一些有年代感的作品,而当下的上海几乎没人关注。

  新浪娱乐:你希望观众看完电影后,留下什么样的印象?

  郭敬明:青春梦想、追求理想、友谊万岁、珍惜身边人。

  新浪娱乐:强调物质生活,是当下社会的主流吗?

  郭敬明:我觉得是人们此刻生活中最大的矛盾引发点。我们的父辈没有物质,只有生存,吃一样的饭,留一样的头发,裤脚剪到一样长,所以他们没有这样的讨论,物质困惑对他们来说是不存在的。

  现在经济发展了,大部分年轻人不会遇到生存极限的挑战,特别是大都市的人。物质如此丰富的时候,人们的内心还是有很多困惑、挣扎、焦虑、对社会的怨恨,既然物质那么好了,为什么还有这样的情绪,这是我小说讨论的关键问题。

  有些人是臣服于物质,成为物质的奴隶;有些人誓死对抗物质,哪怕自己很失败,也处于社会的底层;有些人一步步靠近物质、驾驭物质,让它为我服务。每一个人对于身份、名牌、地位的态度都不一样。

  这些年轻人毕业后步入社会,在跨国公司、时尚杂志工作,大家真的就是以貌取人。但是在《小时代》第一集里,我还是把故事处理得很正面,把故事基调调整成美好的、梦幻的,这是我对青春的理解。有人觉得青春很残忍,但是我觉得青春好的一面多过不好的一面。

  不过在那样的年纪下,人们能够感受到剧烈的爱恨情仇,没有成年人这么麻木。这是我为什么让第一部的基调那么积极的原因。

  新浪娱乐:你的作品一直被认为是鼓励追求物质。

  郭敬明:追求物质一定回避不掉,我不拍电影大家也会追求物质,爸爸妈妈也是这样告诉小孩的。就算我不拍电影,大家都会追求更好的物质和生活。你告诉她们为了梦想去拼搏,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站在更高的舞台上,这是很正面的力量。

  新浪娱乐:你提出的价值观一直比较正确。

  郭敬明:我“三观”超正的。

  新浪娱乐:因为观念和这个社会达成了共识,所以你获得了成功?

  郭敬明:应该也有这个原因。

  新浪娱乐:还有其他原因吗?

  郭敬明:比如我个人的努力和勤奋,对于从事行业的付出,身边人的帮助,包括整个大时代,时代造英雄嘛。不是因为我“三观”正就可以成功,这个世界上很多人“三观”和我一样的。

  导演是这部戏所有人的核心

  “遇到分歧,制片人不敢压我”

  新浪娱乐:对于这部电影的营销,很多业内人士都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你觉得哪一方面是最重要的。

  郭敬明:这部电影有非常统一的核心,就是所有人都认可“导演中心制”。其实很多电影都是导演中心制,但是没有被强化到那么厉害。从前期的资源整合、中期的拍摄、之后的宣发推广,其他的导演参与度没有我那么高。这个小说我写了五年,甚至你可以认为我在五年前就开始前置工作了。

  我们有十个投资人,其实是我让谁进来(谁进来)。比如我觉得可以让龙丹妮进来,因为天娱和湖南卫视[微博]有几千万的交换资源,可以作为溢价的条件来谈,他的品牌受众与我们非常吻合。

  后期宣发所有的平面物料都是我在掌控,预告片、花絮都是我在选择推广的节点,每隔多久需要一个刺激点都是我在负责。包括选择苏打绿[微博]演唱主题曲,我也是用他们来敲打文艺青年的市场,他们不追求太商业的部分,如果需要均衡这个部分,其实苏打绿是最好的选择。

  整个项目需要一个懂所有的人,我可以做艺术创作,商业融资我也可以,宣传营销我自己可以对受众精准定位,再加上微博影响力,我可以让每一部都踩得非常准。

上一页12下一页

(责编: 颜芥之)
分享到: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意见反馈 电话:010-82612286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