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戈辉对话廖凡:成名前没那么惨

2014年03月20日12:12   娱乐专栏  作者:许戈辉   我有话说

  这周五电影《白日焰火》开始全国公映,此前该片刚刚斩获了第64届柏林电影节最佳影片“金熊奖”,男主角扮演者廖凡也凭借在该片中的表现获得此届柏林电影节最佳男演员“银熊奖”。颁奖礼的前一天是廖凡40岁的生日,这是他最好的生日礼物,套用一句歌词,“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既是等到这个奖,也是等到这部好作品。从出道至今廖凡参演了大量的影视剧、话剧,在观众中也算是混了个脸熟,但始终没有大红大紫,和廖凡聊天也会感觉到他说话总是淡淡的,从中并不能看出太多的情绪起伏,对于多年的“怀才不遇”,他也并没有表现出愤懑不平。圈里人管廖凡叫“艺术苦行僧”,但朋友们曾断言:廖凡的成就绝对远不止此。获奖当天,孟京辉甚至在微博欢呼:刁亦男柏林金熊!廖凡柏林影帝!欢呼理想主义的胜利!接下《白日焰火》,算是一拍即合,也可以称作英雄之间的惺惺相惜,总之就是在对的时间遇见了对的人。导演刁亦男为这戏前后准备了八年,终于找到了既能说服自己又能为其它人所接受的平衡点,而那时的廖凡正处在和片中角色最大限度接近的状态——受伤、沮丧、身心俱疲。最终,廖凡将这样一个颓废失败的中年男人的形象完美展现在了观众面前,打动了柏林电影节的评委,柏林电影节的满载而归似乎鼓舞了那些做艺术不一定为了票房的导演们,也鼓励了那些做演员而不是做明星的人,因为他们是艺术的理想主义者。我们也希望、祝福《白日焰火》能打动全国的观众,收获一个不错的票房。

  “没有什么革命家史可‘痛’说的”

  许戈辉:当演员廖凡变成了影帝廖凡以后,你的生活发生了什么变化?

  廖凡:最近确实各种媒体朋友都很关注我,我所有的朋友都会通过各种手段问我说,我们有一些朋友想采访你,你有没有时间。然后曾经带我去看房子的中介的朋友,就给我打电话说,凡哥,先恭喜你得了这个影帝,然后如果下回你要再看房子,我们一定给你最低的价格,让你非常得满意。

  许戈辉:他们觉得你现在一定是要换大豪宅了,才能和影帝的身份相匹配,是吧?

  廖凡:对。不知道大家是怎么想的,这个东西好像没有什么匹配和不匹配的,也许大家会对它有一种期待,或者是说你得了这个荣誉以后,你就应该能说会道,能够游刃有余,所有的一切似乎都要跟他们眼中的那个人要匹配。

  许戈辉:采访你之前我们做了不少功课,因为你最近一直在接受轰炸式的采访,我在想怎么才能区别于别的采访,有点新意。

  廖凡:也不是区别于别的采访,就是说大家好像都习惯于把一个获得了某一种荣誉的人塑造成一种形象,他总是会说你以前受过多少苦,你以前怎么惨过,得要走投无路,得要特别绝望,好像这样才能够打动人,非得要把这些东西都挖掘出来。

  许戈辉:终于到了可以痛说革命家史的时候了。

  廖凡:也不是“痛”说革命家史,没有什么革命家史可“痛”说的,挺愉快地就谈了。而且我并不觉得是痛的,因为你喜欢干一个事情,既然你喜欢,那为什么不享受那种愉快呢,到最后你可能什么都没得到,但你还是可以很愉快地渡过。

  许戈辉:最后什么都没得到,仍然愉快,你相信吗?

  廖凡:我觉得应该是这样。

  许戈辉:但很多人好像都觉得不太能接受。

  廖凡:那就看你的诉求是什么。

  许戈辉:当别人总问你说怎么其他你的那些同学都红了,你还没红的时候,这种问题会让你内心觉得特不忿吗?

  廖凡:他们问这个问题挺无趣的,而且我就觉得他们那个思路很固定,永远都会问这种问题。

  许戈辉:你现在每天被你的经纪人和团队,安排了各种各样的采访、通告,你会觉得无趣吗?

  廖凡:那就是很正常的工作的一个部分,而且这是因为你的工作给你带来了这一系列的东西,可以去好好地享受,它其实也是工作更你带来的喜悦。

  “把这个电影作为一个礼物送给我自己”

  许戈辉:听说你为《白日焰火》增肥十公斤。

  廖凡:差不多得有。

  许戈辉:用什么方法?

  廖凡:最直接的就是吃喝。以前因为拍戏都是很克制的,要注意自己的出镜形象,终于有这么一个机会,可以肆无忌惮地、放肆地吃,然后演的还是一个因为失意而酗酒的人。挺笨的,找不着感觉就喝呗,连吃带喝的,但其实也挺痛苦的,开始还很享受,一个星期以后就不行了,胃就开始疼。

  许戈辉:那这种身体上的痛苦,有没有给你带来心理上的一种宽慰,觉得自己好像有点要到那个火候了?

  廖凡:那个时候没想那么多,其实拍戏的时候不应该想那么多,原来我拍戏的时候,有过一次这样的机会其实,我们拍《一半海水一半火焰》的时候,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个更完全展示自己的机会,但是我觉得那个时候就想的太多,当你在拍摄的时候,你想很多的时候,反而是一种障碍,就会变得不纯粹了。

  许戈辉:我听有的演员跟我说过,说你们媒体总说什么用心演戏,用生命演戏,全身心投入演戏,他说我告诉你吧,那都是骗人的,那是因为演员怕自己对不住观众,让观众觉得他是演出来的,所以他要强调说,我是全身心投入,我难以自拔了,你是什么状态?

  廖凡:我觉得这个不冲突,你肯定是全情投入的,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方式。然后你难以自拔这事,它会给你带来一些障碍,比如说会在你演完以后,某段时间你会有一些恍惚,也不是说真的进不到生活当中去,就可能会有些茫然,有些游离。

  许戈辉:《白日焰火》中警察的角色给你带来这种恍惚感了吗?

  廖凡:拍的时候感觉不到,会很享受,结束以后可能会有一些失落。

  许戈辉:你好像特别强调享受,拍戏的时候有痛苦过吗?

  廖凡:可能会有,随着你的工作的时间的增长,你的那个激情总是会衰退。

  最严重的可能应该就是在这个《白日焰火》之前,因为那个时候刚好因为拍《建党伟业》从马上摔下来,受伤了。当时都没有预想到会那么严重,手术做了八个小时,

  许戈辉:全麻吗?全麻前我听说家属还要签那个生死状,是吧?

  廖凡:对,特别逗,做手术之前还得插导尿管。全麻,插好导尿管,上了手术车出来,那个护士可高兴了,说来来来,我们拍张照,然后我就右手提着导尿袋,然后就很高兴地和她们拍照。

  许戈辉:现在人家还可以说,你看这是影帝真实的一面。

  廖凡:可能就是摔完那一下,自己就很沮丧,就会有些泄气。但我这个人还是比较轴,就是你干了一个事,要是没干完老是觉得心不甘。

  许戈辉:那什么算完呢?

  廖凡:就是把这个事干漂亮了,你对自我会有一个认可。确实摔完了以后会让我害怕。以前我没有害怕过,在工作当中你全情付出的时候,都觉得很过瘾、很棒,陶醉于此,但是你摔完了以后就是害怕,这是真的,就是你一回想你就觉得后怕,值吗?然后沮丧了,一下子有点怀疑了。

  许戈辉:后来怎么才让这个怀疑有了一个答案?

  廖凡:在一年到两年之内都在调整,就是包括身体也在适应,这个时候就来了这么一个剧本。

  许戈辉:所以人家说这个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你还是得有各种各样的能量的积累,至少你得有这个强烈的愿望。

  廖凡:对,确实是,有一种愿望,你需要去表达,需要一个释放的出口,《白日焰火》里我饰演的角色叫做张自力,一个落魄的退役警察,也是因为一次执行任务当中出了事故,然后就在这一个时间点那里,就不能前进了,所有的生活都停顿了,那种感觉和我当时的状态很像。

  许戈辉:那你现在觉得像是一个自己的里程碑,然后又重新起步,开始进入一个新境界了吗?

  廖凡:我在拍电影的时候,就给自己许了一个愿,就是说我想把这个电影作为一个礼物送给我自己,那个时候不知道它会是什么样,不知道结果是什么样,但是我就想把这个电影,送给我自己,也许是因为某一些情绪得到了抒发,或者是想让自己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去。

  凤凰卫视中文台《名人面对面——廖凡专访》: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许戈辉 廖凡 白日焰火 柏林电影节 刁亦男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