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牌屋》我们为什么爱Frank这个混蛋

2015年03月09日17:31   娱乐专栏  作者:王玉年   我有话说
 

  《纸牌屋》第三季大家已经看过了吧,就算没看完,粉丝们也起码看了一半了。昨天“3.8女人节“刚刚看完,感觉还挺应景,因为……这一季的确挺肥皂剧的。

  这一季有很多的不一样,首先因为已经身为总统,凯文·史派西饰演的Frank从之前的进攻状态,变成了防守,内忧外患让他疲于奔命,以前可以看到的那种从容和掌控全局的淡定,现在显得有点狼狈。

  其次是多了不少感情戏,前两季的《纸牌屋》强调的是“步步惊心”和“国会甄嬛”,融合了政治惊悚剧的元素,以及原版英剧的舞台剧气质,整体来说,儿女情长不算主流。但是在第三季中,感情戏陡然加量,太多的儿女情长,以及对Underwood夫妇关系的描述,让这部剧的肥皂味十足。

  仔细想想,也不难看出其中的玄机,首先第三季的结尾是到总统谋求连任的初选结束,下一季则是真枪实弹的总统大选。这么看来,这一季的《纸牌屋》有点像是“哈利波特,或者暮光之城大结局(上)”,这过渡的部分难免鸡肋多一点,但是又要凑够13级,所以用了很多办法来注水。因为有了太多的水分,这间“纸牌屋”就显得不那么挺拔硬气了。

  比如Frank找了个作家给自己的就业法案著书立传,但最后却变成了作家对Frank内心的窥探。从这个角度切入到Frank和Clair的婚姻,既可以说是编剧的一个小计策,也可以说有点为了展现内心而展现,多少显得有些莫名其妙。

  其次就是Clair这个人物的变化,把这个角色当成这一季的主角,其实也不为过,因为Frank遭遇的所有问题,其实绝大多数都来自于Clair,美苏关系、约旦河问题、就业法案和飓风、联合国大使位置、总统初选……Clair在这一季里面怒刷存在感。此外其他女性角色,比如总统候选人Dunbar和Sharp也都给Frank带来各种麻烦。但是女人毕竟和男人不一样,这些特质,让《纸牌屋》显得更加的“三屉馒头”(sentimental)。

 

  这一季的Frank转变其实挺大的,因为获得了权利(暂且这么推测),Frank变得更加专横跋扈、独断专行,手段也更加残忍狠毒,心黑手辣这四个字简直就是为了他量身定做的。Frank做得很多事情,其实已经超过了之前观众心目中的底线,也因为这,让他到了最后基本上众叛亲离,差不多成了孤家寡人。

  但不得不承认,这样的Frank,还是让我们喜欢,总之看这部剧的观众,不会希望他输掉或者落得最后孤独死去这样的结果吧。我们认同影视作品里的主角基本上是好人,或者是有魅力的坏蛋,但是像Frank这样的混蛋,能够让观众喜欢上,毫无疑问是需要一些技巧的。

  1、打破第四面墙,和你唠家常

  《黄金时代》上映的时候,大量用到了这种打破银幕幻觉,让演员和观众直接对话的方法。戏剧上的第四面墙是一面在传统三壁镜框式舞台中虚构的“墙”。它可以让戏剧中的演员看见观众。即在大多数的写实和自然主义戏剧中演员假装观众不存在、自己演自己的;观众死板地坐在观众席观看演出,台上台下没有任何互动。德尼·狄德罗构想了第四面墙的概念。在19世纪,随着现实主义剧延伸了第四面墙的观念,让观众对第三面墙和第四面墙有了区分。第四面墙的建立很大原因是因为现实主义剧的出现。它的出现导致了很多艺术家直接关注提升戏剧性和喜剧效果,导致这种界限破开,例如,舞台上的演员直接对观众说话。

  不管是英剧还是美剧《纸牌屋》,都采用了这种方法,特别是前两季,Frank和观众分享秘密,推心置腹,那些隐秘的内心都在和观众直接的交流中一一展现。试想,如果有一个好朋友,愿意和你分享所有的心情和秘密,你怎么可能拒绝呢?而有意思的是,第三季,Frank和观众的交流少了,甚至还会因为与妻子吵架和观众发脾气,这在前两季中是完全没有的情况。这样一个层面也说明了Frank的自我,这样一个梗用了三季屡试不爽,也说明了这一招是多么有效。

  《纸牌屋》的编剧毫不隐晦自己从莎士比亚那边学了多少东西,在扣扣熊的一期节目中,他就说到了《理查三世》这类莎剧对《纸牌屋》的影响。

  2、霸道总统玩壁咚,脸红心跳的

  Frank是天生的政治家,最大的优势就是出色的谋略和果敢的决断力。第三季里有一集Clair和以色列人PK,以色列人说我们都当过兵,出生入死,比你老公勇敢多了怎么怎么样,Clair就说,你当兵也是举着枪,等着领导发号施令,而Frank是一国总统,三军统帅,他做的每一个决策背后,都是巨大的责任和压力,这才是真正的勇敢(大意如此)……

  Frank这种强势和说一不二的作风,绝对是霸道总裁的标配啊,记得第一季里有一集,Frank绝地求生,用计策把罢工的负责人带到办公室,然后把对方逼到墙角(那时候壁咚这个词还没火),对对方大肆羞辱,太有气场了,秒杀《五十度灰》的小格雷啊。

  很多时候,说一不二的男人,挺有魅力的。我看博客上有人分析,党鞭大人是上升天秤、日魔羯、月白羊。想想也不无道理。

  3、你知道他的秘密,但是你不知道的更多

  虽然Frank成天和你推心置腹,虽然观众站在上帝视角俯瞰全局,但不得不承认Frank这个人物有太多你不知道的东西。比如他的童年,如果和父亲没有血海深仇,不会想老爸的墓碑撒尿吧;再比如他的性向,从第二季里面那段匪夷所思的“三人行”,再到第三季里他和传记作家那段暧昧不清的推心置腹,还有当Clair要求Frank上她的时候,Frank眼神里的那种“暧昧”,凯文·史派西是基友这个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吧,所以他诠释的这个人物到底算不算“深柜”,估计谁都没想明白。

  从剧作的角度来说,所有的人物都应该是言不由衷,这样的人才有魅力。正所谓想要了解一个人,你不能听他说了什么,而是听他没说什么,或者他做了什么,就是这个道理。

  4、对爱人爱的深沉、对仇人恨的痛快

  《纸牌屋》最有魅力的一点,就是看似战无不胜的Frank,有时候会因为情感和感情的影响,突然间变得手足无措,比如第一季他被指责借妻子博取同情,当场张口结舌;第二季他得知妻子曾经被军队的人强暴,怒火中烧;还有他面对BBQ老板弗莱迪时展现出的慷慨很真性情,让观众觉得这个人性格上的丰满和多面。

  反之,Frank对于仇人绝对是丝毫不留情面,狠毒果断,这样一个两面都如此鲜明和突出的人物,很难不让人关注。

  5、Frank大人的南方口音,听起来好高贵

  很多人都对凯文·史派西在片中诠释Frank的发音语气印象深刻,不但抑扬顿挫听起来非常讲究,而且礼貌中夹杂不容置疑的命令,总之就是特别有范儿。其实故事的设定就是说Frank是南卡罗莱纳出来的,第一季他和后来的国务卿对话,就提到了自己的南方身份。

  说脱口秀的黄西就曾经说,“南方人说话语速很慢、非常礼貌,言语中经常夹杂诸如‘上帝保佑你’这样的客气语句,如果仔细听,剧中的安德伍德和奥巴马说话口音和抑扬顿挫有相似之处。而且南方人经常喜欢给人送花、送小礼物,可以说南方各州都十分讲究温情。无论从模仿的南方口音、使用的礼貌词汇、还有一些生活细节,比如一大早就喜欢去吃烤肋排等等,这些都是很南方的习惯。”

  在戏剧中,有一个词很有意思——likablevillain,这是《纸牌屋》从莎剧中学到的最大特点,让观众看到一个通常意义上坏人的同时,还因为他的坦率和直接,成了让我们着迷的人物。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总统 纸牌屋 Frank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