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翘柏:我是歌手评审不必代表全国观众

2013年03月25日11:30  金羊网-新快报
梁翘柏是《我是歌手》幕后大功臣 梁翘柏是《我是歌手》幕后大功臣

  《我是歌手》节目中最重量级的音乐人当属音乐总监梁翘柏[微博],他也是王菲、陈奕迅[微博]等天王天后演唱会的御用音乐总监。在这档号称有“最好的乐队”的音乐节目中,他除了负责改编歌手们演唱的歌曲之外,兴之所至时,还会拿起吉他上台亲自帮歌手伴奏。

  近日,新快报记者独家专访了这位香港音乐界的大佬级人物,在回顾香港乐坛往事的同时,谈到节目赛果引来的争议,梁翘柏说:“现场的500个观众并不必要去代表全国观众的意思,因为怎么抽也不能做到这一点的,他们只需要代表他们自己,这就够了。”

  谈和Beyond的缘分 “黄家驹从小就说,我们是做摇滚的”

  新快报:梁老师这次带来的乐队阵容非常强大啊!

  梁翘柏:哈哈,没有没有,我只是从香港带了几个过来,另外的都是在内地请的,我希望乐队以后能有来自不同地域的音乐家,彼此多多交流,这个机会很难得。

  新快报:单立文、黄仲贤等人是否和你已经是一个固定的团队了呢?

  梁翘柏:不是不是,香港的音乐圈子很小,我们都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他们正好有空,就和我一起来玩了。

  新快报:你和这几个人好像都和Beyond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比如你是和黄家驹一起出道的,黄仲贤也是小时候不读书跑到Beyond的练习室去学弹吉他,后来被黄贯中[微博]训练出来的?

  梁翘柏:我们就是通过玩音乐认识的,在香港这个圈子真的很小。黄仲贤去学吉他的时候,我也在那里和Beyond一起玩音乐。

  新快报:你是怎么认识Beyond 的人的?

  梁翘柏:当年我和黄家强[微博]的一个邻居是中学同学,一起玩音乐的时候就认识了黄家强,后来大家一起开Party、一起去看外国乐队的演唱会时就认识了黄家驹他们。以前与很多国外的摇滚乐队来香港演出,所以我记得黄家驹他们从小就说,我们是做摇滚的,不是做流行的。那个时候我们一起吸收了很多音乐的元素,对我们自己的音乐感觉是一个很好的培养。

  新快报:单立文也是那段时间和你们一起的吗?

  梁翘柏:也是啊,我后来还很多次专门去看他的演唱会。

  新快报:你是去看他的电影吧?

  梁翘柏:哈哈,你好坏,那是后来的事情了。其实他以前的乐队Chyna和后来的BLUEJEANS都非常棒,我几乎每场必到。

  新快报:黄家驹黄家强组建Beyond的时候,你为什么没有参与进去呢?

  梁翘柏:我觉得不一定要一起吧?因为各人有自己喜欢的音乐类型,我和他们是好朋友,但他们有他们的乐队,我有我的乐队,这样不也挺好的吗?

  谈黄贯中被淘汰 “这只是个游戏,玩音乐是一种享受”

  新快报:提到Beyond不得不提黄贯中,他走的那一期网上的争议还蛮大的,大家认为他改编的《吻别》很好,但唱得一般。

  梁翘柏:网上的那些人因为是在网上听,可以一遍又一遍地听,所以觉得越听越好听;但给出比分的人是现场的观众,他们如果觉得这首歌没有打动到他们,就会把你刷掉。我觉得这个根本无关这首歌改编得好不好。这个游戏的规则就是电视台找来500个人,然后给你一个舞台和乐队,让歌手用自己的声音去征服这500个人,你做到了的话就胜出,没做到就淘汰。我觉得这个游戏很刺激。所以我还想说,现场的500个观众并不必要去代表全国观众的意思,他们只需要代表他们自己,这就够了。

  新快报:这个节目从龙年录到了蛇年,感觉累吗?

  梁翘柏:我感觉很享受很充实啊,我同时还在帮其他的明星做唱片,基本上每天工作都安排得满满的,对我来说,玩音乐就是一种享受。

  新快报:帮明星做新专辑和在《我是歌手》做音乐总监有什么区别?

  梁翘柏:在《我是歌手》这边更好玩,因为我想要的音乐元素都有了,比如管乐和弦乐,这些音乐元素不是那么容易凑齐的。你知道如果是一般的歌手做专辑,一般现场只有电子乐队,除非是像韩红[微博]那样重量级歌手,这些音乐元素才可能会出现。嗯,我最近正在帮韩红做新专辑。

  新快报:韩红一度在微博上扬言要来踢馆,你有和她交流这个事情吗?

  梁翘柏:她没有和我交流这个,但我觉得她可以来,她绝对可以来,哈哈哈。

  谈《我是歌手》乐队 “演唱会一般只有六七个乐手,但我们有29个”

  新快报:《我是歌手》一直标榜自己有最好的乐队,你认为这种描述准确吗?

  梁翘柏:我不能这样说,因为还有很多很好的音乐人。我觉得准确来讲,应该说是最好的级别都在我们这里。我的意思是说,我们的乐队里面都是最好的,但并不是所有最好的都在我们乐队里面。

  新快报:你曾说迄今为止最满意的一首改编歌曲是羽泉[微博]的那首《热情的沙漠》?

  梁翘柏:不是唯一的一首,是其中的一首,还有尚雯婕[微博]的几首我也很喜欢。

  新快报:好像这批歌手里面只有羽泉的改编是不需要你去费心的,其他歌手的改编歌曲都是由你来操刀?

  梁翘柏:不是,周晓鸥[微博]的也不用,还有黄绮珊我也只帮她改过两期,后面她请了韩国的编曲家。其实我觉得,这样也好,并不是工作量的问题,而是如果是我一个人的话,风格可能会单一。现在每一期我大概只要编三四首左右。

  新快报:这次当《我是歌手》的音乐总监,对收入方面满意吗?因为总导演洪涛之前曾透露这是湖南卫视[微博]有史以来投入最高的一档综艺节目。

  梁翘柏:我只能说每个人都很满意。因为我们乐队现在总共29个人。要知道,一般的演唱会或者小型的歌友会,大概六七个乐手就够了。你想想,29个人,就算一人十块都很多钱了!是不是啊?(笑)当时洪涛找我来做这个的时候,我就跟他说,我要看你想做到什么程度,他说要最好,然后我就有给他一个预算,这中间做过几次修改,最终达到了现在这样一个规模和水准,我觉得很开心。

  【相关】

  键盘手刘卓:我和黄绮珊曾给崔健做伴唱

  在上周五节目中帮彭佳慧弹奏钢琴的音乐家刘卓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他不仅是去年《中国好声音》的键盘手,在新快报记者采访时,他还透露,原来他曾和黄绮珊一起为崔健当过伴唱。

  新快报:之前你是《中国好声音》的键盘手,现在又加盟《我是歌手》,现在大家对两档节目的讨论比较热烈,你作为亲历了两档节目的人怎么看?

  刘卓:我觉得不能这样去比较,两档节目都是很纯粹的音乐节目,“好声音”更有新鲜感,因为都是草根里面会唱歌的人;而“歌手”是选歌手里面更会唱的歌手,层次又比“好声音”要高一个档次,各有千秋吧。

  新快报:网上搜你的资料,发现关于你的那一页填满了你帮近百位明星做演唱会的经历,你是怎么出道的?

  刘卓:我最早是北漂去了北京,然后在酒吧里面唱歌,后来有一天,崔健当时的经纪人正好去了我唱歌的酒吧,他觉得我的声线很适合与崔健配合,所以后来崔健在北京工人体育馆的演唱会,我就去当了伴唱。不过说到这个,我必须说一个好玩的事,当时那场演唱会给崔健伴唱的是两男一女,那唯一一个女的就是黄绮珊!

  新快报:这个太巧合了吧!

  刘卓:是啊,我还记得当时演唱会之后我们一起去吃饭,大家互相还留了电话号码,我之后每次逢年过节都还给她发短信,问黄姐好,但她后来去了台湾,电话早就换了。所以录《我是歌手》第一期节目的时候,我事前根本不知道有她,当她走到舞台上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傻掉了!唱完之后我就专门去找她,互相来了一个热烈的拥抱!

  【顺便说说】

  台媒剧透杀伤力大 芒果台主动出击“反剧透”

  本报上周五的预测稿上曾提到,在第十期节目播出前,网络上对这场比赛的剧透分为两种声音。一种是剧透林志炫[微博]连续第四场比赛拿到第一,而辛晓琪[微博]遭到淘汰;另一种是有台湾地区的媒体曝出的:周晓鸥逆袭拿到周冠军,而沙宝亮[微博]遭淘汰。

  现在看来台媒对于这档节目的关注度和渗透能力已经不容小觑。在没有特派记者到现场的前提下,能几度准确剧透到比赛的结果,很有可能是参赛的台湾歌手或是其身边人不慎外泄了最终结果。

  另一方面,种种迹象表明,对微博剧透深恶痛绝的湖南卫视正有针对性地展开一场信息大战。赛前已经取得绝大部分网友信任的剧透——“林志炫连续第四场比赛拿到第一,辛晓琪遭到淘汰”,很有可能是湖南卫视方面放出来的消息。目的就是让真正的剧透被淹没在信息的海洋里。这种做法让第十场比赛成为了迄今为止保密工作做得最为成功的一期。

  新快报记者认为,这种针对性“反剧透”的办法很有可能成为类似需要保密的录播节目的一个操作范本,被长期使用下去。因为让网友面对花样繁多的“剧透”版本很可能会感到难辨真伪,保密的工作也就完成了。而新快报记者也将坚持在不打听最终结果的前提下,为读者区分各种剧透版本的可能性。

(责编: 山水)
分享到: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意见反馈 电话:010-82612286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