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纸牌屋》第二季中国镜头拍摄全程

2014年02月26日09:48  南方都市报

  大热美剧《纸牌屋》第二季因为有了更多中国元素而在中国剧迷中掀起了更大的热议潮,该剧在截止到昨天播放量已经接近3000万次。虽然点击量仍然和动辄过亿的内地剧无法比拟,但在美剧中这已经是个非常出色的成绩了,相关负责人表示,美剧中单季过千万就算比较热门了,比如《国土安全》、《绝命毒师》等。《纸牌屋》第二季中的中国内容是否需要中国团队参与拍摄呢?实际上,确实有中国团队的协助拍摄,只是在中国取景的镜头少之又少,只有剧中工业家豪宅的庭院外景,所有的带人物的拍摄均不是中国取景。南方都市报记者联系到了《纸牌屋》中国外景拍摄的团队,独家专访这个团队的执行导演C olin和制作经理Lulu,揭秘这个看似简单的豪宅外景的拍摄需要怎样的生产过程和制作要求,在美剧制作人心中,中国的土豪豪宅又是什么样子的呢? 专题采写:南都记者齐帅 实习生何润萱   

  “他们的要求是大气,要带有中国的元素,其实是西方人概念中的土豪豪宅,而中国人的观念反而会比较西化。”为什么要选西方人眼中的中国豪宅而不是迎合中国人的观念呢?Colin解释:“因为《纸牌屋》的首播还是在美国,肯定还是以美国(观众)为首选,其他地区类似亚洲才是第二、第三市场。”

  《纸牌屋》如何跟中国团队“勾搭”上?找的摄影师是《钢的琴》的摄影师周书豪

  《纸牌屋》是怎么“勾搭”上中国协助团队的呢?接到这个任务的是一家叫THESH A N G H A I JO B的公司,这个公司有很多国际品牌首次在中国发布的广告宣传片的拍摄经验,公司的两个老板都是外国人。负责这个任务的是其中一个———新加坡人Colin,他在接受南都专访时透露,公司在纽约有一个经常合作的摄影师,这个摄影师和《纸牌屋》的制片人认识,所以为他们和《纸牌屋》的合作搭建了一个桥梁。Colin接到任务后迅速以执行导演的身份集结了一个小团队来执行,其中有制作经理Lulu和摄影师周书豪。周书豪是电影《钢的琴》的摄影师。对方要了每一位团队成员的履历,并看了周书豪的作品集之后,提出了简单明了的要求。

  《纸牌屋》给的报酬怎么样?不算高,没几个镜头,但成本已经超预算

  而C olin透露,尽管只有几个院落的镜头,但是成本并不低,真正拍摄下来“已经超出他们原先计划三倍的预算了。不过这个不能透露喔。”因为双方都签署了严格的保密协议。制作经理Lulu表示,其实团队中的每一个人都是奔着《纸牌屋》的名头来的:“能参与其中十分有幸,我们甚至停下来手中原来的工作来做这个事情。”她透露:“《纸牌屋》给我们的劳务费不算高,我们觉得这是个机会,只是象征性拿一下酬劳,实际没多少。比如我还没有我的助理拿得多。因为助理要处理一些事物在丽江待了半个月。而我们这个拍摄团队很简单只有我和摄影、制片助理,还有一个器材公司跟机器员,我们租用的是最好的机器,器材公司的跟机员也要时刻跟着,晚上还要维护。美方对人员要求很严格,要明晰每个人的作用,为什么要产生助理,费用都是如何产生的。”

  拍摄点最后为什么选了丽江?他们的首选曾经是杭州……

  剧中中国工业家的园林外景是取自云南丽江悦榕庄。整个筹备和拍摄流程用了三周半的时间。前期勘景用了一个多星期,当时主要是在杭州,后来才转到云南丽江勘景,又用了一个多星期,拍摄时间也就是几天。C olin透露中方选择了五六个场地给他们,美方的首选是杭州四季酒店的大堂接待处,后来因为很多元素没有落实,然后才另外选景到了丽江悦榕庄。

  在酒店大门或者大堂拍摄中国富豪的家,中国网友评论说:“《纸牌屋》看了过半,演中国人的都A B C,没有地道官员和土豪的气质,土豪家大门是丽江悦榕庄的,花园看着像国外的C hinese garden。”美方选景到底怎么想的呢?“他们的要求是说大气,要带有中国的元素。它其实是西方人概念中的土豪豪宅,而中国人的观念反而会比较西化。”为什么要选西方人眼中的中国豪宅而不是迎合中国人的观念呢?C olin解释:“因为《纸牌屋》的首播还是在美国,肯定还是以美国(观众)为首选,其他地区类似亚洲才是第二 、第三市场 。”L u lu告诉南都记者:“美方要求工业家的家是有文化有气质的,要有质感、霸气的。”悦榕庄本来规定是不许任何外来拍摄的,但是沟通下来了解到是拍《纸牌屋》的场景最终还是同意了。

  色温

  在拍摄上与沟通上,《纸牌屋》“龟毛”么?他们很专业,细致到色温以及镜头移动的方向

  在具体合作过程中《纸牌屋》的执行制片人Iain Paterson单线和C olin(中国镜头的执行导演)的沟通,他们提前开了一个电话会议来把任务交代得非常清晰,Colin表示:“他们很专业,很明确自己要什么东西。不会说了又改变想法。他们内部沟通能力非常好。”中方团队给到美方一些选景参考图片,美方也把第一季中的一些图片作为拍摄模板发给中方参考,然后给出非常明确的拍摄要求:“从艺术的角度来说,从左面和右面一定是对称的,当你看中间线的时候,左右对照,像照镜子一样。还有拍摄手法,不会要镜头移动很多的,稍微有一点摇移,从左到右。又比如色温,(他们)一定要把摄影调到相应的色温,蓝带灰的那种色调。”虽然只有几个镜头,但整体感觉和色调要融入《纸牌屋》政治剧的整体气氛中。这样的严密要求下,其实摄影师发挥空间不大:“但是话说回来很多时候最简单的事情最难操作,就像基本鸡尾酒。例如G IN TO N IC,W H ISKYSO D A/H IG H BALL看起来很简单,却是最难调的好的一款酒。”制作经理Lulu告诉记者,这个工作对周书豪而言并不难:“他擅长电影镜头,这个没有太多技术难度,我们就早上日出的时候在悦榕庄门口架好机器,日出以后回酒店,日落再把机器架上。”而拍摄的片子交到美方也是一次性通过。

 

(责编: Lorring)
分享到: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意见反馈 电话:010-82612286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